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状元|第二四四九章 庸人何必自扰

推荐阅读:
  沈溪又要领军出征了。

  这几年沈溪治军太过稀松平常,他在外当督抚以及领兵的时间比他在京城做官的时间长多了,从西北回到京城不到半年,又要踏上征程。

  对于沈家人来说,这也算是常事,但依然免不了分别的哀愁和苦楚。

  过去这段时间,沈溪尽可能安慰后宅的女人,抚慰她们的身心,让她们接受自己可能数月甚至经年不能回来的现实。

  此时沈溪已经深切感受到女人多的烦恼,确实是分身乏术,谢韵儿一直熬十全大补汤给他补身子,喝得他如今闻到味道便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有时候沈溪自己也会想:“幸好我年轻力壮,如果迟个十年八载,真不知该如何应付。之前还说要收什么歌姬、舞姬,就算有命收,也没精力享受啊,还是安心经营眼前的感情为妥,精神方面的交流比什么都重要。”

  因沈溪出征时间早已定下,而沈亦儿入宫后并未定下归宁计划,他不会等着见沈亦儿一面,于二十八早晨如约出发。

  四更鼓敲响!

  院子里灯火通明,家里女人都忙碌起来,夹杂着孩子的哭声,家里老小一片忙碌,为沈溪踏上征程做准备。

  按照谢韵儿吩咐,各房女人都为沈溪准备了一点随身物品,让沈溪在外可以有个念想,衣服、鞋垫、靴子等,全都是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虽然家里这些女人未必都是巧手,但到底这时代的女人基本都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再加上发自内心,不管是否用得上沈溪都会带在身边。

  这次不像上次去西北打仗,不需轻车简从,也不会搞什么急行军,该带的东西都能捎上,毕竟有的是马车给他运东西。

  忙碌完毕,已快到五更天,沈溪行将出发。

  家中前院,沈溪跟妻妾依依话别,等出家门时,发现早有马车等候在那儿,却并非是之前承诺过要来送行的朱厚照,而是谢迁。

  本来谢迁希望沈溪主动去见他,但因沈溪筹备出征事宜这几日时间安排得很紧凑,根本无暇拜访,于是谢迁只好主动来见。

  沈溪本要骑马而行,但谢迁的到来让他不得不登上马车,出城前二人可以在车厢里商议一些事。

  马车在众多骑马侍卫簇拥下,往崇文门行进,这次出征大军在城南营地集结。

  “一路保重,再就是尽量安抚地方百姓,不要多制造杀戮,此番不比跟外夷作战,你要适当收敛点。”

  谢迁知道沈溪军事上的造诣,也知道热兵器作战的可怕,之前榆溪河北岸一战沈溪使用原始手摇加特林机枪,给予鞑靼兵马巨大杀伤,成功扭转战局。这段时间,大杀器又进行升级改造,更为轻便,实战中杀伤效果非常惊人,一旦对上缺少战马没有多少冲击力的叛军,无疑是一场屠杀。

  沈溪显得很自信:“谢老提醒的是,在下早就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那些被迫附逆之人,在下会尽量将他们解救下来。”

  简单说了几句,谢迁沉默下来,偶尔掀开窗帘看看外边漆黑的路面,像要将京城夜晚街巷的景致记下来。

  沈溪却没有谢迁那样的兴致,闭目养神。

  “消灭中原地带的叛军后,想来你会领兵继续南下,扫平东南沿海倭寇……造船之事你也会肩负起来吧?”谢迁突然问了一句。

  沈溪点头:“不出意外的话,想来大致便如此罢。”

  谢迁提醒道:“注意花销用度……造船本就没太大意义,只需把倭寇赶到海上去便可,未必要赶尽杀绝……以老夫所知,朝廷已近百年未更新水军装备,倭寇船只比起朝廷地方卫所装备的船只要先进许多,佛郎机人横行大洋的西洋船尤为可怖,朝廷想短时间内赶超无异于痴人说梦,暂时只需固守海疆。只要确保沿海百姓安居乐业,无需把事情做绝。”

  沈溪反问:“怎么才算把事情做绝?”

  谢迁稍微想了一下,叹口气道:“陛下登基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无法承受连续的折腾。这一切根由还在你身上,未来朝廷是大风大浪还是风平浪静,要看你要把仗打成什么地步!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么,大明需要时间休养生息?”

