超级大忽悠|第50章 满口皆谎 谎者不慌

推荐阅读:
  第33章出其不意顺手得利

  真相,大多数时候类似于女人薄衣轻纱隐藏着的部位,虽然都知道是大概,但没有揭开之前,你未必说得清细节。

  当帅朗换乘了两辆公车,花费了两个小时行程数十公里,直奔西郊祈福墓园的时候,最后的一层面纱终于揭开了。

  是什么?

  是停车场上拥挤得只余过道的各色私家车辆,来急色匆匆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脸忧色的中年男女、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更多的是举家携来,围聚在祈福墓园的管理处的两间房里房外,吵吵嚷嚷在争论着什么,与帅朗几日之外所见的各个墓园的幽静荒凉已经截然不同,粗粗一看这个墓园,上来的人行台阶崭新无痕,明显的刚刚峻工;墓园的外部也沿用了雕栏迎门建筑,也是新建,随着来看墓园的人群往里走,入眼整园的墓碑已经林立一多半,而多数是标着红字,那意味着,多数是预订的生坟……同样在数日前,即便是国坟、即便是省民政厅规划的墓园,也未曾如此热闹过……没错,炒起来了,连这个最偏远的地方也炒热了。

  “听说了没,还要涨,现在不带手续费已经涨到一万一千八了……”不远处几位小声商议着,帅朗下意识地往近靠了靠。

  “三天长了三千多,真没看出来,这么有潜力?”另一位小声嘀咕着。

  “这还是远郊墓园,你要是在漭山、青龙有预订的位置,那赚翻了,快翻一倍了……”

  “你不开玩笑么?那地方还能有位置么?”

  “始祖那边也不错,不过也是没地方出售了,早被抢完了……”

  “哎,老五,要不咱们几个凑合弄块高档墓地屯段时间。”

  “别别,好几十万呢,这涨得忒离谱了,等等看看,再说高档墓地现在还就青龙有几处,未必买得到。”

  “哎来了来了………都过来……”

  管理处的人群里挤出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扬着手里的纸质东西叫着这几位,看样又办了几处手续,这回墓园都省事了,直接是预订人拿着红笔和广告色,按着位置的编号去划上自个的标记,帅朗看得这若干位兴高采烈,宛如捡了金娃娃似的,与此时、此处的环境如此的格格不入,霎时间觉得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掏着口袋,拽着在胡同口报刊亭收罗的这几日的报纸,厚厚的一卷,一页一页翻着,果然找到了,某页:我市西郊老福山、走马岗一带频发数千蝙蝠聚集异象……另一个某页:我市公共墓园用地严重不足凸显危机……再一个某页:近日谣传“闰月年”宜置葬地引发我市墓地价格多处上扬,省民政部门发言人公开辟谣……还有:权威专家就我市西郊蝙蝠聚集现象指出,是气候所致,而非迷信原因……再有就和前面墓地不足的报道相悖了,省市民政部门指出:我市公共墓园用地不存在紧张问题,完全能够满足十至十五年全市殡葬业需求……省民政部门对全市高档墓地建设亮出红灯,并呼吁广大市民远离迷信,文明祭祀……最后一则,还是帅朗无意中瞥见的,是世纪葬礼的报道,和明星绯闻、娱乐报道塞在一起,此时帅朗看的兴趣也没有。

  没错,典型的炒作……帅朗暗自忖着,数日前跟随寻龙队伍不过数人,言语中对全市的墓园都有过评价,像祈福、安泽、天堂三个处在远郊的墓园基本被华总那一行人无视了,此时看墓园的建设也是如此,处处还遗留着斑驳的水泥、沙土、石子等材料,不足百亩的墓园建在一个山坡上,一多半立的是石碑,尚有一部分直接插的是木牌,估计是石碑不够用了先插个木牌凑数,生坟预订的疯狂可见一斑了,怨不得网上都炒爆棚了。

  这是钻了个大空子……帅朗又暗道着,看着三三两两已经拿到手续的买主,和记忆中前数日的行程比对着,漭山国坟比较规范严格,二期工程还在建设中,没有多少现在的墓地可供出售;青龙山、始祖、天上人间差不多都是如此,这些墓园的建成已经数年数十年之久,发展平稳,根本不需要的炒作,那么,猫腻就在这三家地方偏僻、位置充足、刚刚峻工的墓园了,只有他们有充足的墓地待售,也只有他们在涨价风潮中的收益最大。

