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闲人|第三百六十六章 水落石出

推荐阅读:重生之征战岁月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无敌剑魂重生之无敌尸尊上门女婿重生之资本帝国牧神记武道大帝天唐锦绣逆天邪神
  这问的有些莫名其妙,那小吏不禁还愣了下,随即道:“是很近的,就是隔了两条街。”

  韩艺皱眉微一沉吟,又听得堂外传来阵阵惨叫声,突然在小吏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那小吏听得满目惊诧。

  韩艺收起笑脸,道:“还不快去。”

  “是,小人遵命。”

  小吏这才想起这看似年纪比他小多了的年轻人,已经是堂堂监察御史了,迈着胆怯的步子,走到主簿身边,小声说了几句。

  那主簿回头望了眼韩艺,韩艺立刻点了几下头。

  那主簿这才上前,又在薛楷身旁嘀咕了几句。

  薛楷转头瞧了眼韩艺,然后起身走了过来,道:“韩御史,你说此案还有一个关键的证人?”

  韩艺嗯了一声,不太确定的说道:“我是猜测的,而且这个人就在这里。”

  薛楷惊道:“就在这里?是谁?”

  韩艺道:“就是被关在牢里的黄宏。”

  那小吏啊了一声:“就是那犯夜的黄宏?”

  韩艺点点头。

  薛楷好奇道:“你是怎知道的?”

  韩艺摇摇头道:“我都是猜的,薛县令只需叫人将那黄宏押到后堂一审便知。”

  “这---!”

  薛楷微微皱眉,仅凭韩艺的猜测,就这么做,未免也太轻率了。

  韩艺心知他所想,于是道:“薛县令,这可是命案呀,而且这人就在牢里,也废不了多少事的。”

  这小子的确有些能耐,上回我就是听了他的建议。才抓到那几个贼人的。薛楷稍一沉吟,随即命人将那黄宏押到后院去。吩咐完后,他又向韩艺一伸手,道:“韩御史,请。”

  “请。”

  二人来到后院,稍作片刻。那黄宏就带到了,站在那里浑身都还在发抖,双目中充满了恐惧,都没有向薛楷行礼。

  这小子是疯了吧。薛楷觉得自己的官威受到了挑衅,刚准备说话,韩艺突然猛地一拍茶桌,砰地一声,倏地站起身来,指着黄宏道:“好你个黄宏。竟敢谋害汪有富和其妻子,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薛楷吓得一大跳,究竟谁才是县令啊!

  那黄宏一听到汪有富的名字,忽然猛地一抖,跪地大声哭喊道:“冤枉啊,冤枉啊,汪有富不是小人杀的。是那吕胜杀的。”

  此言一出,薛楷震惊不已。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黄宏似乎整个人都要崩溃,嚎啕大哭道:“是真的,县令老爷你要相信小人,汪有富真不是小人所杀,小人是亲眼见到吕胜拿着剪刀捅死汪有富的,而且还捅了好几下。好多的血。”

  韩艺嘴角微微一扬,暗道,果然里面是另有隐情啊!

  薛楷急忙叫住黄宏,道:“你先别哭,把这话说清楚了。你亲眼见到吕胜杀了汪有富?”

  黄宏猛地点头,然后将整件事的经过告诉了薛楷。

  原来这黄宏是一个书呆子,昨日去住在常安坊的一个好友家讨论学问,一时喝高兴了,就忘了时辰,一直谈到近四更天才离开,真可谓是废寝忘食呀,当然,他说是讨论学问,其实两个男人还是有很多事可以做的。

  由于当时还在禁夜当中,黄宏不敢走大道,只能走小道。

  然而,因为象和坊等于是一个地下赌坊,象平坊就在隔壁,故此象平坊的人也很喜欢半夜偷偷去象和坊赌博,就在坊墙上偷偷打了一个小洞通到象平坊,永安坊又在象平坊边上,如果从象平坊走的话,就要近很多,而且非常隐蔽。

  黄宏就绕小道从那小洞里面进得象平坊,可是他在途径汪有富的小院时,隐隐听得院内好像有争吵声,这大半夜的争吵,让他心生好奇,于是就攀上矮墙往院内看去,透过窗户就正好见到,吕胜拿着一把剪刀刺向汪有富,又连刺了数刀。

