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道武者路|第三百七十四章 静修待战

推荐阅读:
  雄霸,称雄江湖早只有数十年之久,身份尊崇,自然已有多年没有与人动手比试过,或者说没有出现配他亲自出手的人。即使是几年前剿灭无双城的最大战役,也是由风云两人出手而已。不过王宗来时,风云两人都因遭遇剑圣等人袭击而在异地未归,秦霜也因此外出寻找两名师弟,并不在天山本坛。

  而天下第一楼中,虽然隐藏了当年从剑圣剑下逃生的十二名天池杀手一天池十二煞,但雄霸却对他们并不十足信任,自然不会与他们交手试招,以防被他们探知自己的武功底蕴。这样一来,雄霸即使再如何勤学苦修,招式再如何精妙,也未免少了生死一线的实战磨砺,无论战斗意识、临场应变,还是危机感应都差了一层。先前王宗主守是他还没有暴1ù这个明显缺陷,但此时一旦王宗已开始适应他的招式并展开反攻,他就开始显出窘迫了。

  不过他毕竟当年年轻时也是尸山血海走过来的人物,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他也就开始找回几分当年的感觉,虽然依旧处于下风,却渐渐能够扳回几成局面。

  王宗依旧将功力维持在与对手均等的程度,他可以清楚看到对手的眼神依旧冷静锐利,绝非仅仅在苦苦支撑,而是在寻找一个一击制胜的机会,而且一直以来绝技都未尽出。所以他很期待,一直耐心等着对方显1ù精彩的逆转手段。

  似乎由于功力开始消竭”攻击又找不到王宗的命门弱点,雄鼻如今已尽量避免与王宗硬碰,身形绕着王宗不断游走。愈旋愈快,顷刻竟扯动周遭气流,遽成一个无形漩涡,漩涡更似蕴含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将王宗衣衫jī汤得籁籁作响,脚下也不由为之移位。

  一时无数飘舞雪hua与地上冰霜也被旋风席卷带动,遮掩住雄霸身形”并化为霜刀雪剑,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王宗周身上下冲击猛攻,这正是风神tuǐ的第四式,“风卷楼残”。

  雄霸并非第一次施展此式,王宗早有破法,当下双臂怀抱,双掌回旋,拉扯出一个与外界漩涡正好反向的涡旋,向外一扩,两股各自相反的旋劲碰撞抵消”旋风顿时化解,爆碎成无数股混乱气流。

  但四周依旧风雪mí离,与四周浓稠云雾融成一块,弥漫四周,混淆视听,雄霸则更是踪影全无。

  “是排云掌的“云莱仙境”也是步惊云所会的最强一式!”王宗精神一振,一时只觉雄霸的气息随汹涌云势弥漫四周,仿佛已化身渺无边际的云海,无处不在。一时四面八方,无论景物还是空间感、距离感都变得混沌不明起来,仿佛仙境mí离,飘渺变幻,云bo诡谲,又是鬼影憧憧,杀机四伏,凶险叵测。

  即使以基因锁三阶的杀气感应,也只能感受到杀气来自四面八方,捕捉不到雄霸的准确位置。不同于玄魁、齐藤一的结成阵法后可以相当长时间混淆天机屏蔽感应,这一招“云莱仙境”造成的气机混乱其实只有一瞬间,但对于武者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王宗凝神以待,忽见云势越来越是澎湃诡异,突然云霞幻变,化为狰狞獠牙异兽,向自己扑面噬至。

  “三绝”中“天霜”克“排云””王宗对此早有破招之策,当即一拳擂出,一股刺骨椎肌的凛冽奇寒顿时向外滚滚扩散,四周云气随之凝结成冰,化为一阵小小冰雹纷纷落地,地上也迅出现一层越来越厚的冰层。

  也就在此时,王宗只绝地面微微一晃,这一晃动轻微到让普通人完全未能察觉的地步,但知觉极端敏锐的他却骤然意识到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对方全力以赴的绝强一击己经到来。

  如果说之前的云海是飘渺无边,若有若无,但此时云海仿佛已化为具有实质的存在,蓦地bo涌云乱,阵云如兵,愁云漠漠,惨雾濛濛,滚滚下压!