  这是怎么做的呢?……应该是以得到华辰逸迁坟的消息为契机,以寻龙为起点,一步一步把华辰逸引到名流高档墓园,再来一手神笔招蝠,促成世纪葬礼的出现……有这么一个阴宅楼王的标杆竖起来,其他的高档墓地涨多少都在情理之中,肯定要拉升价格……之后再加上频发聚蝠异象、炒作闰月年、放大墓地紧张的风声,只要三家同时提价,势必又要造成一定的恐慌,而正规的墓园并没有多少存地,遭遇哄抢或者恶意屯购不是售磬就是提价,于是所有的墓地价格顺理成章就水涨船高了,还不敢把这些盲目跟进,投资墓地的散户算进来……结果,当然是市民预订的生坟遍地、开发商赚得个囊中暴满。

  哦哟……这个老骗子,最后连老子也骗了一把。

  看着现场的人群多时了未见其少,帅朗想通了其中的关窍,暗暗咒骂着古清治,现在想起来自己确实有点嫩了,眼界有点浅了,那天晚上看到古清治的表现处处惊愕,似乎被揭了羞处一般有点紧张兼慌乱,现在想想,敢情人家步步早算计得一清二楚,只等着咱自作聪明往坑里掉呢,先白给你一万,再十万诱你博一注,然后……咱输得光屁股了。

  我说呢,那有这么便宜的事,白让我得十万。

  帅朗吸吸鼻子,随手把报纸位墓园口的垃圾桶里一塞,最后再看这一眼忙忙碌碌宛如集市热闹起来了墓园,摇摇头,几分自嘲、几分无奈、几分哭笑不得地背向而行,下了墓园道的人行台阶,挤上了快满坐的公车,一时心里百感交集,对这数日自己亲历的事说不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车发动即将开走的时候,帅朗眼睛的余光扫到墓园外围建筑的墙上,一角张贴着布告《中州市**区民政局关于规范墓园殡葬管理,严禁以各种形式销售“生坟”的通知》

  本来还有点纳闷的帅朗,蓦地被逗笑了………

  ……………………………

  ……………………………

  一来一去,各用两个小时,好好的一个下午就这么被打发了,等坐着公车回到大东关候车亭一下,帅朗一抹额头的虚汗,这倒想起了,这么惊惊乍乍好几下,敢情感冒是彻底好了。

  一路上想了很多,说起来还免不了俗,有点心疼那唾手可得的一万块,有点懊丧没有看出这个就藏在眼皮之下的大阴谋,从小到大学习虽然不怎么地,可要玩个恶作剧、出个馊主意,在身边的玩伴里难有比自己强的,后来上大学、后来混在中州,形形色色的人等见过不少,煅练了这么多年很少再吃亏上当了,隐隐地这一次帅朗倒觉得自己吃了好大一个亏似的,好在没输自己的自己的钱,否则这非得打上门找回来。不过想来想去又有点佩服古老头了,这么大的事干得不声不响,不动声色,办出来让人不服都不行。

  是的,没错,服气,这既不违法也不犯罪甚至于不下多大本钱圈钱的本事,还真是一般人办不到的,即便是你给人家冠之以一个“骗子”的定义又能如何,人家得逞,得逞的还符合这个社会只以成败论好坏的大势,你就谴责又能如何,难道会比人家锁起门来数钱玩更惬意!?

  哎……帅朗朝着租住走着,不再去想这些事了,烦人得紧。哥几个都一样,都是喝着清汤看着人家吃肉的命……

  “嗨……帅朗……”有人在喊。

  “嗨……装啥涅?不认识啦?”又有人在强调。

  帅朗这才回过头,已经到胡同口了,一辆别克停在胡同口一侧,车门口倚立着一位男子,窄额宽颧尖下巴,长得特地道特卡通的黄晓来了,今儿西装革履得脸刮得干干净净,比墓园那妞形容的大马猴强了不少,看着帅朗正谑笑地招手喊着,见帅朗不理会,跑了两步直上前拽着帅朗,边拽边说着:“干啥呢吗?打手机也不接?”