  黄宏就是一个胆小的读书人,走夜路已经是他生平干过最胆大的事了,而且还是在喝了酒的情况下来,这酒壮怂人胆啊,可是他哪里见过杀人的,吓得顿时清醒了过来,心都快吓碎了,脚下一哆嗦,就赶紧埋头狂奔,结果这心一慌,就跑到大道上去,正好碰见值班的士兵,被逮了一个正着。

  薛楷听罢,怒道:“那你为何当时不说?”

  黄宏颤声道:“小---小人当时很---很害怕---。”

  “岂有此理。”

  薛楷猛地一拍桌子。

  那主簿却道:“县令,这不过只是黄宏的一面之词,若就此下定论,恐怕定不了吕胜的罪,相比起来,江文那还是铁证如山。”

  韩艺微微眯眼道:“黄宏当时只是见到了吕胜杀死汪有富,但是并未看见吕胜杀死汪有富的妻子,故此极有可能,汪有富还在汪家逗留了一阵子,再到后来江文出现在汪家,中间相隔时间不是很长,就那种捅法,衣服上肯定会沾有血迹的,但是我看吕胜身上穿的衣服,明显就是今日刚换的,不然他一个屠夫不会这么干净,也就是说吕胜家中肯定有沾着血迹的衣服,薛县令何不先稳住吕胜,然后派人前去搜查。”

  那主簿却道:“说不定吕胜早已经将衣服洗干净了。”

  韩艺笑道:“中间相隔的时间如此之短,那吕胜肯定也是第一回杀人,而且根据黄宏所言,二人事先还争吵过,那么由此可见这不是一场蓄意谋杀,吕胜肯定也没有准备,而且在如此惶恐中,肯定会留有证据的,只要人是吕胜杀的,那么这一趟一定会有所收获。”

  “韩御史言之有理。”

  薛楷点点头,正他准备命人前去吕胜家搜查时,韩艺突然道:“薛县令,且慢。可否借一步说话。”

  薛楷一愣,点了下头,与韩艺走到一边来。

  韩艺低声道:“如果人真是吕胜杀的。那么会受到什么惩罚?”

  薛楷道:“杀人抵命,这自然是死罪。”

  韩艺又问道:“那汪有富的妻儿呢?”

  薛楷愣了下,随即道:“这得看案件的轻重,如今还未判决,具体也不清楚,我估摸着。也要流配两千里,可能还会贬为奴婢。”

  韩艺微微皱眉,道:“这是不是惩罚的太重了,我估计汪有富的妻子并不知道此事。”

  薛楷道:“她要知道的话,那就不是这样判了。”

  韩艺道:“但是他妻子是无辜的啊!”

  薛楷道:“我也知道,但这是律法,不是我说了算。”

  韩艺微一沉吟,道:“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令他妻子置身事外,同时也能让薛县令严明执法。”

  薛楷望向韩艺。

  韩艺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薛楷听得踌躇不定。过得片刻,他突然点了下头道:“若真你说的这般,我可以网开一面。”说着他又想那主簿道:“柳主簿,你去叫万春来。”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身着制服的魁梧男子走了进来。

  薛楷在万春身前小声嘱咐了几句。

  万春抱拳领命,然后就离开了。

  随即薛楷又命人去将昨夜与黄宏一块讨论学问的人给叫来。

  这些衙差前脚刚刚离开,薛楷突然哎呦一声:“如果这人是吕胜杀的,那么江文---。”

  说到这里。他急急往公堂跑去。

  你现在赶去,还有个毛用。那二十大板怕是早就不打完了。韩艺苦笑的摇摇头,这也只能怪江文,你什么时候去汪家不成,偏偏要在那时候去,这不是讨来的横祸吗。

  因为如今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吕胜杀的人,但是黄宏的出现。又让这个案子峰回路转,故此证据不到,薛楷只能东扯一些,西扯一些,一个问题有时候还问三遍。问得一旁的衙差都有些打瞌睡了。