  一时正如“黑云压城城yù催”。在一股天崩般的压力之下,不远处的几棵岁寒松柏原本tǐng拔的树干被压得弯腰yù折,格勒作响,连更远处的,“天下第一楼”也被这股莫名巨力压得摇摇yù半!

  王宗身形火前冲,就在他举tuǐ的同时,他脚下大片地面开裂,轰然塌陷,直向下方足有千丈之深的悬崖绝壁滚落!

  原来在此之前,雄霸已借凭yīn柔内力,将王宗立足的一大范围内的地面暗中震裂,又以“云莱仙境”将王宗在不知觉中引到悬崖边上,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布下了一个绝杀陷阱。自然,他也绝不容王宗逃出死地。

  “小辈受死!”

  在暴喝声中,黑雾碾碎了四周的一切物体,带着飞沙走石,汇成一股深邃漆黑,令人绝望窒息的洪流朝王宗汹汹而来。

  粘稠浓郁,挥之不去的愁惨之气早已如铁桶般团团包裹住四面八方,要让王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无边的愁绪、强烈的惨酷,在一片悄然无声的死寂窒息中,随着雄霸无孔不入的掌劲,直向王宗心坎渗透冲击。

  此为排云掌第十二式,连步惊云也未能得传的最强一式一,“怒云惨淡”!

  雄霸功力的耗损,其实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厉害,一直以来的隐忍,还有积蓄已久的内力,全部在这一式中爆,借着无边云海,隐隐中竟似有天人感应之像,威力顿时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骇人程度。就如天威震怒,风云变幻,要将王宗从天庭打落凡尘。

  王宗此时背对悬崖,立足之地又正在崩溃所以哪怕他的功力比雄霸强出两三倍,接下此招之后,也绝对难免被震落万丈悬崖。

  人在坦克中可以承受重炮轰击,但如果坦克从十米高的地方摔落,即使坦克装甲受到的外部冲撞未必会比重炮更厉害,但里头的人却非死不可,而且坦克内部脆弱的零件也必定受损而令坦克报废。因为高空坠地时,整个物体不分内外都要承受巨大的瞬间动能,装甲再强都无用。

  所以即使先天高手的护体真气能够抵御开碑裂石的重击乃至刀枪不入水火不伤但从万丈之高结实坠地也往往是非死即伤。只因人体复杂,内力很难将周身内外、每一处内脏、经脉、乃至大脑都保护周全,就算修炼横练功夫的高手也必然有炼不到的要害之处。

  雄霸自从现自己的攻击难以给王宗造成损伤,心中也就暗下了一条毒计。在雄霸看来,假如他全力爆的这一式,“愁云惨淡”能给王宗带来轻微内伤,哪怕只是暂时的气血翻涌,那么王宗在没能提气轻身的情况下落下悬崖就几乎可以称得上必死了!

  雄霸并不知道王宗早已借着高科技训练场中的百倍重力将全身内外每一处都锻炼得无懈可击,更不知道王宗是可以凌空溧浮,飞天逍地的天人。而王宗却也从未想过凭天人级的能力取胜。他会赢而且是仅仅凭着与雄霸均等的功力赢。

  只见王宗双手在转瞬间连划九圈,掌心过处顿时带起十八重不断颤动的圆形bo光,宛如一个由光彩所组成的涟漪那般,一圈一圈地罩向雄霸乃至澎湃而来的黑云。

  雄霸顿觉雷霆万钧的双掌仿佛击向宇宙深渊,完全虚不着力,心中方知不妙就见铺天盖地的黑sè云气尽被一股旋力牵引带动,纷纷投向王宗的双掌之间,形成一个越缩越小的黑球。

  此为如来神掌之“佛抱怀容”但其力量挪移牵引之道,又涉及了,“乾坤大挪移”与,“不死印法”甚至不久前与不虚的一些交流,论力量运用,简直妙绝巅峰。这才能以与雄霸均等的力量完美地接下这一招,甚至没有让脚下已摇摇yù溃的山岩再有丝毫震动。

