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411章:形势大变

推荐阅读:
  鉴于魏韩两军改变了阻击的策略,改此前的拼死封堵为从侧翼袭击,这真正让白起意识到,郑县可能真的已落入了蒙仲的掌控。

  但由于郑县的重要性过高,哪怕白起明知此事,他仍然下令继续向西南方向突围——无论如何,他都要亲自去瞧一眼郑县,确实郑县是否已落入联军的掌控,以及是否还有夺回来的可能。

  正是这份执念,让白起麾下的秦军又付出了许多的伤亡。

  只见在白起的命令下,数万秦军继续向西南方向突围,而从旁,则有魏韩齐燕四国联军尾衔追杀。

  秦军无心恋战,只顾向西南突围;而四国联军则毫无顾忌,尽可能地追杀秦军,结果在突围途中,大量的秦军被击溃,一部分人四散奔逃,一部分人则永远倒在了这片土地上,以至于从阴晋南到郑县的那四十余里路程上,到处都是秦卒的尸体。

  不过最终,白起仍然率领着约四万余军队,抵达了郑县一带。

  当时他凑近郑县一瞧,瞧见郑县的城墙上果然到处竖立着魏赵两军的旗帜,再考虑到身背后还有魏韩齐燕四国联军的追兵,无奈之下的白起,最终还是决定向西退入骊邑,希望能借骊山的地利抵挡联军的攻势,免得联军果真攻入咸阳,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

  魏韩齐燕四国联军又追了一阵,最后还是放弃了,收兵退至郑县。

  主要是魏韩两军撑不住了,毕竟这场夜袭,魏韩两军是绝对的主力,是抵挡白起所率秦军向郑县突围的中坚力量,为此韩军与方城军承受了无比巨大的伤亡,就连河东武卒,也蒙受了一定的损失。

  而魏韩两军一撤,齐燕两军自然就不敢再冒险深入了,就像蒙仲一开始对齐燕两军的定位一样,这两支军队对联军的贡献,更多的只是人数上对秦军的压迫,真正打起来,联军的绝对主力还得看魏赵韩三晋联军。

  晌午时分,蒙仲与暴鸢先行抵达郑县,与田触、乐毅汇合,至于奉阳君李兑所率领的赵军主力,目前仍在已攻陷的秦营一带,似乎还在与义渠国的骑兵纠缠。

  说起义渠国的骑兵,这群此前让蒙仲非常慎重的骑兵,在昨晚的夜袭中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一开始被赵国骑兵引走,随后意识到情况不对,又被奉阳君李兑麾下的赵军截住,以至于在白起率秦军向郑县突围的期间,这支近乎万人的义渠骑兵,几乎没能给予秦军什么帮助。

  不得不说,这就是秦军与义渠兵在指挥体系上不统一所导致的结果,尽管这些义渠骑兵是援助秦军而来,但作为秦军的统帅之一,白起却不能全盘指挥这支骑兵,甚至于,哪怕白起下达了命令,那些义渠骑兵也会因为两国此前的恩怨,而对白起的命令阳奉阴违。

  反观联军这边,尽管联军这边内部的意见也并不统一,但在“夺取阴晋”这件事上,五国联军统帅的意见是一致的:无论如何,先拿下阴晋,解除联军缺粮的窘境再说。

  以不团结对抗团结,再加上联军的人数是秦军与义渠军的两倍有余,秦军自然毫无悬念地战败了。

  “郾城君,秦军向西撤退,似乎撤退至了远处的那座山丘。”

  当蒙仲与暴鸢准备进入郑县的时候,前前后后有魏韩两军的士卒向他禀告。

  “好,我知晓了。”

  蒙仲微笑着点点头,心中并不是很在意。

  从行军图上来看,骊邑位于渭水南侧、骊山北侧,俨然处于通往咸阳的要道上,白起退兵扼守骊邑,仿佛能够有效地阻止他联军继续攻向咸阳。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可以通往咸阳的道路,并非只有这一条。

  比如说,蒙仲完全可以命联军士卒向北渡过渭水去攻打栎阳。

  栎阳是什么地方?

