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一十一章【绝杀】(上)

推荐阅读:
  白云飞笑道:“还是比你来得晚,被你抢先一步。”

  陈昊东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笑容不变道:“我就算来的再早,也订不到穆先生平时的位子,那张桌子除非穆先生亲来,任何人都订不到。”

  白云飞看了看自己平时坐的地方,仍然是空无一人,他并没有过去坐的意思,微笑道:“那你订了什么地方?”

  陈昊东道:“水韵阁。”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客随主便,我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凡事都要懂得变通你说是不是?”

  陈昊东跟着笑了起来,白云飞的态度让他对今天的会面开始乐观起来。

  喝着热腾腾的祁门红茶,品尝着精致的茶点,透过水韵阁的窗户一样能够看到浦江的风景,白云飞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为最好的位子其实只是一种习惯,换个角度去看风景倒也不错。

  陈昊东主动为白云飞续了杯茶道:“我今天请穆先生过来就是聊聊天,没有别的意思。”

  白云飞微笑重复道:“没有别的意思?”他省略了两个字,才怪!

  陈昊东道:“现在时局动荡,我心里不安啊,穆先生是租界的老人,也是我尊敬的前辈,不瞒您说,小弟也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白云飞道:“请教二字可不敢当,其实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算是多了点见识,可毕竟还是老了,眼光和头脑都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你若是愿意,就说出来探讨一下吧。”

  陈昊东听出白云飞对自己刚才用上老人一词的不满,其实他并没有影射白云飞的意思,咳嗽了一声道:“穆先生有没有关注满洲的事情?”

  白云飞道:“张同武遇刺那么大的事情,全国上下都传遍了,这阵子报纸上全都是关于他的事情,我想不关注都难啊。”他已经意识到陈昊东的谈话应该和张凌空有关。

  陈昊东道:“听说张凌峰继承了军权,现在北满已经在他的实际控制下了。”

  白云飞道:“他?他只怕有其名而无其实,如果他只是一个虚名倒还罢了,如果他当真当了北满军队的家,我今儿把话就撂在这里,用不了多久,他老爹的地盘就会被他给败得干干净净。”

  陈昊东笑了起来:“我和穆先生的看法是一样的。”

  白云飞道:“咱们是在黄浦,满洲离咱们这么远,就算火真烧起来也蔓延不到咱们这里。”

  陈昊东道:“穆先生忘了张凌空了吗?”

  白云飞怎么会忘?知道陈昊东早晚会把话题都到他的头上,他端起茶盏喝了口茶,并不急着说话,他倒要看看陈昊东怎么说。

  陈昊东道:“张凌空将新世界的那块地转让给了任督军,穆先生不知道?”

  发生在白云飞眼皮子底下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张同武的死,影响最大的就是张凌空,他和张凌峰不睦,过去张凌空是张同武请来为张家经营财产,以便为以后留下一条退路,无论少帅张凌峰如何质疑他,张同武对他始终深信不疑,可现在张同武遇刺,张凌空也失去了最坚强的支持和后盾,张凌峰十有八九不会再用他,而且还极有可能剥夺张凌空对黄浦物业的管理权。

  张凌空将新世界转让给任天骏,虽然不清楚具体的价格,可白云飞认为一定是半卖半送,张凌空急需找到一个新的支持,如果找不到新的靠山,他在黄浦苦心经营的一切很快就会化为泡影。

  白云飞道:“听说了,任督军好像要在那里给他的父亲修一座陵园。”

  陈昊东叹了口气道:“有权果然是可以任性的。”

  白云飞将手中的茶盏放下,陈昊东又给他倒了杯茶,抬起双眼望着白云飞,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诚恳目光:“其实黄浦这么大,可以容纳好多人。”

  白云飞笑了:“我不管别人,只要自己过得安心就好,我这个人也没什么太大的野心,小富即安,只要我手下的那帮兄弟能够吃饱饭,我就别无他求了。”

  陈昊东暗骂白云飞虚伪,表面上却还要装出赞成的样子点了点头:“对了,满洲最近出了不少的事情,据说索命门的骆长兴和手下四大得力干将全都死在了奉天黄土岗。”

  白云飞内心一沉,他拿起茶盏又喝了一口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索命门做的是杀人的生意,他们有这样的下场也不足为奇。”

  陈昊东道:“索命门树倒猢狲散,现在只怕没有人再去找罗猎复仇了。”

  白云飞道:“你这么肯定是罗猎做的?”

