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第二百零四章 冤哉枉也

推荐阅读:
  长孙冲面色铁青,紧紧握着拳头,愤怒的瞪视着程务挺。

  他固然身犯重罪,固然流亡天涯,固然有若丧家之犬,但他是长孙家的子孙,是一手缔造了这个国家的功勋之后,他有他的骄傲!

  何曾被程务挺这等人物嘲笑讥讽?

  程务挺站住脚步,轻蔑的笑容浮现,指了指那如墙林立的横刀长矛,悠然道:“怎么,长孙公子对卑职的话语甚是不忿?没关系,若是您认为卑职说得不对,那么就证明给卑职看——现在就冲过去,用你的勇敢和无畏,去证明你的倔强和骄傲,如果你做得到,卑职给您叩头赔罪,如果您做不到,那就给卑职收起那一副看似刚强不屈形势所迫,实则摇尾乞怜寡廉鲜耻的嘴脸,如何?”

  长孙冲面红如血,羞愤欲绝。

  冲上去?

  他可以肯定,这些兵卒衙役会立即以“拘捕”为名,用雪亮的横刀将自己斩成十七八块!

  含羞忍辱?

  这一番话简直将他所有的骄傲和矜持都给剥得干干净净,狼狈丢脸有若丧家之犬,今日之后,“面对抓捕不惜丢弃尊严哀求长乐公主就下自己性命”的话语定会传遍长安,不仅自己成为寡廉鲜耻全无气节的懦夫,整个长孙家也将背负无尽的耻辱。

  然而……

  大丈夫能屈能伸,审时度势,岂能在明知程务挺不敢不遵从长乐公主的命令,故而以言语相激希望自己走上绝路的情况下,依然愚蠢的钻进他的圈套,令这些人达成目的?

  长孙冲觉得他能忍。

  但是他能忍,却有人忍不了……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车夫猛地冲出来,怒吼一声:“长孙家世代勇武,纵横六镇,焉能受尔这等小人所辱?”

  他自怀中掏出一柄匕首,扑向程务挺。

  “嘣嘣嘣”

  一连串弓弦震响,数支弩箭离弦而出,顷刻间钉在车夫身上,强大的力量将车夫的身形冲得倒向一侧,发出一声惨嚎便倒地不起。

  短短的弩箭狠狠扎进他的身体里,只剩下短短的一截尾羽……

  长孙冲霍然变色,想要上前查看,脚步刚动,却发现所有的弩箭、横刀尽皆对准他,似乎只要他稍稍有所异动,便会将车夫一样被射成一个刺猬,倒毙当场。

  不得不收住脚步。

  程务挺冷笑一声:“长孙公子果然是俊杰,颇识时务,相比起来,这个车夫却是蠢得可以,明知必死而冲锋,以为用他的鲜血就可以洗刷长孙家的耻辱?愚蠢!再多的鲜血,也湮灭不了长孙公子求生之心……不知长孙公子以为然否?”

  长孙冲面色煞白,呆愣愣的看着地上犹自挣扎哀嚎的车夫。

  顷刻之间,哀嚎渐渐低微,挣扎渐渐停息,连同着车夫一起死去的,还有长孙冲所有的尊严和骄傲。

  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只街头流浪乞食的野狗,毫无尊严,绝无气节,任打任骂连生命都需要别人的施舍,还要被人狠狠的将头颅踩在泥泞里,肆无忌惮的羞辱……

  程务挺撇撇嘴,看着失魂落魄的长孙冲,有些失望。

  你倒是有点骨气,不要命的冲上来啊?那样一来咱就不必有太多顾忌,一顿乱箭乱刀将你解决就算完事。

  可长孙冲能忍,能装孙子,他便束手无策了。

  毕竟这可是长孙家的长子嫡孙,又曾是陛下钟爱的女婿,固然曾因悖逆之事触犯刑律,可贵族之间的体面却不容亵渎,皇帝可以将其各种方式处死,却绝对不能任由其卑微的死于兵卒衙役之手。

  程务挺不再理会长孙冲,迈步走远,叫过自己的心腹,低声吩咐道:“速速前往书院,通知房少保一声,就说长乐公主袒护于凶犯,此间之事吾不能决断,请他前来定夺。”

  “喏!”