  栎阳是河西之地的枢纽,倘若联军攻克此地,向北可以取频阳,向东可以取重泉、临晋、元里,向西可以取泾阳、高陵,简单地说,只要打下栎阳,整片河西之地上的秦国城池,几乎都处在联军的可攻取范围内,且这些城池几乎都是无险可守的。

  待打下整片河西之地后,魏国的势力就能从河东郡深入到西河之地,然后再设法对咸阳试压即可——毕竟泾阳与咸阳就只隔着一条泾水。

  所以说,白起退守骊邑只是无奈之举,充其量就只能安慰一下自己,其实对整个战局几乎是没有什么帮助的。

  当然,这指的是一般情况,而现如今联军所面对的最严重问题,就是时间不足,因为再过不到两个月就是寒冬了,联军根本来不及攻陷频阳、重泉、临晋、元里、泾阳、高陵等城池,再考虑到接下来秦国在意识到危机的情况下,说不定会疯狂反扑,试图夺回郑县,其实联军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有什么大的进展——至少在年前,蒙仲是不准备再进兵攻打别的城池了。

  对此,蒙仲也觉得很遗憾,毕竟目前,虽说他联军优势很大,但仍然没能夺回阴晋,在这种情况下,他联军内部姑且是团结的,倘若他稍加利用,事实上确实可以夺取整片河西之地,重创秦国,将秦国东边的领土压制到泾水,逼秦国迁移都城,但遗憾的是,一来冬季将至,二来联军粮草不足,暂时无法再取得更大的进展。

  倘若他还想有什么行动,可能就要等到来年了。

  可来年……

  说不定秦国早已屈服,到时候他就也没有继续对秦国用兵的理由了。

  确切地说,应该是赵国与齐国不允许魏韩两国继续削弱秦国,倘若魏韩两国不想得罪赵齐两国,那么在秦国屈服的那会儿,两国最好见好就收,这就意味着魏国不可能将河西之地收入囊中。

  针对这件事,暴鸢在进入郑县之后,与蒙仲做了一番商议,且是迄今为止最严肃的商议。

  暴鸢的目的很简单,且他的胃口也很大,他想要整片华崤之地,以及函谷关与函谷关向东至益阳的土地,就这么说吧,五国联军迄今为止的所有战果,暴鸢希望能一口气吞下。

  不得不说,倘若换做公孙喜的话,公孙喜的面色这会儿怕是已经沉下来了。

  但蒙仲却没有,他只是笑着问暴鸢道:“贵国守得住么?”

  听到这话,暴鸢很诚实地说道:“华崤之地未必守得住,但函谷关,我国还是守得住的。”

  言下之意,他最想得到的,便是函谷关至益阳的那片土地,至于华崤之地,那就看到时候秦国的反攻力度,假如到时候秦国的反扑力度实在太大,大不了他韩军就退守函谷关,只要函谷关在韩国手中,韩国就能有效的遏制秦国对韩国的进攻,不至于年年被秦国攻打。

  蒙仲笑了笑,等着暴鸢的下文,毕竟暴鸢试图将联军迄今为止的战果全部吞下,没理由会亏待魏国吧?否则凭什么得到他魏国、得到他蒙仲的支持?

  果不其然,见蒙仲没有明显反对的意思,暴鸢紧接着就说道:“倘若我能得到华崤之地以及函谷关,我会鼎力支持魏国夺取河西、西河,助魏国恢复曾经的西河郡。”

  魏国曾经的西河郡,即囊括现如今河西之地与西河两片土地——西河指汾水以西,包括元里、合阳、临晋,段干寅当年希望蒙仲夺回的,就是这片土地;至于河西之地,即大河以西,包括重泉、栎阳、频阳、阴晋等等。

  说实话,魏国对华崤之地乃至函谷关的需求,确实没有对旧西河郡的需求高。

  这不是说魏国得到华崤之地、得到函谷关没什么用,单单看暴鸢迫不及待想要得到这片土地,就知道这片土地非常关键,但问题是,魏国得到这片土地的利益并不大。

  如今的魏国,已经不是建国初期的魏国了。

  那时的魏国,在西境上几乎将韩国包裹在内,是距离秦国最近的国家,但后来,西边的国土渐渐被秦国夺取,只剩下河东郡尚在魏国的手中。

  从大局来讲,蒙仲并不打算收复曾经的那些失土,原因是易攻难守——你说他魏国拿到函谷关这片飞地有什么用?给韩国当挡箭牌?

