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第一百四十六章 李二的悲观

推荐阅读:上门女婿全球高武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校花的贴身高手剑从天上来牧神记武炼巅峰逆天邪神超凡黎明天道图书馆
  内侍端上来香茗,放在李承乾手边的茶几上,有身段儿玲珑相貌秀美的侍女上前斟满了茶杯。

  李承乾大病未愈,又历经一番惊吓,正口渴得很,却不敢喝……

  在李二陛下面前,他总是无时无刻的充满了战战兢兢,唯恐自己稍有不当之行为言辞,会被父皇所嫌弃厌恶。

  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父皇,对于继任者的儿子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

  李二陛下问他对于中枢重臣的调整有什么看法,打死他也不敢说自己有看法。

  不过……

  “儿臣愚钝,对于房俊之任命有所不解,还请父皇解惑。”

  李承乾虚心说道。

  “哦?有何不解,说来听听。”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面露微笑。

  他喜欢这等非是一味盲从的态度,身为储君,未来帝国的扺掌者,哪怕做不到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也务必要有自己的见解,并且坚持自己的见解,而不是听从手下大臣的怂恿。

  李承乾心里想着房俊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让他在对李二陛下无限崇慕之时,亦要适当表达出敢于质疑皇帝的勇气,但是这份质疑,要适当的放在一些无关大局的细枝末节……

  心念电转,李承乾说道:“按理说,房俊固然年轻,却功勋赫赫,这些年立下的功勋照比那些个开国之臣亦是毫不逊色,纵然升官晋爵,天下亦无人不服。可父皇念其年轻,唯恐将来封无可封、赏无可赏,故而一直压着房俊的官职爵位,甚至屡屡因为一些小错,将其降职降爵,儿臣深感赞同。只是这一次,父皇为何不仅任命房俊为兵部尚书,且敕封其太子太保之职?如此一来,房俊可就算是堂而皇之的成为朝廷重臣,大权在握,距离登阁拜相,也仅有一步之遥,这可是违背了父皇一贯的心思,儿臣疑惑不解……”

  李二陛下性格强势,刚烈无俦,却从来都不是那等听不得谏言之人。

  魏徵成天怼到晚,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亦能闹得沸沸扬扬令他下不来台,他照样能够忍着气表达出恢弘气量,又岂能容不得自己儿子的质疑?

  所以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深感欣慰。

  身为储君,就是要自己的主见,而非是人云亦云,哪怕是面对自己的父皇……

  李二陛下心情大好,呷了一口茶水,吩咐左近的内侍:“命御膳房准备今日之晚膳。”

  而后对李承乾道:“晚上留下来陪为父用膳,咱爷俩好好喝一杯。”

  李承乾心中触动,似乎自从女后殡天之后,自己已经不曾有过与父皇单独用膳……

  “喏。”李承乾觉得胸中激荡,眼中似有水气泛起,赶紧应了下来。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这才说道:“为父以往极力压制房俊,即便是其在漠北立下不世之战功,亦要挑起错处,予以打压,非但不曾嘉奖,反而去职降爵。非是父皇寡恩,实是无奈之举。”

  李承乾感激道:“儿臣省得,父皇乃是为了将房俊留给儿臣大用,若是如今加官晋爵,导致封无可封,以后儿臣如何恩出于上、以示殊遇?只是如此却为父皇招致不少非议,儿臣惶恐。”

  李二陛下欣然道:“太子能够明白为父之良苦用心,为父即便背负一些非议,又有何妨?为父之基业,这数万里之锦绣江山都将交付于你,只要你能够守得住这一份家业,为父在所不惜。”

  “儿臣惶恐,恐怕有负父皇所托!”

  李承乾诚惶诚恐,赶紧起身下拜。

  李二陛下无奈的摆摆手:“此间唯有你我父子二人,何必这般拘谨?敞开了说说话,无妨。”

  “喏。”

  李承乾这才起身,坐回到椅子上。

  李二陛下剑眉微微蹙起,沉声道:“只不过最近,为父发现长安城中有一股难以言喻之气氛,有些人私底下小动作不断,心思叵测。放在平常,为父自然不以为意,只不过东征在即,为父定然要御驾亲征,留下你监国,届时长安空虚,唯恐这些人骤然发难。”

  李承乾忙道:“父皇放心,儿臣固然不成器,但是自忖还守得住这长安城,又有卢国公、房俊等人忠心看护,纵然有屑小不轨,亦能将其剪除,恭迎父皇凯旋之时!”