  “哦……没带。”帅朗摸摸口袋,真忘带了。

  “知道找你干啥吗?”黄晓眼睛眯眯笑着,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不用说帅朗也知道干什么,不过故作懵然地、很傻地摇摇头:“不知道。”

  “说恁(你)没文化,你都不承认,师爸让我通知你来了,你输了啊,十万块没想了,一万块也不用给你了。”黄晓嘻笑着道,只等着看帅朗的愕然一脸或者悲痛欲绝的表情,可不料让他失望了,帅朗迷迷糊糊应了句:“哦……知道了,就没打算要,反正都不是我的。”

  “耶……等等……”黄晓一把揪着帅朗,很没成就感地看着,干脆直来直去了:“……我得跟恁(你)说清楚,师爸说现在可以把底告诉你了,其实天堂墓园老板冯山雄就是师爸的弟子,是我老板寇仲的把兄弟,十几年就是,名流墓园是老冯联合祈福、安泽两家开发的,师爸说你啥都猜着了,就是没猜到其实大头在那三个墓园,不怕告诉你啊,其实是老冯请师爸出的山,现在三个墓园卖了八千多块墓地,除了还贷款发工资,每家赚得都过千万了啊,墓地开发可厉害啊,比房地产还厉害,利润百分之四百以上……知道三家给师爸我们几个孝敬了多少,这个数……”

  黄晓故意来刺激帅朗一般,伸着大巴掌,露着四根指头,不料帅朗还是无动于衷,看着兴高彩烈得啵的黄晓道:“哦,知道了。”

  “嗨……别走,还没说完呢。”黄晓见帅朗这个样子,实在是大失所望的厉害,伸出来显摆的手指顺手变抓揪住了帅朗,帅朗撇撇嘴:“你一次不能说完呀?跟我拽有什么意思,有本事站大街上喊喊……大声喊:啊,恁(都)听着,我炒坟赚了好几百万,都是死人钱呐,你们眼红不?……”

  “别别……不说这个了。”黄晓倒觉得有点羞了,拉着扯嗓子喊的帅朗,这回帅朗得意了,嘿嘿笑着看着黄晓,黄晓这才奔正题了,一掏口袋,又是一个信封,直递到帅朗眼前,帅朗狐疑地接着,喃喃地说着:“……这才差不多,分赃来了……哎,怎么才这么点儿?不是分手费都一万么,这才多少?”

  帅朗不要了,一摸才薄薄一撂,直接扔回给黄晓了,黄晓倒呲眉瞪眼不解了,啪啪拍拍信封说着:“告诉你啊,什么分手费,扯淡……师爸说了,以前都过去了,给你个重头开始的机会……那,三千块,从现在开始算一个月的工资,老样子……”

  “呸……告诉他,月薪一万,少了不干。”帅朗呸了口,拽大了。

  “嘿耶,你……你平时才挣多少,给你三千不少啦……就这三千,招俩三跟班都没问题,别给恁(你)个脸你当屁股踢啊,后悔可没地方找去。”黄晓劝着,帅朗注意到这口气并不是多么的生硬,眼骨碌碌一转悠,扭头鼻子哼哼立马就走,果不其然,黄晓嗨嗨嗨又追上来了,拽着帅朗:“喂喂,兄弟差不多就行了,就这次这生意也是多少年遇上一回,我告诉你啊,能跟着师爸那钱有的是赚……我们几个兄弟都是跟着师爸混出来的……”

  “去去……我好像活不下去了似的,我看我像挣三千的人不?”帅朗嗤着鼻子拒绝着,再回头时看着黄晓这猴急的样,突然灵光一现想起来了一件事,这倒站定了,话锋一转道:“你师爸是什么东西我早看出来了,你信不信?”

  “我知道你要说师爸是个骗子,不过是个很有成就的骗子,这你不能否认吧?……现在有几个走正道发家致富的,你走走试试?”黄晓不屑了,为师爸辨护上了。

  “不是……我是说,你师爸好像这两年多才名声鹊起,对吧?”

