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大司马|第414章:初议

推荐阅读:
  『PS:祝众书友中秋快乐。』

  ————以下正文————

  次日,奉阳君李兑派出的信使来到郑县,请暴鸢、蒙仲、田触、乐毅四人前往赵军营寨,说是有要事相商。

  对于这件事,暴鸢私底下对蒙仲说道:“看来秦国坐不住了,再次派使者请见了李兑。……说不定,李兑这会儿已经跟秦国达成了什么协议。”

  蒙仲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但他心底却很附和暴鸢的猜测。

  想想也是,眼下这个时刻,李兑忽然召集诸国大将到赵营商议什么所谓的大事,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否则李兑又怎么可能忽然召集他们几名各国的大将呢?

  随后,暴鸢与蒙仲跟田触、乐毅二人碰了一下面,确认彼此都受到了李兑的邀请,随后,四人将麾下的军队暂时交付给副将,各自带了一队近卫,徐徐前往赵营。

  临近傍晚时,暴鸢、蒙仲、田触、乐毅四人陆续抵达了阴晋南侧约二三十里处的赵营,且在赵卒的带领下,来到了李兑所在的帅帐——当时李兑亲自在帐外迎接四人。

  在几句寒暄后,暴鸢似笑非笑地问李兑道:“秦国又派了使者来?”

  可能是因为注意到蒙仲、田触、乐毅都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自己,李兑迟疑了一下,旋即笑着点头道:“不错,秦国这次很有诚意,是故老夫当即派人请诸位来此商议。……先进帐再说吧。”

  『秦国这次很有诚意?』

  蒙仲暗自琢磨着李兑这话,跟着暴鸢走入帐内,结果刚进帐内,他眼角余光就瞥见有一人坐在帐内。

  他转头瞧了一眼,旋即立刻面色微变。

  魏冉!

  这次秦国派来的使者,居然是魏冉!秦国的国相,穰侯魏冉!

  暴鸢也同样注意到了魏冉,有些发愣地看着魏冉笑容可掬地从席位中站起身来,拱手向他们行礼问候。

  此时,李兑走到魏冉身边,介绍魏冉对暴鸢等人笑道:“这一位,想必诸位都不陌生吧?……哦,乐司马或许不知,索性老夫就在此介绍一下,这位便是西秦的国相,人称穰侯的魏冉、魏相。”

  说着,他又转头对魏冉笑道:“穰侯,这几位就无需向你介绍了吧?”

  “哈哈哈哈。”

  魏冉哈哈一笑,笑容亲切温和,让人颇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见他的目光逐一从暴鸢、蒙仲等人身上扫过,微笑着拱手说道:“魏国的暴鸢暴大将军,魏国的郾城君,齐国的触子,还有燕国的乐毅乐大司马……魏冉在此有礼了。”

  见魏冉主动行礼,暴鸢、蒙仲、田触、乐毅四人也是纷纷还礼。

  值得一提的是,期间这四人神色各异,魏冉也都看在眼里。

  相互见礼之后,众人便在帐内坐下,李兑在主位,魏冉作为拜客坐在东侧首席,暴鸢、蒙仲、田触、乐毅四人皆依次坐在西侧的坐席。

  眼瞅着笑吟吟看向自己的魏冉,蒙仲若有所思。

  虽然在李兑派人邀请他们前来的时候,他们就早已猜到肯定是秦国派来了新的使者,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魏冉亲自前来。

  要知道,魏冉在秦国的地位,可毫不逊色在魏国任相的田文,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人物亲自出面,一方面固然可以理解为秦国确实被他们逼到了绝境,但另一方面,蒙仲自认为也得警惕这个魏冉。

  蒙仲还记得,这个魏冉当年可是前脚刚刚替宋国击退了齐军的入侵,后脚就跑到齐国都城临淄,向齐王献上了“秦齐互帝”之策,变相地把宋国给卖了。

  虽然这跟宋王偃、宋相惠盎拒绝在秦魏之争中背弃魏国有关,但也足以证明,这魏冉绝对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而且心狠手辣——当年赵主父助公子稷争取王位时,就是魏冉果断率军诛杀了公子壮等他外甥的王位竞争者,还把秦武王嬴荡的王后都驱逐到了魏国,可谓是既果决、又狠辣。

