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状元|第二四一八章 峰回路转

推荐阅读:
  沈溪将沈明钧夫妇和沈亦儿送走,朱厚照也同意取消婚事,沈溪觉得这件事应该是过去了,不必再为此担心。

  结果刚过一天,沈明钧夫妇又带着沈亦儿回到京城,而且回家后还宴请街坊四邻,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回来了一样。

  沈溪很着恼,此前也是出于对父母的尊重,沈溪没强迫手下护送他们回福建。

  却未料周氏会带着女儿杀个回马枪。

  沈溪本来打算亲自过去一趟,但念及自己是以生病为由请假,不能公开露面,便也就只能让人去将周氏叫来。

  这次周氏主动将沈亦儿带来,见到沈溪后便一阵埋怨:“……憨娃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说是让为娘出去避难,结果出城后才听人说起陛下要迎娶你妹妹当贵妃,别人是有难则避,你怎么有福也避?”

  周氏很生气,好像沈溪坏了她当皇帝丈母娘的好事,冲着沈溪就是一顿数落,浑然忘了临走前对沈溪的那番“谆谆嘱咐”。

  沈溪道:“就算如此娘你也不该自作主张带人回来!”

  周氏嚷嚷道:“怎么不行?你妹妹风光,对沈家来说难道不是大好事?你能成为国舅,而且有你的福荫在,你妹妹当皇后都行,如此一来你爹就是国丈,咱沈家就不再是普通人家,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沈溪很生气,对周氏的逻辑非常无语,怒道:“若是将来换了皇帝当如何?沈家跟当今圣上绑在一起,岂非要跟着陪葬?”

  “说什么胡话呢?”

  周氏道:“你妹妹进宫后,可以为皇帝生儿子,如此一来你就是太子的亲舅舅,将来皇帝叫老娘为外祖母……哈哈。”

  说到这里,周氏居然放声大笑起来,好像未来一切已经安排妥当,她已经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锦绣前程。

  笑了好一会儿,周氏才对沈溪道,“老娘我前半辈子靠儿子,后半辈子可就靠闺女了!”

  沈溪已经对周氏彻底失望,无奈摇头:“娘可有想过,陛下后宫佳丽三千,怎会独宠妹妹一人?”

  “不是还有你在么?”

  周氏眼巴巴地瞅着沈溪,“你这当兄长的,当然要帮着妹妹,就算皇帝不稀罕你妹妹,也要给你面子……最重要的是你妹妹进宫乃是直接当皇贵妃,娘已经问过了,这是天大的恩赐,平常女人都是要等生儿子后才有这资格,说明皇帝对你还是很器重的。”

  沈溪心想:“这还是之前跟我说不行就造反,大不了一死的老娘?”

  周氏又看着旁边若有所思的沈亦儿,道:“而且老娘跟你妹妹说过了,你妹妹也很同意这门婚事,她觉得进宫挺不错的。”

  “她才几岁,知道什么?”

  沈溪生气地道,“她入宫后根本什么都不懂,面对血腥而残忍的宫斗她能适应吗?她不过才是个小丫头,却要面对那么多二三十岁心肠歹毒的妇人,她有什么能力保护自己?等过两年你给她收尸的时候,你是否才会幡然醒悟?”

  沈溪生气便在于周氏的自作主张,或者说周氏在某些事上跟他的意见相违背。

  在沈溪看来,自己的想法未必全对,但至少比没见识的周氏要好很多,沈亦儿进宫有害而无利,便在于历史经验已经告诉他,没有人可以为正德皇帝诞下子女,而且朱厚照的胡闹很可能导致其英年早逝,皇位最终会落到皇室旁支手上,就算不是嘉靖,其他皇帝登基情况也是一样。

  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要在新朝当官,首先要保证政治立场上保持中立,否则再有本事,新皇一上位就会将你打压下去,因为你是先皇的人,天然就站在对立面上。

  而且沈溪并不觉得沈亦儿入宫能得到幸福。

  周氏道:“你个憨娃儿怎跟娘嚷嚷起来了?进宫就是送死吗?照你这么说,以前那么多进宫的女人,都死了?”

