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道武者路|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雄霸

推荐阅读:上门女婿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全球高武校花的贴身高手牧神记剑从天上来武炼巅峰逆天邪神超凡黎明天道图书馆
  此时已是初春时节,然而天山之巅地势绝高,古入云霄,山顶积雪终年未化。王宗一登上山顶,顿觉一股刺骨寒风,带着远离山下尘世舟清爽冷冽,扑面而至。

  他的目光并没有第一时间投向前方静侯的雄霸,而是先仔细地举目环顾了四周的景致。

  只见远处是连绵不绝的群峰,缭绕着一望无际mí茫云雾,浓稠得几乎就如同是在奔涌流泻的天河。白sè飘渺的云雾化作一道道匹练也似的巨浪,沸腾翻滚在茫茫云海间,令人观之心旷神怡,仿佛向前一步就可腾云登仙。

  山顶许多地方还是白雪皑皑,映着渐升的晨曦,到处泛着七彩的彤光,如梦似幻。时而风响如雷,被风扬起的雪hua纷纷洒洒,冰雪漫天飞舞,变幻无方,泛着夺目的辉光,更显绚烂。

  “好一处仙境妙地!”王宗赞了一声。单是察看四周景致,他已能看出许多东西:四周的岁寒冰霜、飘渺云海、怒号狂风,显然有利于雄霸修炼天霜拳、排云掌、风神tuǐ三大绝技,可以时刻观摩万千气象,启武学灵感:而借此天时地利施展三大绝技,威力甚至可以更增数成。

  另一方面,此处一峰孤绝,直冲云霄,倘若置身其中,必可尽瞰苍茫大地,一览莽莽群山,大有君临天下,主宰沉浮之势。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如此有利于修心养性”更增雄心霸念!

  故,此处举世无双的天赐宝地一直为雄霸独自享有。能够登上天山之巅,踏进天下第一楼的人简直寥寥可数,此处不但根本不屑寻常人进入,甚至也不容寻常分坛主或者帮派掌门进入,擅入者一一斩!

  当然,王宗要来,谁也拦不住他。雄霸既知如此,也就乐得大方,令文丑丑将王宗带来此处。

  在王宗观摩四周景象之时,雄霸的双目也在仔细打量王宗,从王宗的一举一动,乃至一呼一吸、眼神表情,从中推测王宗的底蕴。可惜修为到了王宗的地步,一切横练筋骨,内练真气已都返璞归真,不显于外。王宗此时的精神气又全部内敛成圆,只以平常人的度登上山顶”除了没有丝毫体力消耗迹象与畏寒姿态之外,让人丝毫看不出端倪来。

  雄霸看得眉头稍皱”其实在他看来,对方不明来路,且武功修为完美倒是其次,毕竟隐居山野的武林高人不少,偶尔调教出一两个一出江湖就身负不世业艺,且急于挑战强者扬名立万的弟子,并不为奇(剑晨就可以算是这种例子)。然而那样的年轻人心性毕竟缺乏历练,面对威震江湖几十年,手掌生杀大权,一言之下万众凛然的天下第一帮帮主,在其霸气威势震慑下,不可能毫无所动。无论是紧张、

  jī动、戒备、不屈、暗惧还是故作无事,都会有迹可寻。对付这种年轻人,雄霸即使不用武功,也实在有太多手段可以选择,大可迫之以势,动之以名,you之以利。

  然而王宗一举一动却纯乎自然,根本没有将对方的身份当一回事,从头到尾,看起来当真就像偶然兴起走到自己熟人邻居家串门一般。

  沉默片刻”见自己的威势无法让对方稍有动容,雄霸只能先开口询问:“汝是何人?为何做此孟浪之举,强闯天下会?”

  王宗闻言一笑:“我乃一介武夫,闻知雄帮主拳、掌、tuǐ三绝”

  冠绝武林,故来挑战,还望不吝赐教。

  至于讲到我的名号,王某本是无名之辈,当取名号以自勉,就姑且名为1丰洲武神,如何?”

  “中洲武神?”雄霸闻言1ù出一丝不屑冷笑:“狂童之狂也且!”