  四周愁惨云气为之全消,原本乌云蔽日天空霎时绽放烈日光芒。

  在晴空朗日之下,只见王宗不急不缓地举臂,出掌,将已缩成极小一团的黑球反推而回,拍在雄霸身上。

  并无任何惊天巨爆出,也不见什么匪夷所思的破坏。这一掌轻描淡写浑不着力,拍在雄霸身上竟是一丝声响也无。

  此时愁云无踪,惨雾全散,但雄霸面sè却变得无比惨淡身形随之踉跄后退,步伐蹒跚。王宗也随着举步向前走。两人刚刚离开之前立足的地面顿时轰然崩塌,无数土石滚滚向万丈悬崖落下,又没入云海中,隆隆如雷的巨大撞击声在群山间反复回dang,良久不绝。

  ,“帮主败了。”王宗淡然道,他只是在阑述一个不容否认,但传出去必定在武林掀起鼻然巨震的事实。

  “帮主方才一招,看来就是传说中排云掌最强一式“愁云惨淡,了,果然气势磅礴,非同凡响。但在我看来,帮主所施展的却似乎对不上1愁云惨淡,这个名字。

  1愁云惨淡”本应是凭着“愁,与“惨,两种极端的情绪驱动的绝世强招。帮主锦衣玉食,独霸四方,主宰沉浮,除了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外,又何尝有“愁,“惨,之苦?此招的“愁,与“惨,看来并非自帮主内心!”

  王宗身具《请神**》,早已看出这一招,“愁云惨淡”中有着强烈的外来情绪怨念加持。其实如《请神**》一般的加持也罢了,但关键是雄霸本身却无对,“愁”与,“惨”刻骨铭心的深入感受与体悟,这就使得此招招意有形无骨。

  借着对残余情绪怨念的感应,他甚至可以“看”到雄霸修炼,“愁云惨淡”的片段:为了体悟,“愁”与,“惨”他令帮众将许多无辜乡民举家擒拿到天下第一楼中,将一家之主当着他们的家人之面斩杀。

  血,从每一个呼天抢地的男人身上溅出……

  泪从每一个将要成为孤儿寡fù的女人孩童眼中流下悲痛,从每一个待屠的人无助的凄喊中得以印证……

  正是借着无数无辜者的血祭,借着感悟无数可怜人的愁惨之苦,雄霸这才渐渐对这式,“愁云惨淡”招意有所领悟。一名小女孩哭喊着向他跪地求情,他随手出掌试招,掌力笼罩之下,小女孩全身扭曲化为粉碎,血泊混含泪水,遍洒天下第一楼每一个角落,令人惨不忍睹…………

  顿了顿,王宗复又冷笑:“缺了自内心的“愁,与“惨,还罢了,但此招的“淡,字呢?帮主枭雄心性,霸气纵横,视人命如草芥,但是距离这一绝招固中本意一历尽千愁万苦,最终yù说还休,混不经意的“淡”简直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枭雄终归是枭雄,何苦去学散人隐士的武功招意!”

  王宗言语时,雄霸始终默然不语,片刻之后,方才涩然开口:,“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开口,他的面sè就转为死灰,紧接着鲜血开始从他的耳、目、

  口、鼻往外渗出,一开始只是渗出,但转眼间就化为井喷一般,骇人至极。

  此时四周云气全消,雄霸终于可以看清之前王宗展示实力所生成的云柱居然还未散去,依旧屹立天地,旋转不休,只是边缘稍显模糊!