  沈溪跟周氏争论不休,沈亦儿却眨着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她趁着二人沉默时插嘴道:“大哥,皇帝是不是就是以前来咱们家的那个小年轻?我还打过他好多次?”

  “死丫头,闭嘴!”周氏骂道。

  沈溪道:“既然知道你曾伤害过皇帝,而皇帝对你也有成见,你进宫后想来他也会找办法报复你,你还想着进宫?”

  沈亦儿咧嘴笑道:“他打得过我么?看看每次吃亏的都是谁?他来一次我打他一次……哼,敢跟姑奶奶作对,进了宫也把他给打服。”

  这话说出来,连沈溪都不由往沈亦儿身上多看几眼。

  沈溪皱眉,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想靠“打”的方式改变朱厚照,连朱祐樘夫妇都没做到,好像这妮子已准备付诸行动。

  周氏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人家可是皇帝老儿,你去了之后就好好当人家的媳妇儿,生孩子相夫教子,你敢动手的话皇帝老子非把你打进冷宫,让你一辈子见不到日头!”

  沈溪叹了口气道:“娘,昨日我已进宫,让陛下收回成命,婚事已经取消,就算你回来也不必再想送女进宫之事……亦儿她年纪还小,现在远未到要嫁人的时候。”

  周氏生气地道:“娘不高兴的就是这件事,你没跟娘商量,就直接回绝了,你怎么不听听身边人的意见?娘觉得亦儿进宫没什么不好,娘以后不但能指望你,还能指望一下亲闺女……”

  此时周氏在阐明一个道理,那就是当娘的不能只靠儿子,连闺女也要仰仗,若是闺女嫁得好,自己也能跟着享福。

  沈溪摇摇头道:“皇上已经收回成命,此事就不要再提了,这两天亦儿哪里也别去,就留在孩儿这边,娘这两天折腾累了,先回去休息……孩儿便不送你回去了。”

  “你这小子,怎听不懂娘的话咧?娘说要送你妹妹入宫,你听到没?赶紧去跟皇帝说,娘就指望你妹妹嫁个好人家,有什么比嫁给皇帝老子更好?娘想当皇帝的丈母娘,听到没?”周氏很着急,但沈溪已完全不想理会她。

  沈溪站起身便走,周氏说再多都是徒劳。

  沈溪出门时,听到沈亦儿在那儿对周氏劝解:“娘,说这些没用,大哥不想我嫁出去,他怕我打了皇帝他连官都没得当!唉,有时候太优秀也是一种烦恼啊!”

  ……

  ……

  沈明钧夫妇回京闹出偌大的动静,街坊四邻最先知晓,然后就是府县衙门,最后连皇帝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朱厚照下午睡了一觉,刚醒过来,这边张苑和小拧子已在等候面圣。

  “陛下,刚听说沈家人回来了。”张苑非常高兴,因为他非常希望沈亦儿嫁给皇帝,毕竟这对沈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张苑的想法是:“我在宫里当司礼监掌印,我大侄子在朝掌控两部,都深得陛下信任……我那小侄女进宫后,不用几年肯定能当上皇后,到时候沈家不就成了大明第一大家族?如果我的侄孙能当上皇帝,那时我也不用再躲着见人,可以光明正大让世人景仰。”

  朱厚照皱眉问道:“沈家人?什么意思?”

  张苑解释道:“乃是沈大人的父母,还有他妹妹。”

  朱厚照瞪大了眼睛,道:“怎么回事?不是说走了吗?怎么才一天,人就回来了?”

  “这个……”

  张苑斟酌了一下字眼,小心翼翼地回道,“听说是刚从老家探亲回来,也是赶巧了……要不,陛下再派人去迎亲?”

  朱厚照本来满怀期待,随即却无奈摇头道:“朕昨日都答应过沈尚书了,不再上门提亲,如果今天就言而无信的话,那以后朕还怎么在人前立足?这件事不提也罢!”

