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第六十三章 赵信城(上)

推荐阅读:
  薛仁贵略微沉默一下,抬头与房俊对视一眼,确认了房俊的眼神之后,重重点头。

  房俊亦是轻轻颔首。

  非是他性情歹毒、心狠手辣,而是似萧嗣业这等通敌叛国之行为,若是不能予以严惩,便无法以一种悲惨的下场来警醒世人。

  通敌叛国,背弃祖宗,枉为人也!

  突厥也好,薛延陀也罢,甚至于往后的回纥、契丹,为何能够越来越强大,渐渐危及到汉人王朝的统治根基,给汉人越来越多的带去悲惨和苦难?正是因为有着无数萧嗣业这种人,为了一己私利,投降胡人,将汉人优秀的政治制度、军事知识传授给胡人,遗祸千年!

  不过似萧嗣业这等小人物,确定了他的命运之后,房俊自然不会再放在心上。

  重新将目光对准了舆图。

  这是一份根据史册典籍之记载,还原出来的漠北舆图。实则多半的信息尽皆来自于汉朝遗留下来的史籍,毕竟自从汉朝后,汉人甚少涉足漠北这片广袤的土地,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更是屈指可数,信息极度匮乏。

  其中有朱笔描绘的一些地名、山脉、河道等等,这是房俊根据他记忆里的地图加上缴获的俘虏所供述,一一添加上去了。

  郁督军山与狼居胥山犹如两条伸开的手臂,将北至北海的广袤土地环抱,这一片区域水草丰美、河流密布,成为塞外民族活动的主要区域,养育了无数的胡人与牛羊马匹。

  草原之上胡族兴衰更迭,每一个强大的民族崛起,都会将这一片土地视为天神赐予的福地,以将其征服作为统御整个漠北的标志。

  匈奴、柔然、突厥、薛延陀、回纥,乃至于后来的蒙古……

  都将这一片土地作为理所当然的政治中心。

  而征服这里,已成为汉家军人至高无上的功勋与荣耀。

  霍去病,窦宪……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

  ……

  意欲进入龙城区域,有两条路。

  一则由白道而出,过诺真水、赵信城,直抵郁督军山,一则由代郡翻越阴山横穿大碛,横渡弓卢水抵达狼居胥山。只要翻越郁督军山与狼居胥山,便算是进入漠北腹地,无论薛延陀的牙帐,亦或是回纥盘踞的单于庭,都在这一片地域之内。

  房俊将手指重重的在赵信城的位置点了点。

  *****

  休整了一夜,翌日清晨,北风渐渐衰弱,连日来的大雪也终于停歇,漫天阴云散去,久违的见到了阳光。

  右屯卫兵卒五更起便造饭喂马,天色刚亮,太阳露出一半,整支部队便收拢好了帐篷辎重,拔营继续向北急行。

  渡过诺真水之后,便算是进入大碛。

  这里虽然尽是荒凉的戈壁沙漠,却也有不少绿洲存在,无数游牧民族的部落便生活在这些绿洲之上,随着季节的变幻追逐着丰沛的河水,放牧牛羊,繁衍生息。

  房俊没时间去理会这些散居的部落,大军一路向北朝着赵信城挺进,只是途中经过一些绿洲之时,为了补给马匹,会派遣一支骑兵劫掠袭杀一番。即便如此,这一条道路上的胡族部落也算是遭了殃……

  唐军对于这些胡人没有丝毫好感,部落中的每一个青壮都是战士,以前是突厥的士兵,现在则依附于薛延陀,每当南下汉地,都会充当突厥亦或薛延陀的急先锋,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汉人的鲜血,恶行斑斑,罄竹难书。

  指望着唐军会同情胡人的老幼妇孺,还不如祈祷虎狼不食肉……

  ……

  赵信城。

  狼狈逃亡至此的契苾可勒早已没有了契苾部贵族的风范,胡子拉碴面容憔悴,身后一支数百人的唐军铁骑一人三马日夜追赶,吓得契苾可勒连小解的时候都睁着眼睛看着南面,唯恐唐军陡然出现……