  看了看魏冉,又看了看魏冉,蒙仲暗自留了个心眼。

  此时,李兑唤来的赵卒们,已将事先准备好的酒菜统统端了上来。

  待这些赵卒退下后,李兑笑着开口道:“昨日穰侯代秦国而来,向我联军表达了请和之意,为表诚意,秦国愿意将阴晋主动交割给联军……”

  听到这话,暴鸢、蒙仲、田触、乐毅皆面色有所变幻,在各自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魏冉后,暴鸢与蒙仲交换了一个眼神,田触与乐毅交换了一个眼神,但谁都没有贸然开口。

  可能是注意到了帐内气氛的冷僵,魏冉笑着点头附和:“诚如奉阳君所言,在下此番是带着十足的诚意而来,绝无丝毫恶意。……此心可鉴日月!”

  但诡异的是,暴鸢、蒙仲、田触、乐毅四人还是没有人接茬,似乎都在深思着什么。

  见此,李兑咳嗽一声,有些唐突地自顾自说了起来:“昨日,老夫与穰侯已稍微聊了聊,经过老夫的劝说,穰侯已答应再回去后奏请秦王,请秦王自废帝号……”

  『……老狐狸。』

  暴鸢转念一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在心中暗骂李兑的狡猾。

  在他下手,蒙仲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很务实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维护周王室正统”的名义而来的,他只是要借机削弱秦国罢了,这使得此刻李兑提起这事时,蒙仲恍然大悟:哦,对,还有这事。

  其余田触与乐毅二人,乐毅从始至终鼻观口口观心,面无表情,而田触嘛,则不动声色地冷哼了一下,大概也是在暗讽李兑。

  毕竟秦国若当真废除的帝号,天下人肯定首先认为是李兑的功劳,是赵国的功劳,谁让李兑是这次伐秦之战的统帅呢?

  而在李兑说完之后,魏冉亦放低姿态,温和地借口道:“倘若几位愿意就此停战,我代表我国大王,愿意给各国、给诸位一些补偿……”

  那就是谈条件的时候了呗?

  与蒙仲交换一个眼神,暴鸢嘿嘿笑道:“只要贵国愿意割让华崤之地以及函谷关,我韩国可以退兵。”

  『……』

  饶是魏冉早猜到暴鸢、蒙仲等人会趁机狮子大开口,也被暴鸢这话气得险些发作。

  他心想,你说你韩国,在三晋中垫底的玩意,连现如今的宋国都不见得能打赢的弱国,也居然敢向我秦国提出如此过分的条件?

  把华崤之地与函谷关割让给你?嘿!若不是碍于魏国,来年就叫你韩国覆亡!

  不得不说,区区一个韩国,秦国历来是不放在眼里的,之所以迄今为止秦国还未吞并韩国,主要还是魏国的原因,比如前些年的伊阙之战,说白了就是秦国想要尝试吞并韩国,却遭到了魏国的坚决阻止。

  “这就是贵国的条件么……总之我先记下。”

  魏冉最终没有发作,微笑着点点头,旋即转头问蒙仲道:“不知郾城君这边呢?”说着,他不等蒙仲开口,便笑着又说了一句:“看在去年我大秦庇护宋国的份上,郾城君提出的条件,应该不会像暴鸢大司马那般苛刻吧?”

  见魏冉用话挤兑自己,蒙仲平静地回答道:“作为宋人,在下很感激贵国当年对宋国的义助,倘若日后贵国有什么不涉及到魏国利害的恳求,在下定会酌情给予援手。但今日,在下作为魏国的将领,却不能因私废公,辜负魏王、辜负魏国臣民对在下的信任,希望穰侯能给予谅解。”

  『这个蒙仲……』

  “呵呵。”魏冉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看似接受了蒙仲的解释。

  但其实心底里嘛……

  嘿,不涉及魏国利益?

  魏国作为秦国踏足中原的最大障碍,只要是秦国向中原进兵,怎么可能绕得开魏国?