  基于这一点,其实五国联军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战果,蒙仲一点都不想要。

  可能魏国国内不怎么看——历来魏国就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不懂得取舍,比如在魏国强势的时期,魏国到处发动战争,兼并他国的土地,可问题是这些打下来的土地,很多都是飞地,在防守方面很不利,这直接导致魏国后来衰弱时,因为各国的反攻,使得魏国军队到处救火,今年长途跋涉防守西边、明年长途跋涉再防守东边,几乎消停不下来。

  但现如今,别看魏国的领土被秦国吞并了许多,但难以防守的飞地同样也少了,单单就西境而言,魏国只要固守河东郡即可,这也正是近些年来秦国屡次攻打魏国却没能打下来的一个原因。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考虑到魏国曾经在战略防守方面的劣势,蒙仲自然不会去考虑什么华崤之地、什么函谷关,他想要的,正是他前段时间对奉阳君李兑所提过的西河,即合阳、元里、临晋那片土地。

  那片土地背靠河东郡,魏国在防守方面并不会很吃力。

  至于暴鸢所说的河西之地,蒙仲其实倒也不是不想要,只是他知道一口难以吃成大胖子的道理,纵使强迫秦国割让了泾水以东的土地,魏国守得住么?

  如果魏国倾尽全国的兵力,那当然是守得住的,可这样的话,魏国其他方向的威胁该怎么办?

  所以说,先从秦国身上割一小块肉,待消化后再重复这个举动,这样的方式是最稳妥的。

  至于暴鸢想要的华崤之地与函谷关,蒙仲倒没有什么所谓,韩国想要就拿去呗,反正在他看来,韩国最多只能得到函谷关至宜阳的那片土地,华崤之地韩国是绝对守不住的。

  想到这来,蒙仲便与暴鸢私下达成了协议:韩国鼎力帮助魏国得到西河,将魏国的领土向西拓展至洛水(不是洛阳那条),而蒙仲则默许将他五国联军迄今为止所得到的所有成果,通通交给韩国。

  这样乍一看,仿佛是韩国成为了此次出兵讨伐秦国最大赢家,但实际上却不然。

  蒙仲还是比较厚道的,笑着提醒暴鸢道:“暴帅可要警惕秦国对贵国怀恨在心。”

  想想也是,韩国,三晋中最弱的国家,曾经被秦国肆意进攻的国家,比宋国相比都未必能胜出的国家,这场仗一口气倾吞了秦国数百里的土地,你说秦国日后不针对韩国还会针对谁?

  听到蒙仲的提醒,暴鸢点点头,颇为无奈地说道:“被秦国记恨,总比年年遭秦国攻打要好。”

  很显然,暴鸢也明白这件事的利弊,但没办法,他韩国需要函谷关来遏制秦国每年对他韩国的进攻,至于华崤之地,倒只是其次了,能否守住,暴鸢倒也不是很在意——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守不住的,这一点暴鸢自己也知道。

  就这样,蒙仲与暴鸢私底下达成了协议,期间也没商量赵、齐、燕三国的利益。

  不过说实话,想来齐燕两国也不敢在秦国这边索取什么好处,毕竟得到一块飞地没什么大用,还为此得罪秦国,划不来,至于赵国嘛,蒙仲猜测赵国应该会在主导权的名义上,与秦国交涉一番。

  毕竟秦赵两国现如今还没有什么实质的冲突,虽说秦国的雕阴(上郡南部)与赵国的肤施(上郡北部)接壤,但鉴于那片土地地广人稀,两国在这片土地上的边界划分并不显明,可能直到如今,秦赵两国都还未意识到他们的领土其实已经接壤。

  相比领土上的争议,赵国应该是希望赵主父时期对秦国的控制力度,比如再派一名赵国臣子前往秦国担任国相,远程监控秦国对外战争——主要是对魏韩两国战争的进展,使秦国与魏韩两国的抗争取向平衡,既不能使秦国太弱,使得魏国有再次称霸中原的趋势;也不能使秦国太强,以至于整个中原都收到秦国的威胁。

  当然,这只是蒙仲的猜测,具体赵国会趁这次胜利向秦国索要什么样的好处与承诺,那最终还得看奉阳君李兑以及赵王河的态度,至于蒙仲个人而言,替魏国拿回西河之地,他就能回大梁交差了。

  傍晚,奉阳君李兑在一队赵军的保护下,来到了郑县。

  来到郑县后,他先请来了蒙仲与暴鸢,称赞蒙仲这次夺取郑县的策略全面成功。

  称赞之余,他对蒙仲说道:“郑县已在我联军手中,倘若秦国不希望我联军威胁咸阳,他就得乖乖交出阴晋……如今可以跟秦国和谈了吧?”