  陈昊东道:“不是他还有谁?他杀了骆红燕,骆长兴率人去找他报仇,结果反被他所杀。”

  白云飞笑了起来:“陈先生真该去做侦探,剖析得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倒觉得骆长兴的死没什么好同情的,他们索命门做得什么生意,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身为门主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急于组织报仇,其实已经犯了大忌。”

  陈昊东道:“穆先生难道不好奇,最初到底是谁雇骆红燕去杀叶青虹的?”

  白云飞道:“何止好奇,我非常关注,毕竟罗猎夫妇都是我的朋友,外面的传言很多,有不少人说是你策划了这件事。”

  陈昊东摇了摇头道:“我没做过。”

  白云飞道:“可差点把叶青虹杀死的人是你的手下。”

  陈昊东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知道是罗猎杀死了骆长兴?”

  白云飞道:“推测!”

  陈昊东道:“其实我始终在关注着罗猎在满洲的一举一动,他的行踪是我派人透露给骆长兴的。”

  白云飞道:“你啊,你就不怕罗猎知道回头找你算账?”

  陈昊东道:“你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

  白云飞脸色一沉,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陈昊东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秘密,就像你白先生的身份,就像你白先生想借刀杀人将我赶出黄浦,让我和罗猎拼个你死我活。”

  白云飞冷笑道:“血口喷人,我来喝茶,你却喷了我一身的脏水。”他扬起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并不是摔杯为号,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

  陈昊东道:“杨四成是我盗门中人,我就算想杀叶青虹也不会用自己的人去做,这件事摆明了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我。”

  白云飞道:“不错,你们盗门中的事情,盗门自己去解决,我对此不感兴趣,还有,罗猎夫妇是我的朋友,无论谁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的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掷地有声。

  陈昊东道:“你以为罗猎看不透这个局?就算他当时没看透,索命门找他报仇之后,他也不难查出。”

  白云飞道:“那你应该感到害怕了,罗猎说过给你两个选择。”

  陈昊东道:“我不走,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反倒为白先生担心,如果他回来,还不知道谁会先死。”

  白云飞暗自吸了一口冷气,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担心这件事,本以为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事后却偏偏出了那么多的纰漏。

  陈昊东道:“我们这样的人并不适合有朋友,白先生……”

  白云飞已经站起身来:“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陈昊东道:“无论你愿不愿谈,我都要奉劝您一句,罗猎只要回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老一小坐在狗拉的雪橇上,撒欢跑在雪夜之上,罗猎和叶青虹并辔而行,两人微笑着对望了一眼,藏不住眼睛里的柔情,罗猎笑道:“人老如顽童,我现在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叶青虹道:“不知道你老了是不是也这个样子。”说到这里她心情又是一黯,随着九年之约的临近,罗猎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不知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或许一切都只是一个奢望罢了。

  罗猎道:“将来你就会知道。”他的笑容如此温暖,他的语气如此笃定,这让叶青虹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像罗猎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困难能够难住他?他既然答应了会回到她们母女身边,就一定会。

  海明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到北国,对白雪皑皑的世界感到惊艳,不时发出夸张的赞美声,张长弓一脸宠溺地望着她,海明珠道:“木头,你总是看着我做什么?”

  张长弓憨厚笑道:“我媳妇儿好看。”

  海明珠俏脸一红,呸了一声:“没羞没躁!”在后面驾驭马车的铁娃却顺着风听了个清楚,忍不住大笑起来。

  海明珠瞪了他一眼:“小子,你笑个屁啊!”

  铁娃道:“师娘,我师父夸你好看呢。”他嗓门本来就够大,这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海明珠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抬头看到了远处的村庄,慌忙转移话题道:“是不是到地方了?”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马家屯到了!”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szaol.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