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猎天下|第六十七章 小爷我不服!

推荐阅读:
  距离断龙台还有二十余丈的时候,断龙台上恨山宗的长老见到终于有人要登上来,也是精神一震。这一夜过的稀奇古怪,心里忐忑无比,终于要结束了。

  就在这时候,李少伟忽然感觉一股犀利的杀气穿透了自己的身体一般,一阵疯狂的呼啸声平地而起,直奔自己而来。

  李少伟并不是弱者,要是仅仅凭着运气,也无法走到断龙台前。可是李少伟的长处并不在敏捷上,而是在于力量。这一箭来的突兀至极,李少伟刚刚听到风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黝黑的长箭就钉在他的脚前。

  像是在示威一样,黑色长箭的尾羽在轻轻的动着。

  李少伟犹豫了一下,侧头看着长箭飞来的方向,眼神里充满了纠结。并不是仅仅因为这一箭的速度,而是射箭的人似乎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出什么反应,才能把长箭射入自己身前三寸之地。

  难道这就是万立群和于望止步不前的原因?李少伟判断清楚形势,自己要是再向前走一步的话,下一箭射的怕就不是自己脚前的大地了。

  自己能躲过去吗?就算是牺牲了纹刻兽帮自己抵挡,似乎自己也无能为力。林中那人要是想击杀自己,一支冷箭就足够了。那人并不想杀自己,要是这点眉眼高低再看不出来,那可真就是该死了。

  简单的盘算之后,李少伟无奈的收起纹刻兽,从怀里取出两个葫芦,一个扔向纹刺于望,一个扔向战熊万立群,瓮声瓮气的说道:“喝酒!”

  说完,自己从腰间取下自己的酒葫芦,咕嘟嘟的喝了一大口,刚刚的长箭,像是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就对了,要是能上去,我们还不上去?”于望灌了一大口酒,憋了半晌,**的酒像是一团火灼烧着于望的胃。过了良久,才哈出一口酒气,说道。

  “总是不甘心。”李少伟看着于望和万立群,脸色古怪的问道:“你们俩的耳朵呢?”

  “别提了,碰到楚中泽了。”万立群无奈的说。

  简单的叙述,生死倏忽,无法用言语形容。李少伟听的惊心动魄,用以下酒,每一次感慨,就是一口酒吞下去。在万立群有些笨拙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就像是风干了多年的腊肉一样,可入味,可佐酒。

  男儿汉之间的血染出来的情谊,比陈年美酒更辛辣,更够味道。

  “楚中泽都死了?那人叫步离吧,他怎么想。”听完之后,李少伟想不懂,问道。

  “不知道,既然他有他的主意,我们又承了他的情,自然不会上去。”喝了几口烈酒,于望的精神头看上去好了很多,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些汉子,有些话没有必要说的慷慨激昂,没有必要说的热血沸腾。

  正说着,台上恨山宗的长老远远的看着步离隐匿身形的方向,道:“来到断龙台前,为何不登台?”

  步离这一路走来,看见的血腥厮杀太多了,心境和刚刚来到神遗山脉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如果说刚来的时候是因为对胡武的信任,或是对进入恨山宗还有一点期待的话,那么现在的步离已经对这些宗派,对魂澜大陆的冷漠恨之入骨。心中的那一丝倔强也被激发出来,不想再后退半步。

  角斗场?操!凭什么!

  步离根本没有搭理恨山宗的长老,身子一侧,像是人猿一样在山林里快速的移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神遗山脉似乎“动”了一下,星空扭曲了一下。步离感觉到一阵轻松,自从进入到神遗山脉之后那种无所不在的被窥觑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恨山宗的长老原本在断龙台上一直坐着,这时候忽然站起来,仰头看着半空,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连笼罩神遗山脉无数年的魂力大阵都出现了波动变化?这是怎么了?