  王宗仍笑:“我听闻帮主原本也并非姓雄名霸,只是为寄寓雄心霸业,方才改名更姓为雄霸,如斯张狂,如今不也一偿溯愿?由此可见,人生天地间,怎可缺少了给自己订立名号,并从此承当名号所寄涵义的志向与勇誓”

  “说得好,哈哈”雄霸闻言不怒反喜,突然纵声长笑,笑声宏朗无比,恍如九霄龙吟,一时狂风jīdang,云海翻涌,霜雪飞扬,仿佛天地也不敢拂逆其意,逼得与他一起在笑!

  虽然雄霸并非天人,但身为万众之尊,受人心大势,霸道纵横,气吞河岳,席卷天下:又由于久在天山之巅,居心养性,体悟风云变幻,岁寒霜雪,已与此处环境相处共融,有了一丝天人感应的玄妙。只是他若离了此地,感应立告中断,终究不算真正的天人。

  笑罢,雄霸一声断喝:“也好,就让老夫一试你是否当得此名!”

  就在他正要举步之际,王宗却道:“且慢,凭空相斗,未免无趣。且我对雄帮主已有不少了解,雄帮主却对我一无所知,就此相斗,总是不公!”

  说完,王宗平举双手,虚虚握拳。顿时右手炽炎升腾,绽放眩目豪光,仿佛烈日当空,而左手却是寒冰凝聚,绽放晶莹浩光,仿佛寒月悬空。

  一时风雪全消,在王宗的右侧,一切冰霜落雪全部瞬间蒸沸腾,化为肉眼不可见的水蒸气,冲天而起,令空气为之扭曲bo动,直到升空十几丈后此时已是初春时节,然而天山之巅地势绝高,古入云霄,山顶积雪终年未化。王宗一登上山顶,顿觉一股刺骨寒风,带着远离山下尘世舟清爽冷冽,扑面而至。

  他的目光并没有第一时间投向前方静侯的雄霸,而是先仔细地举目环顾了四周的景致。

  只见远处是连绵不绝的群峰,缭绕着一望无际mí茫云雾,浓稠得几乎就如同是在奔涌流泻的天河。白sè飘渺的云雾化作一道道匹练也似的巨浪,沸腾翻滚在茫茫云海间,令人观之心旷神怡,仿佛向前一步就可腾云登仙。

  山顶许多地方还是白雪皑皑,映着渐升的晨曦,到处泛着七彩的彤光,如梦似幻。时而风响如雷,被风扬起的雪hua纷纷洒洒,冰雪漫天飞舞,变幻无方,泛着夺目的辉光,更显绚烂。

  “好一处仙境妙地!”王宗赞了一声。单是察看四周景致,他已能看出许多东西:四周的岁寒冰霜、飘渺云海、怒号狂风,显然有利于雄霸修炼天霜拳、排云掌、风神tuǐ三大绝技,可以时刻观摩万千气象,启武学灵感:而借此天时地利施展三大绝技,威力甚至可以更增数成。

  另一方面,此处一峰孤绝,直冲云霄,倘若置身其中,必可尽瞰苍茫大地,一览莽莽群山,大有君临天下,主宰沉浮之势。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如此有利于修心养性”更增雄心霸念!

  故,此处举世无双的天赐宝地一直为雄霸独自享有。能够登上天山之巅,踏进天下第一楼的人简直寥寥可数,此处不但根本不屑寻常人进入,甚至也不容寻常分坛主或者帮派掌门进入,擅入者一一斩!

  当然,王宗要来,谁也拦不住他。雄霸既知如此,也就乐得大方,令文丑丑将王宗带来此处。

  在王宗观摩四周景象之时,雄霸的双目也在仔细打量王宗,从王宗的一举一动,乃至一呼一吸、眼神表情,从中推测王宗的底蕴。可惜修为到了王宗的地步,一切横练筋骨,内练真气已都返璞归真,不显于外。王宗此时的精神气又全部内敛成圆,只以平常人的度登上山顶”除了没有丝毫体力消耗迹象与畏寒姿态之外,让人丝毫看不出端倪来。