  面对谢迁的问题,沈溪并未有反驳的打算,闭目养神,沉默中马车终于到了崇文门。

  沈溪从马车车厢里下来,有专人将践行的酒水送上。

  沈溪跟谢迁共饮后,行礼告辞,上马出城门而去。

  ……

  ……

  朱厚照本有意为大军践行,但他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保持旺盛的精力,比如说这几天,朱厚照跟沈亦儿就处于拉锯战状态,头一天朱厚照在椅子上睡觉,次日便让人临时加了一张床,晚上不出皇宫玩乐,早早就到交泰殿,好像非常喜欢跟沈亦儿对着干。

  因为头天晚上朱厚照没睡好,等起床时,得知沈溪已出城。

  朱厚照叹了口气,道:“沈尚书已非初次领兵,此番又是平中原乱事,区区毛贼根本无法伤他毫毛,朕就不去添乱了。”

  朱厚照没去凑热闹,但架不住有人想搭沈溪的顺风车,如同沈溪之前猜想,张懋对于接班人问题非常在意,私下里向正德皇帝请旨,让孙子张仑跟随沈溪一起出征,提前把人安排到军中。

  沈溪领军出发近一个时辰后,五军都督府属官才将消息传开。

  沈溪也是头天晚上才知晓这件事,但没想过公开,他不准备干涉,张仑属于第一次到军中历练,身份不过为侍卫上直军百户,但因为有英国公世子的身份,他在军中的地位便显得与众不同。

  张仑是成化二十一年生人,比沈溪年长两岁,跟沈溪在朝中属于新锐不同,张仑在军中已是老资历,毕竟从一出生他就算入伍了,年纪有多大就有多少军龄。

  被英国公府家将引荐给沈溪时,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张仑英姿勃勃,俨然就是张懋的影子,连蓄的胡子都很相似。

  “见过沈大人。”

  张仑跟其他武将差不多,看到沈溪后毕恭毕敬,眼里全都是崇拜和尊敬之色。这也跟他在军中待久了,听说沈溪很多神奇的过往,心底把沈溪当作偶像看待有关。

  沈溪闻言勒住马缰,张仑赶紧停下马。

  沈溪从马背上跳下来,笑着道:“尧臣兄,其实早前我便听过你的名字,却无缘一见,没想到此番会在军中跟你相遇。”

  沈溪虽然对张仑不熟悉,但对张懋的家事却不陌生。

  张懋长子张锐死得早,对长孙也就是张仑便很看重,一直将张仑当作接班人培养,从小精心呵护,因为担心出危险一直舍不得让张仑随军出征,如此一来,张仑在朝中便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张仑娶了成化帝女儿隆庆公主府上的千金为妻,跟皇室算是姻亲。

  历史上张仑没什么造诣,正德十年张懋过世后接过英国公爵位,不复当年张辅和张懋时的荣光,在勋贵中逐渐沦为平庸。

  或许是张懋已感受到这种危机,所以特意将张仑送到沈溪军中……对鞑靼之战前张懋也有如此想法,但当时沈溪是跟外夷作战,张懋怕孙子出意外,便没有成行。此番沈溪领兵平内乱,不会有多危险,张懋才将孙子调拨到沈溪麾下,提前还不打招呼,只是做了番暗示。

  “沈大人也知末将名讳?”

  张仑听到沈溪的话,高兴得眉飞色舞,不停地搓手,好像被偶像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沈溪笑道:“在下怎能不知?张家累世名将,自河间王以降,一直是朝中武勋表率,正所谓将门虎子,想来尧臣兄也深得家族传承,只是少有表现的机会罢了。这次出征,时间可能久一些,平时在下也会有差遣,要求可能严格一些,望尧臣兄不要介意。”

  张仑诚惶诚恐:“末将不敢,大人有何差遣,只管吩咐便是。”

  沈溪拍拍张仑的肩膀,笑着说道:“咱们别太拘泥,就按朋友相处便可……”

  二人说话时,队伍还在行进。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道路两侧不少百姓簇拥围观,虽然京畿周边出现叛乱,但顺天府受到的影响较小,百姓知道这是沈溪领兵出征,自发组织起来慰劳大军,沿途不时可见装满诸如鸡蛋、干粮等慰问品的篮子。

  但因沈溪之前已有严令,不得骚扰百姓,没有人伸手去拿。

  沈溪道:“赶路要紧,有什么事等扎营后再说。这一天少说也要走八十里,怠慢不得!”