  韩艺倒是没有去公堂,而是坐在后院闭目养神,他最近也够累的。

  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过去了,那万春终于回来了,他在薛楷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薛楷听得勃然大怒,立刻命人将黄宏带上来。

  黄宏如今可不是怕昨夜见到的一切,而是害怕自己做了替罪羔羊,于是一上公堂,就立刻指证吕胜。

  吕胜自然是大呼冤枉。

  但随后他便喊不出冤枉了,先是黄宏的那位好友出面作证,证明黄宏的确是与他喝酒喝到将要天明。随后又上来一人,吕胜一见,不禁大惊失色,来人正是他的妻子,吴氏。

  只见吴氏捧着一些衣服裤子鞋子走上堂来,随后将这些证物呈给薛楷,果然不出韩艺所料,这些衣物虽然都是刚刚洗过的,但是还有很多血迹在上面,另外,鞋底、鞋跟面都沾有血迹。

  可是事到如今,吕胜兀自还在硬撑,以自己是屠夫为由,为自己推脱。

  直到吴氏将那一张欠条呈上后,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吕胜从汪有富那里借得一贯钱,并且限定今日归还。吴氏还告诉薛楷吕胜是近五更天才回来的。

  这真的就是铁证如山了。

  “你这忘恩负义的恶妇,竟然害我,我要杀了你。”

  吕胜气急之下,直接扑向他的妻子,结果被万春一脚就给踢翻在地。

  吴氏则是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任由吕胜叫骂。

  薛楷一敲惊堂木,喝道:“吕胜,你若不想本宫对你用刑,就赶紧如实招来。”

  吕胜这才承认是自己所为,原来这吕胜原本是一个屠夫,平时宰一些猪样去卖,生活还算过的不错,但是最近染上了赌博,这可是一个无底洞,很快,整个家就给他败光了,但是他兀自不悔改,还做梦想着去扳本,于是就从汪有富那里借得一贯钱。

  结果肯定又输光了。

  很快,还钱日子就要到了,汪有富也是一天比一天催得紧,各种威逼恐吓,吕胜被逼到绝境,于是将自己家里能卖的都给卖了。拿着这钱又跑去象和坊,这就是不成功便成仁。

  老天也真是眷顾他,刚开始还赢了不少,已经够还债了,可惜这蠢货还想着一口气将以前输的都赢回来,结果又输了一个精光。

  眼看天就要亮了。吕胜知道以汪有富的性格,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到家里去的,吕胜又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他借钱的事,没有人知道,怕汪有富找到家里面去,于是象和坊回到象平坊时,就顺道去了汪有富家里,希望汪有富能够再给他一些时日。

  这蠢货可能不知道这世上最令人生气的就是美梦被打扰了。

  汪有富睡的正香。被吕胜给叫醒了,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哪里愿意让他拖欠,不仅如此,还说如果吕胜还不上钱,就拿吕胜的妻儿抵债。

  原来这吴氏在象平坊里面算得上一个美女了,仅限于象平坊。当初汪有富就非常喜欢吴氏,只是当时他家穷。吕胜家有钱,故此吕胜就娶到了吴氏。

  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汪有富有钱了,而且刚刚去了一位漂亮的妻子,但也不知他是对吕胜的妻子念念不忘,还是想圆当初的一个梦。心里就盘算着要趁机将汪有富的妻子给弄过来。

  这一句可是彻底激怒了吕胜,因为吕胜以前就听过一些关于汪有富和自己妻子的流言蜚语,见吕胜果然对自己妻子贼心不死,一怒之下,顺手就拿起桌上一把剪刀就桶向了汪有富。汪有富其实也是一个练家子,毕竟是闲汉泼皮出身,不然哪里收得回钱,但是他没有想到吕胜竟然敢动手,直接被捅到地下,随后吕胜又连捅了几刀。