  即便如此,他也被唐军数度追杀。

  唐人的战马尽皆钉了马掌,在这等冰雪覆盖的道路上毫无阻碍,而契苾可勒的战马时不时的便因为马蹄受伤而报废,一路上换了数匹马,却怎么也没有唐军跑得快。

  每一次被唐军追上,他都不得不舍弃一部分族人兵卒断后抵挡唐军,结果他倒是屡次摆脱唐军,身边的战士却越来越少……

  到了赵信城下,回首看看身边聚拢着的数百名丢盔弃甲伤痕累累的,不禁仰天长叹,涕泪满襟。

  几日之前他还坐镇武川镇,麾下精锐兵卒数万,乃是薛延陀数一数二的权贵,结果短短几日过后,便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亡千里,将无数的族人舍弃在唐军的刀箭之下……

  纵然逃得一命,又怎有颜面回去见契苾部的父老?

  城上的守军早已发现了契苾可勒,起先并未认出他,派出了一队兵卒上前盘问,一问之下,方才知晓面前这位便是镇守武川镇的契苾可勒,等到得知武川镇已然失守,唐军正衔尾杀来,顿时一个个慌了手脚,连忙将契苾可勒迎入城内,一面向赵信城的守将泥熟汇报。

  城中一处宽敞的房舍之内,泥熟等不及契苾可勒休整进食,便派人将其叫到面前。

  “唐军已然全面开战?”

  泥熟皱着眉毛,颇为意外。

  他是夷男可汗的叔叔,今年已近六旬,不过身材健硕筋骨硬朗,望之不过是四旬左右的年纪,头发编成一缕一缕的小辫,脸上胡须茂盛,气概威武有若雄师一般。

  契苾可勒一脸憔悴,闻言颔首道:“正是如此,唐军陡然自白道而出,兵临武川镇城下,吾毫无防备,故而被唐军一举攻克,一路上多次摆脱唐军追杀,方才逃到此地。”

  泥熟奇道:“大度设呢?统御将近十万大军进入漠南,纵然有何闪失,亦不至于全军覆灭,何以不给你报讯呢?再者说,大度设出征之时,大汗千叮咛万嘱咐,令其务必不可与唐军正面开战,难道只是因为威逼定襄城,大唐便不顾辽东之局势,悍然同薛延陀开战?这没道理呀!”

  契苾可勒一脸苦涩,两手一摊,无奈道:“吾又怎知其中关窍?总之大度设半点生息也无,以吾看来,怕是凶多吉少。”

  “怎么可能?那可是十万兵马!各个皆是薛延陀的精锐,还有数千回纥铁骑,纵然战败,亦不可能全军覆没,天底下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其彻底摧毁!”

  看着泥熟固执的吹胡子瞪眼,契苾可勒没心情跟他掰扯争论,只是淡然说道:“武川镇失守,吾罪无可恕,自当亲赴大汗面前请罪,只是唐军已然衔尾追杀而来,以吾之见,其目的怕是要直捣郁督军山,故而还请你立即调拨兵马固守赵信城,同时派人前去可汗牙帐报信,请求援军支援。”

  泥熟也紧张,问道:“唐军多少兵马?”

  他曾率军与唐军多次交战,知道唐军的战斗力不弱,最重要是唐人无耻,常常凭借人多势众以众凌寡,每次交战都派出数倍于敌人的大军,全线推进穿插迂回,使得敌人顾此失彼应接不暇,稍稍露出破绽便一败涂地。

  没办法,汉人多呀……

  契苾可勒想了想,道:“吾亦没有准数,但是观望其军阵规模,恐怕不下于两万人。”

  “两万人?”

  泥熟瞪起眼珠子:“区区两万人,你便能丢了武川镇?区区两万人,你便让老夫去向大汗求援?是你契苾可勒越来越没出息,还是认为我泥熟老迈不堪,提不得刀,拉不得弓,早该去地底下伺候我铁勒部人的列祖列宗?”

  简直荒谬!

  两万唐军能做个甚?

  顶了天就像是当年李靖那般千里突袭,趁着颉利可汗疏忽不备,大破突厥牙帐覆灭東突厥。

  眼下他已然有了准备,唐军玩不了突袭,又有何足道哉?

  你以为你丢了武川镇,老子还能也丢了着赵信城?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唐锦绣http://m.szaol.com/tiantangjinxiu/天唐锦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唐锦绣》版权归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