  说到这里,朱厚照眼里满是失望,好像不能迎娶沈亦儿是他人生最大的遗憾。

  小拧子道:“陛下,若不结亲的话,该如何笼络沈大人呢?”

  朱厚照叹了口气道:“都说了不行,难道让朕出尔反尔吗?沈尚书亲自进宫跟朕说了,如果朕食言的话,或许他直接就辞官不做……”

  张苑道:“就算辞官……不也是国舅吗?”

  “嗯?”

  朱厚照眼睛里突然多了几分光彩。

  张苑又试探地说道:“难道陛下不迎娶沈家小姐,以后沈大人就不会提辞官之事?早提晚提都一样,总归是要走,到时候都要想方设法挽留……再说了,这桩婚事不就是为了笼络沈大人的吗?而且……女儿家的婚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沈大人尊堂都在,几时轮到兄长决定妹妹的婚事?这件事不该由沈家两位老人决定么?”

  朱厚照听了皱眉不已,显然还在迟疑,旁边的小拧子帮腔道:“陛下,张公公所言极是。”

  朱厚照道:“但沈尚书那边……”

  张苑道:“陛下,或许是沈尚书觉得,他妹妹进宫也做不了皇后,是对他妹妹的一种亏待,之前陛下不是也说要善待沈家小姐?或许可以……让她的身份再进一步,若沈大人当了真正的国舅,那相信他也不会说什么了。”

  朱厚照点头道:“也是,朕大婚的时候沈小姐还小,不可能成为候选者,现在她年岁差不多了,但让朕废后也不可行,毕竟皇后没做错事。”

  张苑为了沈家的利益,这会儿也是拼了,凑上前小声道:“陛下之前不是说要立两位皇后么?”

  “有道理,有道理,就好比齐宣王立钟无艳,来个东宫西宫不就行了?哈哈。”朱厚照笑呵呵道,“平时的戏没白看……”

  张苑道:“陛下若是怕沈大人误会您出尔反尔,不如请太后娘娘出面去跟沈家两位老人家提亲,如此一来提亲就不是陛下您的意思,而是老人家的意思,那时连沈大人也没法阻止了吧?”

  朱厚照眼前一亮,连连道:“对对对,这是母后的主意,关朕何事?你们赶紧去办,尽快把亲事定下来!”

  ……

  ……

  高凤和小拧子带了朱厚照的口谕去见张太后。

  因为高凤不知是否由张太后将皇帝要迎娶沈亦儿的事情泄露出去,所以心中带着几分惶恐不安,见到张太后后连头都不敢抬。

  不过张太后语气倒也和善,问道:“皇上之前去提亲,没成功吗?沈卿家不愿把妹妹嫁到宫里来,还是怎样?”

  高凤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沈大人之前对此事有些抵触,陛下觉得可能是沈大人担心沈家小姐入宫后有所亏待,所以陛下想立沈小姐为西宫皇后。”

  张太后不悦地道:“这是什么混账话?大明什么时候需要立两个皇后了?”

  因为张太后自己就是皇后出身,在她看来关于内宫的事情一定要按照祖宗规矩来,儿子的事情她管不着,但皇宫内苑却归她管辖。

  “这是陛下的意思,老奴代为通传。”

  高凤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希望太后娘娘亲自去沈府提亲,由太后娘娘跟沈大人父母谈论婚事。”

  高凤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会让张太后不悦,所以尽可能压低声音,并且先表明自己只是个传话的。

  张太后没有生气,摇头道:“皇儿可真能折腾,他要迎娶沈小姐便去迎娶吧,怎么还需要哀家亲自出面?难道哀家派人去不行么?”

  高凤不回答,小拧子站在旁也不吱声。

  张太后道:“皇儿他非要让沈家小姐当皇后,不给当皇后就不行吗?还是说哀家不同意的话,他会行废后之举?”