  雄霸看得眉头稍皱”其实在他看来,对方不明来路,且武功修为完美倒是其次,毕竟隐居山野的武林高人不少,偶尔调教出一两个一出江湖就身负不世业艺,且急于挑战强者扬名立万的弟子,并不为奇(剑晨就可以算是这种例子)。然而那样的年轻人心性毕竟缺乏历练,面对威震江湖几十年,手掌生杀大权,一言之下万众凛然的天下第一帮帮主,在其霸气威势震慑下,不可能毫无所动。无论是紧张、

  jī动、戒备、不屈、暗惧还是故作无事,都会有迹可寻。对付这种年轻人,雄霸即使不用武功,也实在有太多手段可以选择,大可迫之以势,动之以名,you之以利。

  然而王宗一举一动却纯乎自然,根本没有将对方的身份当一回事,从头到尾,看起来当真就像偶然兴起走到自己熟人邻居家串门一般。

  沉默片刻”见自己的威势无法让对方稍有动容,雄霸只能先开口询问:“汝是何人?为何做此孟浪之举,强闯天下会?”

  王宗闻言一笑:“我乃一介武夫,闻知雄帮主拳、掌、tuǐ三绝”

  冠绝武林,故来挑战,还望不吝赐教。

  至于讲到我的名号,王某本是无名之辈,当取名号以自勉,就姑且名为1丰洲武神,如何?”

  “中洲武神?”雄霸闻言1ù出一丝不屑冷笑:“狂童之狂也且!”

  王宗仍笑:“我听闻帮主原本也并非姓雄名霸,只是为寄寓雄心霸业,方才改名更姓为雄霸,如斯张狂,如今不也一偿溯愿?由此可见,人生天地间,怎可缺少了给自己订立名号,并从此承当名号所寄涵义的志向与勇誓”

  “说得好,哈哈”雄霸闻言不怒反喜,突然纵声长笑,笑声宏朗无比,恍如九霄龙吟,一时狂风jīdang,云海翻涌,霜雪飞扬,仿佛天地也不敢拂逆其意,逼得与他一起在笑!

  虽然雄霸并非天人,但身为万众之尊,受人心大势,霸道纵横,气吞河岳,席卷天下:又由于久在天山之巅,居心养性,体悟风云变幻,岁寒霜雪,已与此处环境相处共融,有了一丝天人感应的玄妙。只是他若离了此地,感应立告中断,终究不算真正的天人。

  笑罢,雄霸一声断喝:“也好,就让老夫一试你是否当得此名!”

  就在他正要举步之际,王宗却道:“且慢,凭空相斗,未免无趣。且我对雄帮主已有不少了解,雄帮主却对我一无所知,就此相斗,总是不公!”

  说完,王宗平举双手,虚虚握拳。顿时右手炽炎升腾,绽放眩目豪光,仿佛烈日当空,而左手却是寒冰凝聚,绽放晶莹浩光,仿佛寒月悬空。

  一时风雪全消,在王宗的右侧,一切冰霜落雪全部瞬间蒸沸腾,化为肉眼不可见的水蒸气,冲天而起,令空气为之扭曲bo动,直到升空十几丈后找到酣处,王宗知双眼亮,闪烁着〖兴〗奋喜悦的目光,沉溺在新的武学意境中。他的武功自成一派,所有内功招式全部来自几本武功秘籍,外加实战检验,从来无明师指导。此番与一个招式造诣更胜自己的高手的交手,王宗从中取长补短,心头豁然开朗,如同翻越高山之后看到了以前从来未现的美境。

  雄霸却越战越是浓眉紧锁,他早已能觉察对手的内力比他至少要高出一筹,这也罢了,但问题是jī战至今,他至少已有十几次重重击中对手。即使对手的内力比他要强出两三倍,此时也早该吐血倒地才对。

  要说对手的内力比他强出不止两三倍,又久修金钟罩一类护体神功,或许还说得过去。

  但实际情况却又不像,他每次击中对手时,总能感感应自己的凌厉劲气已摧毁对手的护体真气,并摧枯拉朽地入侵对手〖体〗内经脉”在五脏六腑内肆虐,他甚至可以隐约听到对手内脏的爆裂崩碎之声。

  但事实上,王宗半点事都没有,仿佛他身上一直笼罩着一层不〖真〗实的幻象,将雄霸的劲力引到一个莫名的空间,又仿佛总有另外一个看不见的人”在不断代替王宗承受伤害。这种诡异的情况,雄霸纵然阅历极广,也是闻所未闻,越往下打,内心越是直往下沉。

  蓦地,王宗一声长笑”脚下不再稳踏实地,而是腾空而起,冰火二劲交汇,形成巨大的旋风”带动他整个人踢出无数tuǐ影,席卷向雄霸。

  于此同时他开口出声:“我这招神风tuǐ学得如何?”