  ……

  ……

  兵马一路行进。

  白天只有中午短暂时间原地休息了一下,将士们吃了些自带的干粮和羊皮袋里装的凉白开便又继续上路。

  下午全军行进速度更快。

  看起来老爷兵一样的京营兵马,跟随沈溪出征后被激发出潜力,行进速度丝毫也不逊色于那些边军士兵,扎营时天色已完全黑下来,当天走的距离已超过预期的八十里,甚至过了一百里。

  到底是平原地区,加上走的又是官道,士兵们的行进没有受到阻碍,随军辎重和粮草也有马车、骡子驮运,一切都有条不紊。

  “沈大人……”

  营帐扎好后,张仑才到沈溪的帅帐拜会。

  跟张仑一起过来的有王陵之和宋书。

  宋书乃张氏兄弟嫡系,甚至可以说是张氏兄弟手下最能干的一个,不过也是全靠当初跟着沈溪往西北送炮才于军中声名鹊起,宋书此后接连受到提拔,这次京营兵马主要便由宋书提调,以副总兵之身追随沈溪。

  “客气了。”

  沈溪对眼前三人点了点头,走到帐中由凳子和木板简易拼凑起的桌子前,将一份最新情报放在了上面。

  宋书抱拳行礼:“大人,今日兵马并未驻扎在靠近城塞的地方,荒郊野外,四处空旷,是否需要防备贼军来袭?”

  王陵之一听多少有些不屑,道:“这种事还需要请示?扎营要领就那些,如果连夜晚防御都做不到,还带什么兵?”

  宋书知道王陵之跟沈溪的关系,换作旁人他早就发作了,但在沈溪面前他不好跟王陵之计较什么,默不作声,等候沈溪吩咐。

  沈溪道:“外圈布置两千人马,在几个主要路口设伏,如有贼军来袭的话,倒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大人,这是伏兵之策吗?”张仑兴奋地问道。

  沈溪笑了笑:“就当是吧,不过更多是为了练兵……总归要有所防备,现在遭遇贼军的可能性不大,但若是兵马后续深入齐鲁地界的话,那就要随时应对贼军来袭。”

  张仑不太明白沈溪这种带兵方式,不过对王陵之来说早就习以为常,至于宋书也大概理解沈溪的意思。

  宋书道:“卑职明白,大人这是在以防万一的同时,提高官兵的警觉性,这也是一次难得的实战演练机会。”

  沈溪淡淡一笑,不想对眼前几人做出更多解释,其实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单独安排,毕竟军中有刘序和胡嵩跃等人,这些人追随沈溪久了,做事颇有章法,进退有度,贼军来了一准讨不了好。

  宋书等人更多是充门面,看起来规模宏大训练有素的大军足以让叛军望风而逃,真正作战时,沈溪会偏向倚重旧部。

  “那就下去准备吧。”沈溪对宋书吩咐道。

  “是,大人。”

  宋书多少有些为难,毕竟沈溪没有具体交待如何练兵,只是给他指出一个大致的方向,具体要把人马调到何处设伏,他只能回去后找人商议,毕竟他身边也有将领和幕僚。

  ……

  ……

  宋书离开后,王陵之也回去准备营地防备。

  沈溪跟张仑坐下来简单吃了一顿便饭,同桌的有随军充当沈溪幕僚的唐寅。

  令沈溪意想不到的是,张仑性格豪爽,对文采出众的唐寅早有耳闻,只是一餐饭的机会,两人便相见恨晚,好像多年老友一般谈个不停。

  “……唐知县能跟着沈大人到草原与鞑靼人交战,真让人羡慕,唐知县军事方面的修养想必很高吧?”

  张仑用殷切的目光望着唐寅,在他看来,沈溪这样的人已属于妖孽级别,而受沈溪信任带在身边当幕僚的唐寅一定也是人中翘楚。

  唐寅领受张仑对自己的恭维,眼前这位到底是国公府世子,对于一个即将在朝中大有所为的官员来说,也想多结交一下京城权贵,而交朋友最好便是相交于微末,如果等张仑继承英国公爵位后,人家肯定不会再高看他一眼,甚至那时还会觉得他是带着巴结的心思,不屑一顾。

  “之前研究过一些兵书,但说及行军布阵,还是应该多问问沈尚书,他在这方面可说无人能及。”

  唐寅一边自吹自擂,好像真有几分本事,但也知道沈溪对他知根知底,多少有些收敛,只能把恭维转移到沈溪身上。

  沈溪拿着碗筷,笑着道:“伯虎兄别自谦了,带你在身边更多是为了向你学习。”