  那心腹得令,转身上马,疾驰而去。

  程务挺见到心腹远去,提高声音下令道:“左右前后,尽皆派出探哨,严密封锁,若有人胆敢靠近,一律驱逐!拒不听令者,杀无赦!”

  “喏!”

  周围兵卒衙役行动起来,此时天色已然全黑,一支支火把燃起,将道观之外方圆数十丈的地方照得灯火通明,纤毫毕现。

  围成铁桶一般。

  ……

  道观之内。

  侍女将晚膳端来,却被长乐公主挥手斥退。

  此刻长孙冲就在门外,命在旦夕之间,她哪里还有心情用膳?

  固然对长孙冲诸般埋怨,时至今日也早已划分得清清楚楚,绝无半点瓜葛,可毕竟曾夫妻一场,若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京兆府缉拿,关入大牢,直至最后明正典刑,不仅于心不忍,更心存愧疚。

  因为长孙冲正是前来此地见她,方才落入京兆府的罗网……

  想起刚刚程务挺干脆利落拒绝自己命令的强硬,长乐公主便忍不住抿了抿嘴唇,恨恨的哼了一声。

  什么人带什么兵,房俊的麾下,也尽是些棒槌……

  居然还拿什么京兆尹来搪塞自己,真以为自己不问政事,就看不出他们玩弄的那些把戏?

  自己只不过提出让房俊前来,便让程务挺露出了马脚,马周正直刚烈,若是令由他出,焉能允许房俊插手其中?别说是房俊了,就算是长孙无忌、房玄龄之辈,亦不能让马周无视律法、将朝廷侵犯卖做人情!

  只是稍后房俊前来,自己要如何跟他求情,绕过长孙冲一命?

  若是房俊干脆利落的拒绝自己,固然不忍见到长孙冲身陷囹圄,总归倒也清爽一些,可万一房俊那厮趁机提出种种条件……

  想到房俊于长孙冲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及自己无故被夹杂在其中的无奈,长乐公主伸手扶额,一筹莫展。

  丹房外脚步响动。

  一个女尼走入丹房,轻声道:“殿下,房少保求见。”

  长乐公主心中顿时一紧,道:“让他进来吧。”

  “喏。”

  待到女尼退出,长乐公主赶紧正襟危坐,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以此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

  不知为何,这等情形之下与房俊相见,令她没来由的有些心慌,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心念未落,房俊已经大步走进来,走到房中站定,一揖及地,恭声道:“微臣见过殿下!未知殿下夤夜相召,有何吩咐?”

  长乐公主做在那里,眼皮微不可察的跳了一下,先是挥挥手将房间内的侍女都斥退,待到只剩下他们两人,这才清声道:“打扰房少保歇息,实在是情非得已,还望见谅。”

  房俊早已直起身,闻言粲然一笑,道:“你我之间,亦曾同生共死,情分非比寻常。若有必要,微臣依旧会挡在殿下身前,百死而无悔,又何须说出这等客套之言呢?殿下有命,只管吩咐,微臣莫不遵从。”

  长乐公主觉得自己手心有些冒汗,什么同生共死,什么情分非比寻常,什么挡在殿下身前白死而无憾……这些浑话听上去似乎合情合理,但是细细琢磨,却难掩其中更深层次的意味。

  这令她有些羞恼,不过看房俊的态度似乎对于自己的请求不会拒绝,这又让她悄悄松了口气。

  罢了,谁叫自己有求于人呢?

  言语之上被他占一些便宜,且由着他去吧……

  想到此处,长乐公主抬起眼眸,与房俊对视,轻声道:“房少保乃当世豪杰,本宫焉敢颐指气使?只是房少保亦知本宫与长孙冲之恩怨,不忍其命丧黄泉,想要求房少保网开一面,放他一马如何?”

  房俊站在房中,面容严肃,陷入沉默。

  长乐公主一颗心顿时提起,纤手下意识的攥紧,唯恐接下来就听到房俊断然相拒,甚至将长孙冲就地格杀。

  没有什么是这厮不敢干的……

  良久,房俊方才开口,没有答允,亦没有拒绝,而是淡然问道:“若是陛下在此,不知殿下是否仍可为长孙冲求情,请求赦免他的性命?”

  长乐公主俏脸变色,娇躯微微一颤。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
手机看天唐锦绣http://m.szaol.com/tiantangjinxiu/天唐锦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唐锦绣》版权归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