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邪|第一二三一章 传奇

推荐阅读:夜月血
  赤目真人伸手入怀,摸出了一张纸递给苏景:“你自己看。”

  苏景不明所以,打开了纸、看、皱眉:“这是……镜子?”

  纸上笔墨点点,画了面镜子。

  其实是个好像镜子的东西,苏景靠猜的,主要是之前问三尸‘那个地方究竟怎么回事’,雷动回答过‘镜子’。若非如此苏景是猜不到的,多半会问赤目‘你画的这是个圈,是个饼,还是个屁股’。

  赤目眉飞色舞:“你认出来了啊!足见本座画工大有长进!”

  蜃境自行破碎,镜子莫名其出现,从小贼脑袋里出来前赤目把镜子收起来了。赤目真人又是怎样的怪物……宝贝?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生怕镜子会被苏景拿走,出来前他特意在纸上画了面镜子,给苏景等人看个样子就是了,真镜子他绝对不会交出去、绝不。

  苏景给同伴传看纸张,传到蚀海手中,大圣爷撇了一眼直接把纸扔了:“红眼睛,真东西拿来瞧瞧。”

  “做梦!”红眼睛把红眼睛一翻,态度坚决。

  三尸之中,赤目是脾气最坏的,雷动是最老成持重的,拈花是最没主意的老好人。赤目对上了蚀海大圣,拈花笑嘻嘻地打圆场和稀泥,雷动天尊则向着自家兄弟,对蚀海摇头道:“想要镜子你自己找去,那是我家赤目二弟的镜子,凭啥给你照。”

  蚀海张口一吐,一枚七彩颜色的果子落入手中。大圣将漂亮果子抛给雷动:“天虹果,凡间难觅仙天难寻,珍奇稀少,这果子没别的好处,就占了一样:好吃……你帮我劝劝赤目?”

  “二弟啊,为兄想过了,给他们看一眼镜子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再说那镜子是碎的,正好配得他们的丑陋……”雷动拿了果子在手,语重心长对赤目道。

  赤目也不是一定就不能给同伴看宝贝。大哥来相劝了。苏景也从傍边帮忙说好话,赤目叹一声:“本座此生,吃亏就吃亏在生性慷慨。”说着拿出了镜子亮给众人看看。

  蒹葭、戚弘丁等人只觉三尸和妖怪胡闹好笑,看了镜子也不觉得什么。可是苏景、蚀海这些‘抽风’入蜃境再从蜃景进了小贼脑袋之人。一见镜子立刻就认了出来……是那面镜子!

  蜃境中。大战三天、空闲三天如此往复不休,整整七年,苏景一行看过上千次大战。是以印象再清楚不过了。

  征战双方一是百万拿人,另一方则是怪物联军,开战前曾有一位羽毛怪物从天而降,它在怪物军中地位便如魔中金铃僧中佛陀,羽毛怪物手中有一面令旗、胸前挂了一面镜子。

  此刻赤目手中镜子,就是羽毛怪物胸前挂着的那面,绝不会错,苏景看得太熟了。

  看看小贼脑袋上的砂锅金盔,拿人首领的。

  看看赤目遮遮掩掩着给大伙看的镜子,羽毛怪物的。

  再回想那场大战和自己一行人寻找不听的遭遇……何妨一猜:

  上古时候拿人决战仙天鬼怪,何其凶猛一战,与之相比苏景在仙天中引出的那些激烈恶战,只能算是两群小乌龟狭路相逢彼此使劲……拱一拱。

  而那场可怕战事只在三天里中结束,可想而知,三天中战场内暴发出的力量会是怎样强大。苏景对‘宇’‘宙’之法并不精通,但他也能明白,想要打碎空间击穿时间,关键仅在于两字:力量。