  所以说,蒙仲这承诺就跟没说一样。

  但魏冉还是姑且装作信了,毕竟,说不定日后真有借助蒙仲之力的时候呢?凡事还是莫要说绝,毕竟世事难料。

  而此时,蒙仲也已提出了他的条件:要求秦国割让包括合阳、元里、临晋、大荔在内的河西六座城池,初步估算,大概是一块近两百里方圆的土地。

  不得不说,在狮子大开口这方面,蒙仲毫不逊色暴鸢。

  但出奇地是,此刻魏冉心中却并无恼怒之意,为何?因为对方有资格开这个口啊!

  联军迄今为止的战果,保守点说,蒙仲一人要占八九成;而夸张点说嘛,他秦国这次完全就是败在了蒙仲与他麾下的五国联军手中——不错,在魏冉看来,就算没有李兑、暴鸢、田触、乐毅四人,蒙仲同样可以办得到,只要他能完全掌控其麾下的二十余万联军。

  甚至于,得亏联军中有李兑、田触、乐毅这些人在,否则倘若蒙仲独自率领二十余万听命于他的军队,搞不好这厮已经攻破他秦国的咸阳了,哪里还有什么议和的可能?

  “呵呵呵,郾城君还真是对魏王忠心耿耿,丝毫不肯顾念旧日恩情……”

  轻笑着摇了摇头,魏冉转头看向田触与乐毅二人,笑着问道:“两位呢?”

  不得不说,其实此刻帐内心情最复杂的,就得数田触了。

  倘若说现如今,暴鸢与蒙仲是‘主战派’,最希望的就是继续讨伐秦国,而李兑则是‘主和派’,希望早日与秦国言和,不愿再作为魏韩两国削弱秦国的帮手,那么,田触其实就是‘恨不得秦国与魏韩两国打出脑浆子派’。

  或许连李兑都看错了,李兑以为田触会支持他与秦国言和,但实际上,田触其实更倾向于支持蒙仲。

  看看这几日田触的举动就知道了:当蒙仲摆出一副作势欲进攻栎阳,继而威胁咸阳的架势时,田触在干什么?他把麾下所有的军队都驻扎到了郑县,好几次隐晦提醒蒙仲顺势夺取栎阳,只不过蒙仲认为很难在入冬前攻陷栎阳,因此拒绝继续进兵罢了。

  这即是近端时间魏韩齐燕四军都驻扎在郑县、只有赵军驻扎在阴晋的原因,也是方才李兑道出魏冉的来意后,田触也没有出言接话的原因。

  他,其实并不支持与秦国言和,他希望这场仗继续打下去,最好打到秦国与三晋两败俱伤。

  对此他唯一的几丝顾虑,也只是秦国暂时还未表现出强国应有的实力,居然被蒙仲死死压制,以至于田触心中也稍稍有些担心,担心秦国会不会被蒙仲打得一蹶不振——跟李兑的顾虑一样,若秦国衰弱而魏国顺势崛起,这对于齐国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以上这些原因,田触这会儿也在纠结,纠结于到底该怎么做。

  正因为心中纠结,当魏冉开口问他的时候,田触心里其实也没底,他先是大义凛然地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然后又说要请示国内,就连魏冉都没猜到田触真正的意图,以至于对田触暗自鄙夷。

  然而是乐毅提出的条件,让魏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位与蒙仲年纪相仿的燕国大司马。

  乐毅提出的条件是这样的,他既不要秦国的土地,也不要秦国的财富,只要求秦国能派一批各色各样的匠人到燕国。

  当时除了田触,其实其余众人都若有所思得看了几眼乐毅,但谁也没有在意。

  毕竟,虽然燕王职“千金买马骨”的典故已经传遍了整个中原,既使得天下不得志的人才纷纷涌向燕国,也使得诸国或多或少了解了这位燕王的壮志野心,但总得来说,燕国现如今还是太弱了,除了鲁国、卫国等几个弱小国家外,就属燕国最弱,因此各国自认为也没什么好提防的。

  现如今最具威胁的,还得是魏国!