  这种问题,更非高凤和小拧子所能回答,二人都低着头,好像在聆听教诲。

  “也罢。”

  最后张太后终于妥协了,道,“哀家会亲自去一趟沈府,跟沈卿家长辈谈论婚事,高公公你给安排一下,一个时辰后哀家便去。”

  ……

  ……

  由始至终,小拧子都很难插上话。

  从后宫出来后,小拧子长长地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高凤没与他一起出来,显然是去准备凤驾了,当即赶回乾清宫复命。

  小拧子还没到乾清门,张永已在那儿等候。

  “拧公公,太后那边情况如何了?”

  张永得知消息后,从司礼监赶过来探寻情况。

  小拧子道:“陛下已有决断,太后娘娘也没反对,说会在一个时辰后亲自往沈家谈论婚事,这件事很可能就这么定下来了。”

  张永啧啧称奇:“在下还以为太后娘娘会反对……太后娘娘居然会接受设东宫西宫的提议?”

  小拧子摇头:“你别什么事都问咱家,咱家不过是在旁听了一耳朵,说话的都是高公公。他才是太后娘娘嫡系。”

  “这不是没见到他么?”

  张永悻悻地道,“你这是准备去跟陛下复命?”

  小拧子道:“知道还问?现在可别随便泄露风声,若再阻碍陛下迎娶沈小姐之事,咱们几个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小拧子快步往乾清宫正门而去。

  ……

  ……

  朱厚照从小拧子口中得知张太后的意思后大为高兴,道:“朕平时对太后没有尽到孝道,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太后还是坚定地站在朕一边,朕心甚慰!”

  小拧子道:“是啊,陛下,太后娘娘对您很关心呢。”

  朱厚照笑了笑道:“不管怎样,先把沈小姐迎娶进宫再说……朕很想亲自出宫去看看。”

  “万万使不得。”

  小拧子赶紧摆手道,“陛下难道忘了?您可跟沈大人说过不再谈迎娶沈家小姐入宫之事?现在就当是太后娘娘想促成此事,若您出面的话,沈大人肯定又会到您跟前来进言,怕是婚事要落空。”

  朱厚照想了想,连忙点头:“有道理,这两天朕非但不能出面,还要故意隐藏不出。那就对外宣称朕生病了,暂时不开朝议,也不见什么人,尤其是沈尚书来,一定要将他阻挡在外,这是宫门内,他想硬闯也不行……嘿嘿。”

  此时的朱厚照就像个阴谋得逞的小孩子,觉得现在做的这一切新奇而好玩。

  小拧子暗忖:“陛下平时也算有些小智慧,为何在沈小姐的问题上这么犹豫不决?难道陛下对沈大人离朝的担心有那么大,以至于始终没法保持冷静?”

  ……

  ……

  周氏回到家,心里依然很不爽,觉得自己当不成皇帝的丈母娘,女儿算是白养了。

  沈明钧走出来道:“娘子,咱匆忙回来作何?”

  周氏看了眼丈夫,脸上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但还是努力心平气和地说道:“还有东西没带,所以打算回来住上几天,过些日子再南行。”

  因为对丈夫的愚钝感到失望,周氏多有敷衍。

  沈明钧不疑有它,往内屋而去,恰在此时门口有丫鬟匆忙跑进来,急匆匆地道:“老夫人,朝廷的人来了,很多很多……人……”

  “什么?朝廷的人?难道又是来迎亲的?”

  周氏一双浑浊的眼睛陡然放光,本来心灰意冷突然变得火热起来,赶紧在丫鬟的引领下到了门口,却见大批仪仗往这边靠近,周氏多少见过一些世面,嘴上嘟哝道,“这不是普通衙门的人,顺天府的差爷也没这么风光,一定是皇宫里的人……快,快!”

  丫鬟问道:“老夫人,是要准备迎接事宜吗?”