  不得不说,李兑这会儿也有些怕了,怕什么,当然是怕蒙仲趁着这次五国讨伐秦国的机会,一下子把秦国也打垮了。

  说实话,因为秦国曾经的种种强势,李兑从未想过这次讨伐秦国的行动居然能得到如此重大的成果,重大到他忍不住反过来为秦国感到担忧,毕竟打垮秦赵两国并无太大的冲突,秦国垮了,得利最大的是魏韩两国,而不是赵国。

  相反,赵国到时候还要担心摆脱了秦国牵制的魏国。

  听到李兑的话,蒙仲与暴鸢对视一眼,旋即笑着说道:“当然,不过考虑到秦国有反复的可能,还是等我军拿下阴晋之后,再与秦国和谈如何?……另外,为了我五国的利益考虑,不如等到秦国主动派人与我方和解。”

  李兑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点点头说道:“这个老夫自然懂的。那么在秦国派来使者和谈之前,我联军便驻足歇养?”

  蒙仲想了想说道:“眼下白起退守骊山,但封锁这条要道,并不能阻止我联军威胁咸阳。奉阳君不防派出麾下的赵国骑兵,与我方城骑兵一同渡过渭水,骚扰河西的众多秦城,营造出我联军准备进兵河西、威胁咸阳的架势,给秦国施加压力。……至于阴晋,暂时只需围而不攻、将其孤立即可。”

  听蒙仲提到河西,李兑稍稍一惊,有意无意地看了蒙仲片刻。

  半响后,他试探问道:“当真只是骚扰?还是说,郾城君准备进兵河西?”

  别怪李兑如此警惕,事实上他越发怀疑,当初蒙仲与暴鸢一口气推进二百余里,故意叫他联军陷入缺粮的窘境,就是为了绑架整个联军去攻打阴晋——在全军覆亡的危机面前,纵使联军此前内部不和,也只能暂时团结起来。

  否则,实在很难解释善于用兵的蒙仲,为何会主动使己方陷入不利的局面。

  听到李兑的试探,蒙仲摊摊手,笑着说道:“在下倒是想,但时间来不及了,还有一个半月即是寒冬,我联军再是奋勇,也难以攻下整片河西之地……与其贪心不足,在下还不如想想如何守住郑县,保住我联军目前微弱的优势。”

  李兑将信将疑地看了几眼李兑,继而点点头,选择了相信蒙仲的说法。

  就这样,方城骑兵与赵国骑兵渡过了渭水。

  而此时,义渠骑兵也已退至河西,双方同样在栎阳一带活动,自然免不了一番争斗,但总的来说,彼此的冲突并不严重,毕竟义渠骑兵又不是秦人,在没有义渠王下达绝对命令的情况下,没几个真正愿意为了秦国而牺牲。

  而此时,暂住于阴晋的穰侯魏冉与华阳君芈戎,也终于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什么情况,白起不是说联军是佯攻其营、实则欲取阴晋么?

  怎么最终反而是白起的军队被联军攻陷,至于阴晋,联军干脆碰都没碰一下。

  这跟他们先前说好的情况不一样啊。

  在意识到不对劲的情况下,魏冉与芈戎派出人手,试图打探清楚当前的战况,但遗憾的是,由于赵军的妨碍,他们近几日并没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一直到白起派人从渭水北岸迂回前往阴晋,将当晚那场夜袭的真相告诉了魏冉与芈戎二人,二人这才明白,原来当晚联军攻打阴晋只是一个幌子,真正想要攻取的,其实是郑县。

  而一想到联军攻取郑县的目的,穰侯魏冉顿时面色大变,立即告别芈戎返回咸阳。

  『这下……可能真的要跟联军和谈了。』

  在返回咸阳的途中,魏冉暗自叹息道。
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zhanguodasima/,欢迎收藏
手机看战国大司马http://m.szaol.com/zhanguodasima/战国大司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战国大司马》版权归原作者贱宗首席弟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