  开玩笑,父皇御驾亲征,他这个太子若是连监国都干不好,哪里还有资格继续当这个储君?

  李二陛下却摇摇头,对于李承乾的自信不以为然,沉声道:“卢国公年事渐高,已然渐渐淡出军队之核心,旗下右武卫此次将会随同为父开往辽东,手中无兵,谁听他的?房俊倒是有右屯卫在手,但是无论其战功多么显赫,到底在资历之上差了太多,哪怕他敢于同一些人硬怼,可终究是落在下风,朝中那些个随风观望之人,未必会跟他站在一起……”

  李承乾悚然一惊。

  父皇说房俊敢于同一些人硬怼……这岂不是已经点明了父皇防备的是何人?

  难道他居然有谋逆之心?

  太不可思议了!

  怪不得父亲这一次一改往日打压之常态,不仅允准了房俊兵部尚书的职位,更敕封其太子太保的官衔,一次来提升房俊之地位,亦是向朝野上下表达了皇帝的态度——房俊才是皇帝的大力简拔的近臣!

  李承乾有些脸色发白,犹豫道:“这个……父皇,不会吧?”

  李二陛下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低沉:“会还是不会……谁又能知道?有些事情在未发生的时候,我们自己都不相信他会发生。可是当事到临头,即便是再不可思议之事,亦完全有可能发生,有的时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时势会推着你往前走,绝不会顾忌你的意志,成则为王,败则为寇。”

  想当年,他又何尝想过自己会与手足兄弟有兵戎相见的那一天?

  玄武门大获全胜,他又何尝有过杀兄弑弟之决心?

  射杀了李建成、李元吉,他又何尝忍心将兄弟的子嗣尽皆诛除、斩草除根?

  当他身处那个漩涡之中,时势推着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愿意或者不愿意,都要做出那个决断。

  他如果想要违抗时势……

  就唯有兵败如山倒,并且为之付出惨痛至无法承受之代价。

  不发动玄武门之变,他失去的不仅仅是皇位,亦不仅仅是他的性命,还有麾下天策府无数兵将之性命,还有秦王府上下数百口之性命……

  不杀李建成、李元吉,他就坐不上皇帝的位置,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推翻!

  不诛杀李建成、李元吉之子嗣,终有一日,玄武门必会重演,到那个时候,死的就是他李二!

  他能怎么办?

  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李承乾看着李二陛下眼色阴晴不定,便知道父皇这是想起了那一桩被他视为平生之悔恨、却又缔造了他辉煌之人生的玄武门之变。

  每当这个时候,父皇的情绪都会变得揣摩不定,李承乾大气也不敢出,低眉顺眼,不敢出声……

  良久,李二陛下才缓缓吐出口气,嗟叹道:“都说天家无情,非是人无情,而是诸般利益牵扯在这天下至尊的权力之中,每一样都会被放大至无可遏制之地步,寻常可以舍弃的,如今可能连命也要舍弃,寻常可以争取的,如今就要用鲜血去争……这就是天家,人有情,然利益无情,可是人生在世,无论九五至尊亦或贩夫走卒,又有谁能摒弃利益呢?既然无法摒弃,那就只能陷身其中,随波逐流。”

  李承乾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刚刚洗干净的脸,这会儿又被涔涔冷汗所浸透……

  他终于听明白了,或许在明天,皇家就将有一场血腥的变故,就犹如当年的玄武门之变那样,谁想活下去,谁就得狠!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哪怕是兄弟手足、哪怕是袍泽战友!

  李承乾这会儿唯有一个念头,他想哭……

  父皇啊!

  您自己统帅百万大军御驾亲征威风八面,却将儿臣留在长安,面对这等凶残危险之境地?

  不厚道哇……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唐锦绣http://m.szaol.com/tiantangjinxiu/天唐锦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唐锦绣》版权归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

27鎶 | 27鎶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