  唐寅一听不免自惭形秽,却还是强笑道:“运筹帷幄之事,当采纳诸多意见,从中筛选最佳方略。沈尚书带兵之能,在下自愧不如。”

  张仑见沈溪跟唐寅在那儿“自谦”,心里不由带着几分向往,期待自己有一天出谋献策也能为沈溪采纳,并且靠自己的谋略取得一场辉煌的大胜。

  恰在此时,胡嵩跃带着几名随从进入帅帐。

  胡嵩跃近前抱拳道:“大人,刚在营地外抓到几个鬼头鬼脑的家伙,好像是贼寇细作。”

  “审问过了吗?”沈溪问道。

  胡嵩跃赶紧道:“大人吩咐不得惊扰沿途百姓,末将实在搞不清楚他们是民还是贼,故未审问。大人是否要亲自提审?”

  沈溪道:“把人交给老九吧,等他问过情况后再说。”

  “是,大人。”

  胡嵩跃领命匆忙而去。

  等人走后,张仑不解问道:“沈大人,谁是老九?”

  沈溪道:“马九,长期在我麾下效命,此番由他负责军中杂务。”

  说是杂务,其实是负责情报搜集,当然马九代表的是军方,管辖的军中斥候,而云柳主持的则是沈溪亲手缔造的情报系统,如今云柳不在,审问细作的事自然要交给马九去办。

  张仑皱眉:“怎么这种调查细作的小事也要知会沈大人?难道下边的人不能自行解决么?”

  唐寅笑道:“这是早前对鞑靼之战时养成的习惯……草原辽阔,有时候接连几天都碰不到人,但凡遭遇多半是细作,需要及时汇报到沈大人跟前,以便研判敌情。现在咱们是在大明境内行军,沿途百姓众多,这世间好奇心重的人不在少数,怎能轻易确定是否为贼寇?这就需要下面的人先甄别一番!”

  沈溪道:“还是伯虎兄了解我。”

  张仑坐下来,略微思索便明白了。

  按照唐寅所说,胡嵩跃这些有能力的将领,之所以不亲自审问嫌疑人而是来求助主帅,是因为在草原上沈溪在这种事上多亲力亲为,但现在是在大明境内行军,沿途抓到的疑似细作太多,沈溪没那么多精力去管。

  沈溪就着肉汤吃完干粮,站起身来:“时候不早,明日天不亮便要行军,我要回寝帐休息了,明日我会选择乘坐马车,至于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恭送大人。”

  张仑起身行礼。

  唐寅没跟沈溪离开的意思,当天未升帐议事,以至于很多事都是在一种自发的情况下完成,沈溪现在带兵不需要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手下基本知道该做什么,就算不知也会自觉去学习,比如说宋书。

  ……

  ……

  沈溪返回寝帐,唐寅则留下继续跟张仑说话。

  夜色浓重,沈溪记挂之人正是随军的惠娘和李衿。

  沈溪回来时,惠娘不在,沈溪派心腹侍卫去通知,很快惠娘便端着茶水过来,此时惠娘换上一身直裰,头顶儒巾,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采,吸引沈溪长久注目。

  “老爷。”

  惠娘不太适应军旅生活,倒茶时发现沈溪正在看自己,不由埋怨地白了沈溪一眼。

  营帐中无旁人,沈溪笑着提醒:“不要称呼我老爷,称呼大人。免得被人知道你和衿儿的真实身份。”

  惠娘道:“哪有大人这样的,行军还带着亲眷?若被皇上知道,怕是要降罪。”

  沈溪笑着道:“正是因为每次行军在外都非常辛苦,我才希望身边有人照顾……行军打仗不用太过刻板,如果主帅身边有人照顾的话,或许心态会更放松些,思路更加清晰和开阔,更容易打胜仗。”

  “军中终归是讲纪律的地方!”

  惠娘还是有所埋怨,觉得沈溪太过孩子气,虽然很多时候她对沈溪完全服从,但难免将沈溪跟她印象中的那个小孩相比,不自觉拿出一种长辈的态度。

  沈溪摇摇头:“做人自在些好,衿儿怎么没过来?”

  “她还在准备,等老爷过去……”

  惠娘俏脸微微一红,“多日未曾伺候老爷,她心里其实满惦记的,她不再是个小姑娘,老爷多疼着她点。”

  沈溪笑着问道:“那你呢?”

  惠娘再次白了沈溪一眼:“至于妾身,老爷随便就是。”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寒门状元http://m.szaol.com/hanmenzhuangyuan/寒门状元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寒门状元》版权归原作者天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