  凡人不可能、仙人难企及,真正高位神佛也做不到,但实现不了不表示道理很难懂,修行之人大都能明白的,只要力量足够强就能够击破时间、穿漏时间。

  拿人与怪物决战暴发出的力量足够强了,大战力量击漏了时空。

  ‘抽风’开始前、刚刚遭遇那团‘凌乱之风’时候,甲添曾经说过风自漏中来。那风的确是从漏中来,三天大战里暴发出的力量击穿的‘漏’。

  穿漏了。便如长长隧洞,一端出口接连于今日宇宙中、真正存在的世界里;另一端……按道理讲应该在古时候、在那场大战发生的地方。

  可那边是一片蜃境,往复无穷尽的幻境,并非广漠空敞的真正空间。或许有些古怪,或许事情真相还在苏景等人的理解之外,但还是那四个字:何妨一猜。

  接着猜。

  苏景、甲添等人‘抽风’后陷入的地方就是古时候、就是那场大战刚刚爆发过后的时空,只是他们落入那个时空中的一方‘化境’,镜子。

  蜃境就是镜子。

  镜子是存在于过去的,苏景等人先抽风再穿漏,回到了过去,结果落入了存在于过去的那面镜子里。

  镜子非凡物,它是羽毛怪物身上仅有的两件法器之一。镜子上裂璺满满,随时都会彻底崩碎的样子,可它依旧‘记录下’整场大战。或者说,那场大战的影子永远存映于镜子里。

  这倒大概能够解释通了,为何苏景等人在镜子里的时候,大战幻象一遍又一遍的来,那场大战本来就是镜子里封存的影像。

  镜子映影不映声,由此苏景一行在镜中见到的都是无声景色。

  越猜胆子就越大,蚀海眯起蛇目:“三天?”

  苏景一事不明所以:“什么三天。”

  “那边……‘漏’那边,具体时日是大战结束后三天。”大圣解释道。

  幻境中,三天大战三天空白,往复来去。蚀海说的有道理,苏景等人就是‘战后第三天’过去的,所以会有这样的‘轮回’。如果他们过去的时间是战后一个月,幻境中的轮回就应该是三天大战、一月休息,之后再告冲来……

  反正是猜。瞎猜谁不敢,反正也不用花钱,雷动天尊摇晃脑袋:“你们还是人少啊!如果人足够多,不用喊我们过来,用你们的法子说不定早都走出来了。”

  大家心有灵犀,雷动的话没头没脑,苏景却能明白他的意思。被困七年中,为了离开蜃境苏景等人做过多种尝试,其中他们以为最有希望成功的办法是大家分头走。

  蜃境不是随人而动、你进退它也一起进退么,那么大家分散开。‘环境’又该随谁而动?结果这个办法失败了。人分散成多少路,‘环境’就散开多少重,每一路都还是环境的中心。

  但是现在再看看赤目手中的镜子,裂纹横生仿佛蛛网密布。勉强还是一整面镜子。但已经撕裂成了几千片。

  大镜中的每一块碎片都是一面小镜子。如今这镜子的情形。也可以说成它是几千片小镜子拼出来的一面大镜子。

  有多少面‘小镜子’,镜中幻景就能分出多少重。当时被困住的苏景一行,一共才多少人。连分身都算上又能分散几路,他们的人数远远少过‘小镜子’的数量,也远远少过镜子能够‘分裂’出的幻景。所以分开走的法子自然没用。