  雄霸冷哼:“班门弄斧!”

  应话的同时,雄霸施展排云掌,掌势飘忽,迎向漫天tuǐ影,却无丝毫着力之处,紧接着骤然一引,生出一股绵绵粘劲,顿时将王宗踢出的一式神风tuǐ引偏向上,一时空门大1ù。

  乘此良机,雄霸运足十二成功力,蓄势已久的刚猛掌力骤然爆,直印向王宗腰间要害。此式yīn阳飘渺变化,由极柔瞬间转为极刚,正是排云掌第九式“燮云无定”的最厉害之处。

  雄霸的三绝技中,“天霜”克“排云”“排云”克“神风”“神风”又克“天霜”。雄霸将之分授,秦霜、步惊云、聂风三弟子,又不许他们交流互传,正是存了克制平衡的权术之道。而三弟子无论哪一人施展绝学,都会受他克制。

  但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只怕未必!”

  随着王宗一声回应,他原本被粘劲带偏的tuǐ突然生出一yīn一阳两股烈劲,交汇急旋,顿时化为一股高切割,锐无可挡的力量,势如破竹切开排云掌粘劲,tuǐ势一转,从一个不可舱的角度向雄霸头顶直劈下去。

  这一招虽然仍是用tuǐ,但其实更像哪吒三太子运用脚上高旋转的风火轮切割伤敌,不是tuǐ招而是刀招。雄霸若不变招,在他的掌力击中王宗之前,他的头就会像西瓜一般一分为二。雄霸大惊之余,只能火收招后退,然而如刀旋劲掠过,他从左肩向下已是血hua四溅,被劈出一道虽浅却长的刀伤。

  “雄帮主看来健忘,适才我已说过我善用刀枪。武学之道,重在随机变通,别出机杼。雄帮主可万勿因我施展你的武学而心生轻视。”王宗在说话的同时,双掌一催,掌劲顿如山洪暴,巨浪山涌,分左右夹击雄霸,掌劲交汇,相互jīdang碰撞,顿时冲天而起,直冲云霄,大有撕天排云之势。

  此为排云掌之“撕天排云”但王宗显然已将“无量神掌”也融汇其中,更增莫测变化。雄霸一时看不分明,竟不敢以一贯的方式破招,只得火后退,也顾不得回应王宗的言语。

  两人再斗,王宗已完全是在施展对方的三大绝学,招式相同,但关键的变化要旨却往往似是而非。一时形势逆转,打得雄霸左支右绌。

  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如果是正宗的“三绝”雄霸自然可以凭着对“三绝”无人能及的深入理解见招破招,但在王宗施展的与正统迥异的情况下,雄霸再按习惯破招,就很可能反中了陷阱,一时自身武学威力反而未能尽展。

  “被我逼到这种地步,居然还不用压箱底绝学,雄霸果然好生隐忍……”不过王宗也对对方的城府之深颇为佩服。要知道雄霸的真正绝学并不是“天霜”“排云”“神风”而是自创的“三分神指”这是一种尽克天霜拳,排云掌和风神tuǐ的武功。招式为:断玉、

  分金,三分天下,十万火急。

  “天霜拳”招意在乎冷漠坚忍,“排云掌”招意在乎莫测无相,“风神tuǐ”招意在乎自在无常,这些与雄霸的心态其实都不甚合,施展出来也就是只有招式而无武道拳意。但是“三分神指”却是完全由雄霸自创,心神合一,威力必然不同。

  但即使此时身上已有多处负伤,功力也因jī战已久而开始衰竭,雄霸依旧迟迟不用“三分神指”。a。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uxiandaowuzhelu/,欢迎收藏
手机看无限道武者路http://m.szaol.com/wuxiandaowuzhelu/无限道武者路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无限道武者路》版权归原作者饥饿2006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

27鎶 | 27鎶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