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暴君颜良|第六百三十八章 关羽,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推荐阅读:
  彭城居下邳上游,彭城四面多山,地势险要,乃徐州西北面之门户。

  然过彭城后,顺泗水而下,则是一路平坦。

  如今楚军的骑兵绕过彭城,顺泗水东下,不出一日就可直抵下邳城下。

  倘若在平时,关平自没有多少忌惮,但今日之形势却不同。

  此时的关羽,已率徐州主力大军,南至广陵一线,阻挡寿春一线的楚军北进,其余之兵马,一部分布署在彭城,防范梁国方面楚军的进攻,另一部分则布署于海西等沿海,防止楚军故伎重施,由海路偷袭下邳。

  这也就是说,徐州之燕军,基本全部分布于外围,而作为州治所在的下邳城,却只有守军数千而已。

  几年前为颜良偷袭下邳,致使关羽颜面大损,如此刻骨铭心的痛苦,关平岂能忘记。

  今若再失下邳,关羽就等于是被颜良用同样的方法,羞辱了两次,美髯公的声名,又将何存。

  更何况,楚军还是通过他关平镇守的防线,袭取下邳,如此严重之失职,关平还有何颜面去向他的父亲交待。

  形势严重至此,关平如何能不大惊失色。

  “没想到颜贼如此阴险,明着退军,暗中却想偷袭我下邳,我关平岂能容他隐谋得逞,速速召急兵马,我要率军去阻截贼军!”

  关平惊怒之下,当即就要披挂出击。

  这时,同样震惊的廖化。却忙道:“少将军,敌情出现突然,少将军贸然出击。是不是太过轻率了,不若先派斥候探明敌人虚实,然后再肆机而动。”

  廖化倒是沉稳许多,但只惜,上次的下邳之失,已令关平成了惊弓之鸟,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容许下邳有失。

  “贼军不过几千骑兵,又是绕远路,我走大道必可提前赶到下邳城。到时定可挫敌于城下,叫颜贼奸计无法得逞。”关平自信十足。

  廖化总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找不出劝阻关平的理由。

  “廖将军,你率五千兵马守好彭城。万不可轻易出击。下邳之敌就交给我了。”关平叮嘱过后,便即匆匆下得城头。

  不多时,五千兵马集结完毕,彭城东门大打,关平纵马提刀,率领着五千精锐徐州军,汹汹杀出,直望下邳城奔去。

  廖化立于城头。目送着关平离去,脸上不禁掠过几分不安。

  ……

  东方发白。不觉天色将明。

  大道之上,关平和他的五兵燕军,仍然在狂奔。

  为了赶在楚军骑兵之前增防下邳城,关平一夜都未曾休息,促督着他的士卒,不惜疲惫的狂奔。

  一夜赶路,下邳城已在二十里外。

  到这个时候,仍未从下邳城传来什么坏消息,关平的心情渐渐的也安稳了不少。

  “哼,颜贼,你想故伎重施,袭我下邳,简直是痴心妄想,这一次,我关平就代父帅狠狠的羞辱你一番。”

  关平的眉宇间,渐渐的扬起一抹得意。

  五千燕军,发足狂奔,气喘如牛,却浑然不觉,大道旁的一片斜坡上,一双冷绝的眼眸,正如死神一般,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吕玲绮勒马横戟,那一袭红色的披风,在晨风中飞舞。

  她就一团火红的玫瑰,绽放在黎明之中。

  “哼,王兄和军师所言果然不错,关平那小崽子生怕下邳有失,当真发兵来救了,关羽,我今日就先拿你的儿子开刀。”

  心中的怒焰,如火山一般,霎时间喷发。

  “楚军将士们,随我杀山坡去,杀光敌贼——”

  厉喝声中,吕玲绮纵马舞戟,如一道赤色的火焰,呼啸而下。

  身后处,四千在夜色中肃列已久的神行骑,齐声暴喝,如决堤的洪流一般涌下坡去。

  这就是徐庶的计策。

  而今曹刘争锋,刘备的主力,尽皆极中在洛阳一线,为曹操所牵制,根本无暇他顾。

  而颜良则借着“坐山观虎斗”为名,主动的撤兵,大军稍稍南撤之后,果断由谯郡绕往绕往梁国,并以文丑和吕玲绮为先锋,率军一万急袭彭城。

  颜良就是要趁着刘备无暇防备之际,改变战略目标,将徐州这片次要战场,变成他的要进攻的主战场。

  倘若能将徐州纳入版图,颜良的东线国境将大大的往北推进,从而将他的北部边境,从西到东连成一条水平线。

  而自古以来,由南伐北,多以徐州为战略前进跳板,夺取徐州的意义,显然比等着坐收无法预测的渔利要现实的多。

  今吕玲绮奉命率四千骑兵,佯作绕袭下邳,为的就是诱使彭城守军回援下邳,吕玲绮便可半道伏击,一举打垮关羽的彭城防线。

  显然,颜良的意图达到了。

  现在,吕玲绮正挟着满腔的复仇之火,向着惊觉的燕军,狂扑而去。

  一心奔往下邳的燕军,万没有想到,敌人真正的目标是伏击他们,只顾赶路的关平,根本就没有派出斥候,超前的侦察四围地形。

  而这黎明时分,暗淡的光线,更是为吕玲绮做了绝佳的掩护。

  吕布据有徐州多年,吕玲绮自对徐州的地形无比熟悉,而颜良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特意命她担当此重任。