  如果人足够多,多过‘小镜子’的数量呢,再分散开走的话,说不定真能把镜子给走崩了。

  不明白的事情,现在靠蒙着猜着找出了解释,即便不确定对错,苏景也还是觉得心中通透。前半段勉强算是顺清了,可事情没完,还有后半段——镜子和帽子。

  简单,接着猜就是了,反正前面都猜上天了,后面再怎么胡思乱想都不怕。

  镜子是怪物君王的,帽子是拿人首领的,两件至上神器之间当有一场激烈搏杀,事后镜子碎裂成现在这样子,帽子的情形估计好不到哪去。

  帽子的下落一度不为人知,但事情明摆着的,帽子自封灵力遁入一尊星石开始漫长休养,以小贼传回的心识可知,帽子宝贝威力巨大,可原先宝中器灵早已沦亡。

  如今宝物休养圆满再次出世,情形上与人死成僵、吞吐日精月华修炼大成很相似,‘身体还是那具身体,人却再不是原先的那个人’了。宝物中新开出的灵智凶狠残暴真性虐戾。

  这很正常,因为这件灵宝并非真正的‘天地孕育’,它本来就是神奇宝物,后来战死了、尸身存留再做修炼。

  原先的帽子已经死了,而且是在一场血腥大战中阵亡,死的时候它受战场无边戾气侵染,再开灵智的时候就会以那份戾气为‘智慧种’,生根发芽……

  僵尸、山胎,都是石土中走出来的怪物,但初生时候僵尸就是嗜血残暴的;山魈山胎则如普通婴孩一般幼稚无知调皮活波,它们的本性无谓善恶,将来究竟为祸还是造福,都要看后天的经历。会如此只因僵尸是死后转活,死时体内就攒下了戾气,山胎山魈却是无中生有,性情中不存先天影响。

  灵宝也是一样道理,皆为自然造化,可是在根性上,天地孕育的宝物和死而复生的宝物有着天壤之别。

  帽子在大战中阵亡,多半与镜子有直接关联,这是一段冥冥联系,但只凭这点联系还不够……这时候赤目真人发话了:“养宝之道啊,千奇百怪,你们不懂,说了你们也不懂。”

  若真觉得大伙一定不懂他又何必废话,小妖女多乖巧,赶紧捧场:“就是不懂,才要请真人指点迷津啊,你稍微点拨两句,我们好歹能有点长进不是。”

  赤目心中大乐,脸上绷着:“不是我不肯指点,是你等资质……”

  “快说!”不听呲牙。

  “哦哦。宝物滋养,不一定就要靠日精月华,戾气也是大好肥料,少奶奶你问问小贼,她选田上化形出来帮忙打架,除了田上本领最高强之外,是不是还有个‘先入先起’的缘由在其中?”赤目跟小不听的交情没得说。

  何为‘先入先起’,就是小贼收服帽子过程中,发现自己能用帽子力量‘发动’一枚铃铛,在未经思索一刻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哪枚铃铛。

  小贼直接想到的就是田上。

  第一个想法就是田上,随后才想到田上的力量最大、打架最凶。顺理成章放了田上出来帮忙。

  念头只在转瞬间,一前一后两个想法接踵而至,奇快、几乎难辩时间差别,小贼先前也没觉得有何异常,此刻不听动用心识来问此事,小贼仔细回想当时情形才发现,果然是赤目说的样子:先想到了田上,然后才想到用田上的理由。

  “田上是个怎样的恶魔,大家都是清楚的,当年玄天大道攻袭离山。若非‘千江水月万里云天’大阵发动。就非得我们三兄弟出手不可了,否则不足以降服此妖。”赤目说着说着就跑题,旁人都是无奈眼色,唯独雷动拈花两个矮子大点其头深以为然。

  好在赤目还记得他真正要说的是什么。很快又话归原题:“为何小贼第一个反应是唤醒田上铃铛?再简单不过。因为田上与帽子有‘同宗’渊源。田上是天地初开戾气脱形的凶物;这顶帽子则是靠着戾气滋养才又修行圆满、重开灵智的凶宝。”

  说到这里。赤目加重语气:“那场大战凝聚的戾气。”

  道理说了个大概,赤目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时间变了,但地点未变。百万拿人与无尽仙魔的大战战场就在这附近,只是时光漫漫抹杀了曾经的痕迹。

  帽子就是靠着战场戾气再聚灵慧重做修行的,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呼吸吐纳’,到了后来应该会是把所有戾气都收入帽内做慢慢炼化了。

  帽与镜为前世杀身之仇,本有宿命联系;帽修炼要靠着战场中无尽戾气,镜子本也在战场中,二者相去不远;戾气其实也是灵气的一种,很偏门但内中确实存在巨大力量,只看人凭心底一口戾气就能化身恶鬼便知这份力量的可怕。

  联系有了,相距不远,力量有了,那就放开胆子去瞎蒙吧:第二漏。

  凌乱风与镜子为第一漏;镜子与帽子为第二漏。

  不听帮小贼挂铃铛,异变突生陷入了小贼的脑袋里、也是帽子内蕴的空空境内。异宝出世前,这个空空境与外隔绝,不听思念苏景、心绪动荡,化作灵犀却无法传递出去;