  “对呀?”

  “那在这两年多之前,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能说出他的来历来……”

  “不可能,你才多大?”

  “不相信是吧?”

  “不信……”

  “赌不赌?就你这辆别克……再带着这三千块钱。”

  “那你输了你赔啥?”

  “这样,我输了我白跟你走,钱归你……你输了钱归我,车归我开一周。”

  “这………”

  俩人几句,别扭上了,黄晓虽然觉得不可能,不过赌注稍大了点,稍稍迟疑了下,帅朗倒无所谓了,嗤嗤鼻子扬扬手刺激着:“就古清治那样也培养不出啥有胆色的人来……三千块就吓住了,去去,离我远点,就你样还装腔作势赚了好百万,谁信呀?”

  说着就要走,背后黄晓咬牙切齿:“赌了……输了上车跟我走,白干一个月,娘滴非让你小子当扛冻鱼去……”

  “好……这才像爷们,不就是……还扮神秘…呵呵……过来我告诉你。”

  帅朗神神秘秘说着一勾指头,黄晓狐疑地凑上来,帅朗附耳说几个字。

  一刹那,一百个不服气的黄晓如遭雷击,全身一凛,跟着惊惧的大眼盯着帅朗,似乎根本不相信帅朗说的话,不用说,肯定是说对了。

  “看你得性又想装傻……钱没了啊……”帅朗一把拽过来黄晓还拿上手上的信封,得意地数数里面的三千块,啪啪啪拍得更响,那黄晓似觉不妥般地伸手上来作势要拿,帅朗干脆大方了,一递到黄晓面前说:“想毁约呀,那,给你……”

  “噢,不不……”黄晓赶紧摆摆手,作势不要了,认赌服输了。

  “车钥匙,拿来。”帅朗瞪着眼,追讨上了,黄晓吓着了,紧张地道着:“车…车…不是我的。”

  “我也没要,我开一周,耍赖呀?”帅朗得理不饶人了。

  “你…你会开么?”黄晓道。

  “耶,笑话人呐,我买不起车,我还买不起驾照呀,看看,老司机了……”帅朗把钱塞进钱包里,一亮钱包里的驾照,这车是要定了,而黄晓只是老板司机的身份怕是丫环拿钥匙当家做不了主,抓耳挠腮就是不给钥匙。帅朗又是故意激到:“算了,不给算了……我把刚才那句话告诉华辰逸,要不陈昂,要不那位女秘书,我看你丫一群怎么混……知道兄弟以前干嘛的吗?差点考上警察,没考上警察差点进了黑社会……你等着啊,一会儿回去就打电话,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哎,别别……给你给你,小心点啊,别给蹭花了……”黄晓紧张兮兮,看来真是被揪着某个要害了,直递车钥匙,帅朗毫不客气地一把没收了,嘿嘿哈哈坐到了车里,看着两手下垂,耷拉着脑袋如被雷击电打的黄晓,又有点不忍了,掏着钱包来了个借花献佛,抽了一张百元大钞很拽地递出来:“自个打车回去啊,一周后来朝我要车……不是不给你面子啊,你看到了,坟都涨价了,这人能不涨价么?兄弟这一分钟就挣三千,你月薪才三千怎么请得到我?”

  “你…你…你行……”黄晓翻着白眼,指着帅朗,想撂个狠话,可明显神态里不自然又不敢放狠话,悻然说了句,掉过头就跑,像见了鬼一般回去报信了。

  帅朗抚着方向盘大笑了一会儿,若无其事地驾着这辆新车开进了小区,在窗下喊了良久才把三室友喊下来,都稀罕也似的看着帅朗开着车,一说要请大伙洗桑拿带KTV,疯到周一再回来,得,三个人呼里隆咚钻进车里,帅朗驾着车狂呼着驰出了小区,直奔潇洒去了……

  [奉献]
超级大忽悠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chaojidahuyou/,欢迎收藏
手机看超级大忽悠http://m.szaol.com/chaojidahuyou/超级大忽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超级大忽悠》版权归原作者常书欣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明星超级时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潜规则之皇这个修士很危险剑徒之路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重生红三代庆余年天道编辑器造化图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