  天崩地裂的轰响中,四千骑兵奔腾而下,眨眼间撞入了惊恐的燕军。

  根本来不及列阵布防的燕军,只片刻间,便被楚军铁骑冲得肢离破碎,陷入了惊慌失措,各自为战的局面。

  鲜血漫空飞舞,燕军士卒那脆弱的血肉之躯,无情的被楚军铁蹄辗碎。

  缭乱的流光在激射。那是楚军骑士手中的战刀,正肆意的收割着敌军的人头。

  看着转眼土崩瓦解的己军,关平惊呆了。惊得所有的傲气都被摧毁。

  此时,关平的脑海中,只余下三个斗大的字:

  中——计——了!

  “撤兵,速速撤兵!”恼羞成怒的关平,不及多想,急是拨马催军退却。

  只是,为时已晚。

  楚军铁骑冲断了燕军阵形后。开始往来奔驰,如绞肉机一般,将本就混乱的敌军。肆意的绞杀摧折。

  混乱的局势下,关平已对他的部下完全失去了指挥,就连他自己,也陷入了楚军的分割辗杀之中。

  窘急之下。关平只能将将旗高高耸起。纵马向南冲杀,企图引领着他的士卒,杀出一条逃回彭城的血路。

  此时,天色已亮,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关平的将旗已清楚可见。

  舞戟狂杀的吕玲绮,举目四扫,一望便瞧见了“关”字的将旗。

  杀意填胸。吕玲绮纵马如风,杀破乱军。直奔关平而去。

  “关家狗崽子,纳命来吧——”厉啸声中,吕玲绮手中方天画戟,挟着狂澜之力,直取关平首级。

  正奔逃中的关平,蓦觉斜刺里有敌骑杀来,急是凝神待战。

  但当他借着晨光之色,瞧见袭来的敌将,竟然是一员女将时,顿时惊愤万分。

  惊的是,伏击于他,将他五千精兵杀得惨不忍睹的,竟然是一个女将。

  愤的却是,颜良竟然如此的对他不屑一顾,竟然轻视到用一个女将,来对付他这堂堂关公之子。

  惊愤之下,关平亦怒喝一声,举刀如电,迎击而上。

  哐——

  刀与戟,如电而撞。

  漫天的火星中,关平身形一震,虎口剧烈,胸中更是气血翻滚,手中那柄战刀,竟然险些拿捏不住。

  一击交手,傲慢的关平,却才惊觉眼前这女将,武艺竟是如此之高。

  蓦然间,关平猛然想到,颜良军中确实有一员女将,武艺相当了得,而且据传闻,那女将正乃是吕布的遗女。

  眼见交手女将,使得也是一柄方天画戟,关平顿时便知,此女必就是那吕布之女了。

  “原来是吕布的余孽,竟然敢挑战本将,去死吧——”关平怒从心起,施展开生平本事舞刀而战。

  只是,他的反击之招尚未出手时,吕玲绮的戟式,已一招快似一招,如狂风暴雨般扑卷而至。

  关平虽得关羽真传,但此时武艺不过二流水平,又如何能与武艺接近一流的吕玲绮相抗衡。

  而关家刀法,本就逊色于吕家戟法,此消彼涨这下,只十余合间,关平已落得下风。

  “没想到这贱人武艺竟这般了得,再与她纠缠下去,我必性命不保,不行,先撤为妙……”

  关平力战不敌,心中蒙生退去,抢攻几招就想拨马而退。

  但此时的吕玲绮,胸中的复仇之火已燃至顶点,整个人如暴走一般,画戟的攻势陡然暴涨,只将关平整个人包裹其中,根本不给他走脱的机会。

  关平是越战越吃力,越战越手忙脚乱,数十合过后,已是破绽百出。

  风声厉厉,戟锋如雪,双臂翻动中,吕玲袭最强的一击荡出。

  吭——

  震耳欲袭的嗡鸣声中,关平手中战刀脱手而飞,整个人已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关平,口中吐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吕玲绮却已拨马而上,画戟轻轻一拍,将关平又拍得趴在了地上。

  愤怒的关平,一面挣扎,一面骂道:“贱人,有胆你就杀了老子,我父必宰了你,还有颜良那狗贼,为老子我报仇雪恨。”

  耳听关平战败,还敢如此辱骂自己的王兄,吕玲绮不禁大怒,手中画戟狠狠一荡。

  一场惨叫声中,关平的左臂,便已为斩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三国之暴君颜良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三国之暴君颜良http://m.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三国之暴君颜良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三国之暴君颜良》版权归原作者陷阵都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