  可帽子的空空境与远古时、大战三天后的镜子蜃境穿漏相连,镜子蜃境又和今时宇宙有另一道穿漏相连,由此来自不听的灵犀先入镜再自镜入前一穿漏,透过凌乱风重回今日宇宙,桃大将军等一品山探得了这重灵犀,山躁动又被甲添发现,这才有了苏景前面二十多年的经历。

  经历风中凌乱,苏景一群人抽风,他们把风抽干净了、落入古时镜子的同时,那一道‘漏’其实也被摧毁了;

  灵宝出世,且不论小贼的抢夺,单单以帽子出世而论,是重生更是新生,无异轮回过往斩断,帽子再不是从前的帽子,它和以前再没有丝毫干系,所以它与镜子的冥冥联系就此断灭,第二漏也告摧毁。

  再说镜子,此宝存在于古时身通两漏,过去与今日相连是‘时空’之变,当这份联系被斩断时候,不也同样是时空之变。

  第一漏破灭镜子尚能安稳,第二漏轰塌时候,镜子那边的世界、或者说是镜子所处的‘宇’、‘宙’必有波澜闲荡,由此镜子掉进了现在。

  可能会掉过来,也可能不会。这是个算率情况,无论掉或不掉都不值奇怪。

  苏景、同伴你一句我一句,努力把事情经过理顺,没太多真正站得住脚的理由,还是那个字:猜。

  全都是猜的,可到底还是猜出来了,猜得……看起来还挺顺溜。

  戚弘丁过来这阵子已经大概知晓苏景先前经历,这半晌他都在一旁听着没说话,此刻真相猜白、水落石猜,无双城主长长呼出一口气,望向苏景:“怎么说?”

  苏景:“我草。”

  “不错,不错,我也想这么说”脏话大王哈哈大笑:“我草!”

  前后颠簸、曲折离奇,无论真相是否如他们的猜测,都足足当得大家长呼一口浊气、重重一声唏嘘:我草!这么回事。

  拈花手摸肚皮,翻着眼皮又想了想,忽然咧嘴笑道:“帽子宝物出世。镜子就掉进小贼脑袋,如此算来,苏锵锵你何须请我们哥们出马,再多等几天自然就能和不听见面,白挨了那一剑。”

  苏景笑了下,没说话,白挨了一剑么?他只后悔那一剑刺晚了,晚来了七年……

  小贼还在挂铃铛,外间战况依旧,并无强劲对手入场。苏景对赤目招了招手:“真人。我这有些宝物,你看看还顺眼不?”

  赤目满脸警惕:“你想干啥?”

  “镜子……”

  “做梦!不给!”赤目牢牢攥住镜子。

  攥着镜子也就罢了,赤目还是半蹲了下来,这个古怪姿势让戚弘丁等人看得纳闷。苏景却晓得。二宗师这是随时准备往地上躺去撒泼打滚了。

  余光之中。雷动、拈花两人也微微下蹲了,蓄势以待。

  中土修行正道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正道修宗同气连枝,可比起三尸义气。儿戏罢了,且看戚弘丁、蒹葭先生这些‘同气连枝’之人,哪个敢陪离山弟子一起撒泼打滚。