  拥有蒙仲的魏国!

  蒙仲的存在,已让秦国对魏国忌惮三分,也让赵国对魏国嫉恨三分——明明蒙仲最开始是在赵国出仕的……咳!

  想了想,魏冉故作为难地说道:“奉阳君、触子、乐大司马三位提出的条件,我大秦都能满足,至于暴大将军与郾城君提出的条件……恕在下直言,实在是过于苛刻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蒙仲,诚恳说道:“倘若郾城君仅仅只是索要临晋,在下还是做主,将那方圆几十里割让给贵国,但郾城君却要我大秦一口气割让两百余里,郾城君难道就不觉得欺人太甚么?”

  听到魏冉的话,蒙仲也不装腔作势的恐吓,毕竟国与国之间的谈判嘛,最终还是会以相互妥协退让而告终,他虽然提出了割让两百余里地的条件,但其实他也知道,最终商议的结果,可能也就是几十里地,撑死百里。

  对于这种相互扯皮,那就要看谁更有耐心。

  相比之下,蒙仲更在意魏冉还有没有别的企图——说实话,哪怕乍看将秦国逼到了绝境,但他还是不相信秦国会如此听话地乖乖就范,换做是他,他也不会愿意忍受耻辱将本国的土地与城池割让给他国啊。

  今日魏冉这般低声下气地态度,说实话,反而让蒙仲愈发警惕。

  最终,以魏冉希望派人送信至咸阳让秦王稷定夺的回应,结束了当日的商议。

  当然,尽管这一次的商议过程并不是很顺利,但魏冉还是愿意先把阴晋交割给联军,以证明他秦国的诚意。

  而事实证明,魏冉确实言出必践,次日,在李兑、魏冉、暴鸢、蒙仲等人的亲眼见证下,华阳君芈戎率领着秦军从阴晋城撤退,徐徐向西而去——当时,蒙仲派随行的近卫去跟了一段,方才得知华阳君芈戎的军队撤过了渭水,看样子是投奔重泉、栎阳一带去了。

  待秦军从阴晋撤走后,赵将赵希便率领赵军入驻了阴晋,阴晋最终落入联军手中。

  瞧准四下无人注意的时候,暴鸢偷偷对蒙仲说道:“这个魏冉,狡猾地很啊。”

  “唔。”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可不是狡猾么!

  要知道,就凭华阳君芈戎的那几万军队,根本不足以扭转局势,充其量就是钉死在晋阴,让联军的运粮变得困难而已,但联军可以通过进逼咸阳叫芈戎不得不回援咸阳,说白了,阴晋迟早会落入联军的手中。

  而魏冉在看出这一点后,将终究会落入联军手中的阴晋主动交给联军,借此表明秦国的“诚意”,这岂非就是狡猾么?

  而往深了说,魏冉的狡猾不仅如此,比如说,他将晋阴交给联军的做法,成功地激起了李兑希望与秦国言和的心思——前段时间,李兑担心入冬后秦军会趁机进攻他联军,可如今阴晋在手,李兑自然就不担心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再帮助暴鸢与蒙仲继续讨伐秦国。

  从今日商议时李兑与魏冉那些细微的眼神交流蒙仲就不难看出,李兑与魏冉可能确实已经达成了协议。

  除此之外,华阳君芈戎退守栎阳、重泉,也是变相地增大了蒙仲进攻河西之地的难度。

  眼下,西侧的骊邑有白起镇守,北边的栎阳有华阳君芈戎坐镇,从郑县通往咸阳的两条路,恰恰好都被堵死了。

  这让蒙仲意识到了一件事:想让要秦国就范,乖乖答应他魏韩两国的条件,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先……按兵不动,看看那魏冉究竟想做什么,反正,你我也需要时间等公孙军将率军来到这边……”

  在返回郑县的途中,蒙仲对暴鸢说道。

  他口中的公孙军将,即河东守公孙竖。
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zhanguodasima/,欢迎收藏
手机看战国大司马http://m.szaol.com/zhanguodasima/战国大司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战国大司马》版权归原作者贱宗首席弟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