  这一匪夷所思的情景,对他的震撼与打击之大甚至还要过他的惨败,以至于他再也遏制不住王宗打入他〖体〗内的掌力。

  这一掌相当于将他竭尽全力的一招,“愁云惨淡”威力悉数回赠,而且还是在极度压缩的情况下由内向外爆,根本就远远出了雄霸本身的承受上限。此时一旦爆开来,雄霸必定会被炸个尸骨无存,连一根稍为完整的骨头也不会留下。

  不过就在此时,王宗再次出掌,按在雄霸身上。

  由王宗手掌出的黄金气脉无限扩展,在雄霸〖体〗内循经走脉,将开始暴走的“愁云惨淡”气劲”连同雄霸本身功力,点滴不存地扫清压制,逐步逼回,最终全部归入丹田,又四面牢牢封锁禁锢住。

  这样一来,雄霸虽然暂时消去了爆体之威”但丹田内的真气却再没能运聚挥,他又没有炼体,没能动用真气,也就是全无武功的普通人一个。

  “好了,雄帮主,依旧之前的赌约,还请将“三绝,一招一式的要诀,乃至“三分归元气,的心法全数告知于我。”王宗虽然有说,“请”但语气却全是命令式的,又提醒道:“还望帮主勿有篡改口诀的心思,以我的武学水准,有些武功你自己练偏了我都未必会练偏。再说,我还可以去找你弟子与女儿求证!”

  雄霸神情变幻,但很快却转变为心悦诚服的神情,朝王宗长鞠到地,感叹道:,“中洲武神,果然名不虚得,寥寥数语,直中要害,更胜雄某苦练十年。我如今已是彻底服了“如今雄某这身微末绝学,在武神面前,又有何隐瞒必要?自然是知无不言!若是尊驾肯稍作点评,更是莫大幸事!”

  “好,好个雄霸”王宗只是笑,单看此时卑躬屈膝的雄霸,与之前的霸气无边相比又何止判若两人?雄霸此人明明还有隐藏的绝杀一如“三分神指”还有天池十二煞,但他却隐忍至此,能屈能伸,单是这份心性已不愧是能成大事的人。

  所以他也不与对方客气,继续提出要求:,“雄帮主既然败了,三天后剑圣若来,自然由我来战。这几天我暂时无处栖身,不如就借住眼前这座天下第一楼如何?”

  雄霸苦笑一声:“雄某既败,自然无颜继续住此“天下第一楼,。

  武神若不嫌弃此楼粗陋,尽可在此久住,如有要咐,雄某无不照办。”

  王宗点点头,又问过,“天霜拳”、,“排云掌”、“风神tuǐ”以及,“三分归元气”要诀,推测核实无误后,就让雄霸自己退下。而他自己则俨然成为此地之主一般,缓缓迈步走入天下第一楼。

  “此楼果然不凡……”步入天下第一楼,举目四处可见的雕龙玉、

  柱、满目奢华暂且不论,但更令王宗关注的却是此楼寄托的人心大势。

  此楼近二十年来可视为武林圣地,霸者巅峰的象征,其中寄托的万众心念,不下于一个中型教派的圣殿偶像。自然,其中也混杂了不少牺牲者的怨念与悲饽。

  在雄霸的宝座之侧,一柄单独供于武器架上的宝剑引起了王宗的注意。

  那把剑,剑长三尺九寸,剑柄为金sè,剑刃较平常青锋剑宽了近一倍,有些类似于西方双手大剑,更显凶霸,整把剑洋溢着一股百战峥嵘的浩烈、以及与天争锋的凛冽,锐气冲霄!

  ,“是剑圣的无双剑!”

  几乎不必目视,仅凭感应剑气,王宗就能明确此剑为剑圣之物。

  此剑锋锐无匹,可断石破金,吹毛可断,原为无双城镇城之宝。四天前剑圣正是以此剑为战书,向雄霸邀战。

  “剑是神兵,人是剑圣,可惜……”

  王宗心知在剑圣绝世剑艺之下,就算是一把普通剑,也足以斩金断铁,开山破岩而丝毫不损剑刃,就如武藏手中的刀。但此剑锋刃上却已有二十一个缺口,这证明剑圣的二十一式圣灵剑法,曾经被人干净利落破去过。a。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uxiandaowuzhelu/,欢迎收藏
手机看无限道武者路http://m.szaol.com/wuxiandaowuzhelu/无限道武者路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无限道武者路》版权归原作者饥饿2006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