  不过说到底三尸都是苏景的三尸,自己人,苏景好好相劝,赤目还是把镜子给苏景了,他没撒泼,很讲义气。

  要镜子因为:苏景答应过甲添。

  镜子是因寻找不听而得的宝物,唯一一件。不谈什么买卖交易,这一趟离奇经历中甲添都出了大力气,连辛苦炼化的身外身都毁去了,苏景承他的人情,镜子归他。

  不过镜子入手之后,苏景先后以金乌本目、眉心望死眼、冥王袍探真密法族做查,未能在这面镜子上找出丝毫奇特地方,连丝毫灵元震荡都不存。

  大概查过,苏景不再浪费心思,哪怕这面镜子已经废掉再无用处,至少也是一件珍惜古物,是自己感谢甲添的心意所在,至于内中有没有什么特别强大力量,将来给甲添去发掘吧。

  一手拿着镜子,再从袖中取出一枚围棋子大小的白玉籽料,捏碎。

  这是来时路上甲添给苏景的联络法器,一起抽过风的情分,以后有空可以多些联系。

  甲添本领非凡,他的联络法器也很有意思,并非单纯消息往来,籽玉发动后一道甲添人影直接出现在苏景面前。

  身着龙袍五官端正的中年皇帝,甲添常披画皮,轻易不会以本相‘碎脸’示人。

  “怎么,完事了?”甲添微笑问道。

  苏景摇头:“还早,但得闲一阵,可还记得‘三天大战’中的羽毛怪物,他那面镜子落入我手,送你了。唤陛下相见就是为了告之此事。”

  身外身的经历,本尊感同身受,甲添当然记得那面镜子,闻言微微扬眉显出了些惊诧:“镜子……就是这面?举起我看。”

  大好宝物,谁不稀罕!苏景是有些得意的,把镜子举起给甲添仔细观看。

  没想到甲添看了一阵,之前眼中兴奋消退、面上渐渐显出了无聊神情,居然摇头道:“不要,你留着吧。”

  籽玉法器能传音透影但维持时间短暂,这么一会已经耗尽元灵,甲添的身影散去。

  苏景站在原地发愣,简直匪夷所思,一路走来甲添总在矫情‘价钱’,说他市侩不算过分,如今这么好的宝贝苏景说送他,他竟然不要?

  不止苏景,邪庙中人全部一头雾水……忽然,不听似是想到了什么,轻轻一声笑了出来。

  外面血腥争杀、庙中邪气凛然,小妖女的笑容却永远那么明媚,落入眼中时会让人不自禁随她一起笑的笑容。

  见她若有所悟,苏景问道:“想到什么?甲添为何不要镜子?”

  “我就随便说说啊,你不用认真听,听了更不必当真。”不听笑弯了眼睛:“我是想……镜子是碎的,陛下的脸也是碎的……所以他不喜欢?”

  这是怎样稀奇古怪的解释,可甲添又是个何等稀奇古怪的人,把两个‘稀奇古怪’串起来,似乎真有那么一点点道理。苏景越想越忍不住,忍不住就不忍了,也笑,而且笑得一点不厚道。

  发噱同时苏景也没忘记一件要紧事,引着戚弘丁、蒹葭先生等一众仗义驰援者一步跨入邪庙内院,指着那些被切得整整齐齐地西瓜诚恳道:“大家请。”

  象征重逢之喜的西瓜,甜且多汁。

  仙天世界,说烦人就烦人,可要说简单也特别简单:

  仇敌相见,直接拔剑以对;朋友相见,自有西瓜款待。苏景不言谢,所有心意仅在红瓤黑籽的大西瓜中。

  就在大家吃西瓜的时候,苏景转头望向了庙外,果然,只是‘偷闲’,不可能太平太久的,远方强大气势铺展而至,又有劲敌赶到。

  ------------

  六千字章节,二合一啦。

  今天更新内容简直科幻,但请大家放心,时间空间这些元素就是偶尔点缀下,在后面的故事里肯定不会再占篇幅,豆子也没有往古典仙侠里糅科幻的想法,点缀、就是个点缀。

  一阶阶一景景嘛,一段离奇经历,外加填坑挖坑。这段情节酝酿了很久,几千字,写起来简直把我吭哧死了。

  再要说的,时空啊虫洞啊对我来说都是很炫酷的东西,你们豆子兄弟是物理呆,今天这段‘一个镜子两个洞,走过去又走回来’肯定是不科学不严谨不讲究的,同学们没必要深究,否则豆子会直接惭愧身亡。

  以上,祝大家读书愉快^_^

  再就是,月初期间,求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升邪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shengxie/,欢迎收藏
手机看升邪http://m.szaol.com/shengxie/升邪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升邪》版权归原作者豆子惹的祸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明星超级时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潜规则之皇这个修士很危险剑徒之路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重生红三代庆余年天道编辑器造化图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