  冷静下来的吕胜,突然感到害怕了,正准备逃离现场,可哪知道汪有富的妻子隐隐听得他们的争吵声,寻思着过来看看,哪里知道一进门就见到汪有富倒在地上。

  吕胜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汪有富的妻子也给捅死了,然后就逃回了家。

  因为唐朝是严格执行宵禁的,大家早早就睡了,而且坊内是没有巡查的,官兵都在外面的大道巡视,而且吕胜也怕闹大,争吵之时,都是压低着声音的,故此没有人知道。

  吕胜回到家后,见自己一身都是血,赶紧脱了下来,跑去厨房里面洗了起来。

  期间吴氏还来过一回,但是被他骂回屋去了。

  不过吴氏以为他定是输了钱,故此也没有多想。

  可是刚把裤子洗完,吕胜突然变得冷静下来,心想汪家那门都没有关上,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留了什么证据在那里,于是就打算回去看看,可是刚到门口,突然发现江文贼兮兮往汪有富家走去,这江文可就老赌徒了,如今还打着光棍了,吕胜知道江文欠汪有富钱,于是灵机一动,就准备陷害江文,这也是为什么吕胜会在江文进到屋内,出现在门口的原因。

  这江文也确实背时,当时正值拂晓之际,天还是微微亮,他也是来求汪有富宽限一些时日还钱的,见门是掩着的,小声喊了几句之后,见没有人答应,又见门是掩着的,于是就推开一看,因为汪有富的妻子就是死在门口,江文一不注意,脚下一绊,正好摔在血泊当中,好死不死,他的手又刚好握着吕胜扔在地上的剪刀,这定眼一看,就是汪有富那睁大的双眼,吓得直接蹦了起来,竟没有将剪刀扔掉。

  门外的吕胜可是乐坏了,赶紧上前,装成是串门的,后来又故作惊慌大叫,如此引来不少人,江文连神都还没有回过来,就被抓进了府衙。

  差一点点,就让吕胜成功了。

  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偏偏碰到了韩艺,难怪他输这么多钱,运气也真是背到家了。

  因为吕胜的配合,故此这桩命案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吕胜当即就被判了死刑,不过这还的交由刑部、大理寺复查,另外,唐朝的死刑一定要经过皇帝的御笔亲批,才能执行。

  不过这不可能存在变数了。

  吕胜听到被判了死刑之后,原本看似要昏倒了,可好死不死,他妻子关切的喊了一声,吕胜顿时清醒过来,对着他妻子又是破口大骂。

  薛楷赶紧命人将他拖下去收监。

  “恶妇,你这恶妇,竟敢害我,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吕胜都被拖到公堂外了,兀自扭过头去大骂着。

  忽听擒住他的衙差喊道:“小人见过监察御史。”

  吕胜猛地回过头来,见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

  此人正是韩艺。

  韩艺笑问道:“骂的爽不爽?”

  吕胜错愕不语。

  韩艺道:“其实从黄宏开始成为证人开始,你就已经逃不了了,你以为你妻子不将这些证物呈上堂来,官府的人就搜不到?”

  吕胜微微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韩艺道:“你还真是一个猪脑子啊,不管怎么样,你的死罪是板上钉钉了,不管有没有你妻子作证,可若是她不出堂的话,那么她也要受到连坐之罪,至少也得被发配千里之外,甚至于被贬为奴,你认为这样值得么?你的儿子还不到五岁,除非你想自己绝后。”

  吕胜听得渐渐垂下了头。

  韩艺道:“其实最应该骂的就是你自己,好好的一个家全都让你给毁了。唉,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说吧,他便让开道来。

  吕胜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但是此时的哭泣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是不值得同情的。

  ps:今日就一更了,这几天实在是没有睡什么觉,白天跑去亲戚家拜年,回到家就九十点了,天天都是四五点睡,**点起,头都是昏得,身体负荷太重了,就先一章吧,等过完年,状态好了,会补上来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小希,支持小闲人。。。。。(未完待续。)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tangchaoxiaoxianren/,欢迎收藏
手机看唐朝小闲人http://m.szaol.com/tangchaoxiaoxianren/唐朝小闲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唐朝小闲人》版权归原作者南希北庆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雷破苍穹返穿超级黑科技傲剑天穹盗墓笔记游戏入侵时代乱世小民仙狱异界之公主鉴赏专家极品相师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非常美文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生活网 | 丁香花小说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