  难道说是因为这小子?恨山宗的长老见发生了巨变,不愿再耽搁拖延,就算是办事不力总要比消极怠工强一些。

  难道是罗宗主对楚中泽的死很不满意?恨山宗长老看着步离在山林中隐约出现的身影痛恨无比。原本一直顺风顺水进行的“遗族大试”忽然出现变化,一定是因为这小子。

  眼神随着步离的身影而动,这么想,自己的猜测怎么没错。

  断龙台上的恨山宗长老冷笑一声,刚刚见步离狙杀楚中泽,却并不杀人切耳,而且对楚中泽腰间一串左耳并不感兴趣,已经猜到步离捣乱的心思。双手擎空,嘴唇动着,仿佛在吟诵一个极为艰难艰涩的咒语。

  阵法大变,自己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回去后有什么后果,根本就不用想。

  半空中的天幕骤然出现,一道光柱落下。步离感觉到自己的身影被锁定,身影动的更急。可是随着光柱落下,就像是被一道绳子缠绕住了一般,捉出山林,甩到断龙台前十余丈的草地上。

  随后光柱变化,化作囚笼,死死的困住步离。光柱囚笼之间的步离被摔得闷哼一声,身子勉强侧了一下,背后的牛角长弓没有受损。一身草屑,蔡小仙亲手缝制的兽皮凌乱,步离并不狼狈,却像是被困的荒兽一样恶狠狠的额看着对面的恨山宗长老,寻觅着属于自己的机会。

  “一个西山遗族而已,居然敢在本长老面前这么嚣张。”恨山宗长老趾高气昂的站在断龙台前,指着步离道,“敢在遗族大试里捣乱,今天定要把你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步离像是一只山林中的饿狼一样狠狠的盯着对面的恨山宗长老,被困之后,心里有些悔意,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些统治魂澜大陆许久的宗派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躲得足够远,却没想到阵法还没有开启就已经把自己困住。

  悔意只是一闪而逝,既然你自己莫名走到了这一步,再怎么后悔都是没有用的一种情绪。步离单膝及地,倔强的仰着头,看着恨山宗长老,积攒着自己的魂力。就算是无法逃走,也要狠狠的咬上一口才行。

  自从知道蔡小仙被魂澜大陆的一个宗门的公子看上之后,步离知道,自己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天来的如此快。

  看见步离倔狠的盯着自己,像是想在自己身上剜掉一块肉似的。恨山宗的长老脸上戾气大盛,藏青色的长袍鼓动,右手手指虚弹。

  “嗖……”一声急响,一道拖曳着长长浅蓝色虚影的光芒冲着步离射了过来。

  步离刚要闪避,周围的光柱忽然开始移动,就像是被五花大绑一样,光柱里渗出的力量把步离死死的困住,一动都无法动。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光芒击中自己左肩,“噗嗤”一声,一个血洞出现,鲜血喷涌而出。

  居然连躲都不能躲,步离无奈的很。敌人太过于强大,以至于自己连挣扎都显得有些徒劳。束手待毙?那不是步离的性情。调动自己刚刚能掌握的血脉之间困扰了自己十年的自愈能力,把刚刚的伤口收紧,缩小。

  鲜血止住,周围的血肉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微微的蠕动着,开始肉眼可见的生长、愈合。

  见步离身上居然出现这种变化,恨山宗的长老惊奇的“咦”了一声。这种血脉的力量,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遗族的身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魔族的血脉的能力?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样,也都是苟延残喘而已。恨山宗的长老随即不屑的看着步离,摆出一副猫戏弄老鼠的玩耍态度,问道:“很有意思的年轻人。念在你年幼无知,你要是肯承认错误,自残一臂,我放你一条生路,那又如何?”

  步离依旧像是一只受了伤的饿狼一般恶狠狠的看着恨山宗的长老,背后长弓弓弦像是感受到步离身上的凌厉气息,开始嗡嗡作响,像是在呼唤着步离拉动长弓,痛饮敌血一般。

  自己做不到,步离全身肌肉紧紧的绷着,不管用多少力气,都无法摆脱看不见的绳索的束缚。自己用力大,那种束缚的力量也就越大。

  “哦?”恨山宗的长老笑道,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高高在上的说道:“居然不愿意?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蝼蚁,你们这些西山遗族的杂碎天生就是流淌着肮脏血液的杂种。给你们一个用这肮脏的血洗刷自己身上罪孽的机会,居然还会不满意。你的罪孽太深了,根本无法获得荣耀、力量和新生。”

  说完,又是一道拖曳着浅蓝色虚影的光芒射向步离。这一次,恨山宗长老没有心思再玩什么花样,一道魂术直接对着步离的头部射去!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纹猎天下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enlietianxia/,欢迎收藏
手机看纹猎天下http://m.szaol.com/wenlietianxia/纹猎天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纹猎天下》版权归原作者熊初墨舞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