  周氏道:“我要进去换衣服,赶紧把我的诰命服找出来。”

  虽然周氏没才没品,本只是乡间农妇,但在沈溪为朝廷高官后,她也飞上枝头变凤凰,作为朝廷正二品大员的嫡母,周氏先后被弘治和正德皇帝赐封为诰命夫人,如今为“太夫人”,这也算是周氏的品阶。

  明朝,一品、二品官员的正妻诰命为夫人,嫡母为太夫人。三品是淑人,四品是恭人,五品是宜人,六品是安人,七品以下是孺人。

  诰命一般都是在三年考满或者九年大考后获得,很多人家的女人栽培儿子,就是为了自己能获得朝廷赐封,风光一时,因为成为诰命夫人可进祖宗祠堂,再不是个连祠堂都进不得的下贱命。

  说话间,周氏跟丫鬟又一起往里面而去。

  沈家门口变得热闹非凡,锦衣卫派出上百人,再加上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衙门负责维持秩序的官差,人数上千,再加上太监和宫女合起来也有五六百人,真可谓浩浩荡荡,围观的百姓那就更多。

  “是太后娘娘的凤驾!”有人知道门道,在人群里说着什么,这消息很快便传得街知巷闻。

  周氏在里面匆忙换好诰命服,跟沈明钧一起从门内出来,沈明钧见到这架势当即便要跪下,却被周氏一把拉住。

  但见张太后从凤撵上下来,没到近前,高凤已大步上前,尖声道:“太后娘娘亲临,无关人等回避,行礼!”

  周围百姓跪下一片,本来街道就不是很宽,如此一来显得更加拥堵。

  周氏拉着战战兢兢的丈夫走上前,对张太后行礼道:“妾身沈周氏,参见太后娘娘。”

  本来周氏不懂规矩,连基本礼数都不清楚,好在谢韵儿平时教过她一些,周氏觉得自己的儿子是朝廷大官,当娘的也要学一点场面上的礼数,所以倒是用心揣摩过一段时间。至于沈明钧则完全不懂规矩,没有妻子阻拦后,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

  周氏想伸手去拉丈夫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跟着跪下。

  张太后雍容华贵,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平时在宫门里她也会觉得无聊,出来看看外面的奉景感觉很是惬意。

  张太后笑着说道:“沈太夫人请起,今日哀家来是跟你谈及皇儿与令千金婚事,可到里面叙话。”

  周氏很风光,先把丈夫拉起来,这才陪同张太后一起往里走,张太后走在最前面,周氏紧随其后,至于沈明钧和高凤等人都要靠后站,而张太后脸上挂着笑容,在进门时还跟周氏交谈,俨然已是亲家的姿态。

  ……

  ……

  沈府,有关张太后造访父母府第之事也传开了,而此时沈溪正在书房内看书,闻听消息后神色波澜不惊。

  谢韵儿知道消息后,也紧忙过来,却见沈溪还在那儿看书,不由上来道:“相公,听说太后娘娘往老夫人那边去了,说是要跟爹娘谈论亦儿的婚事。”

  沈溪颔首道:“我知道了。”

  谢韵儿急了:“这可如何是好?相公不是反对这门婚事吗?”

  沈溪叹道:“陛下为了收拢我,已无所不用其极,亦儿虚岁还不到十四,就要背负政治婚姻,现在连太后娘娘都出面了,我还能说什么?”

  “是否再将亦儿送走呢?”谢韵儿很着急,因为此时沈亦儿并不在沈明钧夫妇那边,而是留在沈溪府上。

  沈溪道:“现在就算我想去面圣,也难以成行,陛下一定会想办法阻挠,至于再将亦儿送走也不合适。陛下用如此直接的手段迎娶臣子妹妹,算得上不择手段,我这边已经没有任何应对之法。”

  谢韵儿从沈溪的言语中听出极大的失望,这跟以前沈溪对朱厚照的态度截然不同。

  沈溪再道:“女儿家的婚事到底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能做的就这么多,重要的还是看爹娘和亦儿自己的选择,我干涉作何?”

  谢韵儿低下头:“那亦儿进宫,是要吃苦头了?她年纪还小,很多事不明白,进了宫门跟进了囚笼有何区别?”

  沈溪本来还想看书,但听了谢韵儿的话后已完全沉不下心,一把将书仍到面前的桌子上,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寒门状元http://m.szaol.com/hanmenzhuangyuan/寒门状元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寒门状元》版权归原作者天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