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第五章 天生杀人狂(下)

推荐阅读:上门女婿全球高武校花的贴身高手剑从天上来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牧神记武炼巅峰逆天邪神超凡黎明天道图书馆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三点。

  当然了,身在丛林中的众人并不清楚具体的时间,最多猜个大概。

  在过去那两个小时中,燕无伤共找到了三个空投箱,第一个箱子里装了一把斧子和一把砍刀,第二个箱子里有满满一桶橄榄油,而第三个箱子是空的,看体积就知道是用来运送北极熊的。

  很可惜,燕无伤并没有遇到那头熊,毕竟他来到箱子边上的时候距离空投的时间已过去很久,熊肯定已经走远了;至于武器和补给,燕无伤也只拿上了一把砍刀用来开路,斧子和橄榄油他都没拿——反正回程时还会路过的,到时候再拿上也一样。

  他就这么按照自己的节奏稳步前行着,不快、也不慢,并时刻戒备着周围,准备应对任何突发的危险。

  又过了一会儿,危险……果然是找上门来了。

  “嘿!燕无伤,是你吗?”丹尼尔的声音,忽然从燕无伤后方数米外传来。

  燕无伤闻言,不动声色地停下了脚步,并转过了身。

  其实,早在几分钟前,他就已经听到对方接近的声音了;即使丹尼尔身手不凡,但想在丛林中无声地追上并靠近燕无伤,很难……

  “还真是你啊。”此刻,丹尼尔已站在了距离燕无伤只有两米左右的地方,其左手摸着自己的脑袋,脸上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而其右手中……拿着一把斧子。

  “你怎么会在我后面的?”其实燕无伤这是在明知故问,但在对方亮出底牌前,他决定还是配合着演一下,“咱们走的应该是不同的方向吧?”

  “是啊,我也纳闷儿呢。”丹尼尔道,“我记得你是往西走的,而我和何叔是往北走,怎么走着走着就遇到你了呢?”

  “这就怪了……”燕无伤淡定地接道,“就算走得不是直线,你们也不至于偏得那么离谱吧?以及……说起何叔,他人呢?”

  “啊?”丹尼尔被他这么一问,当即回头看了眼,“诶?人呢?刚才还在我后面呢,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他装得还是挺像的,仿佛自己说得就是实情一般。

  “怕不是他走得慢,被你落下了吧。”燕无伤接道,“不过没关系,沿途都有我留下的记号,他顺着记号应该就能找到我们,我们可以在这儿原地休息等等他。”

  “嗯……有道理。”丹尼尔点点头,但就在他那个“理”字出口后一秒,他猛然睁大了双眼,举起左手指着燕无伤后方惊呼道,“小心!”

  呼声未尽,燕无伤已扭头回望。

  也正是在燕无伤转过头的刹那,丹尼尔陡然暴起,抡斧便劈,斧刃直奔燕无伤的天灵盖而去。

  当——

  燕无伤的视线虽然没有落在丹尼尔那边,但他还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举起了砍刀,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准确地格挡住了落下的斧子。

  挡住这一击后,他才缓缓把脸转了回来,再度看向丹尼尔,并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谢谢提醒啊。”

  “呵……”丹尼尔冷笑,拿斧子的手施力未断,下盘已是变换了支撑脚,拔腿就踹。

  燕无伤见状,不慌不忙地轻挑左脚,后发先至,用脚底迎上对方的猛踹,并在接招后借用对方的力道顺势朝后跃出,摆脱了压制。

  “不错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些。”丹尼尔见状,也没怎么惊讶,只是笑着言道,“‘邮差’名不虚传啊。”

  “知道我的绰号,说明你也是道儿上的咯?”燕无伤听到此言,即刻反过来试探道。

  “是倒是,只是我不如你那么有名。”丹尼尔一边说着,一边目光微动、视线游移,试图去找出燕无伤的破绽,“昨天中午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时,就觉得耳熟,而且你还自称雇佣兵……这就更让我在意了;可惜你报的是本名而不是绰号,所以我一时间也没想起你是哪位,再加上我对这地方的状况也一头雾水,所以就没轻举妄动。直到傍晚,我看到你扛回了一头野猪,并明确知道了你是个能力者时,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你就是‘邮差’。”

  燕无伤回道:“我和你有什么仇吗?你今天特意绕个圈子追过来也要杀我?”

  “呵呵呵……”丹尼尔发出了病态的笑声,“为什么我非得是为了仇恨而杀人呢?就不能是为了什么别的原因吗?”

  “别的原因?”燕无伤将那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用询问的语气接道,“钱和女人?”

  丹尼尔的笑容突然又消失了:“雇佣兵就是雇佣兵,太庸俗了……”

  “那是为什么?我倒真想请教一下了。”燕无伤又道。

  “是因为恐惧啊。”丹尼尔顿了顿,再道,“因为你这两天来的表现,让我觉得害怕。”

  “何出此言?”燕无伤又问道。

  丹尼尔舔了舔嘴唇,应道:“在这个小团体里,其他人有多少斤两,我大致上都能看得穿,可只有你……纵然我知道了你的身份,我依然敢到不安;你的种种言行,都让我隐隐感觉到你知道了某些我所不知道的秘密,你看我、以及看其他人的眼神,还有你对我们的态度……都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说是生物本能也好,直觉也罢……我觉得你的存在对我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和压力,我必须找个方法让自己舒服一些,而杀掉你……就是最直接的方法。”

  他说到最后,脸上已是不自觉地露出了狰狞之色,眼神中又充斥着一种强烈的渴望,活脱脱一个变态。

  “啊……我理解你。”不料,燕无伤竟是用一种有气无力的语气回道,“我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有过和你一样的感受,我也遇到过那种让我觉得恐惧的人。”

  “什么?”几秒后,丹尼尔好像从这话里推测出了一些事情,他喃喃念道,“难道你……”

  “没错,我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生存游戏’了。”燕无伤道,“你们自然也不是我遇到的第一批人。”

  “原来你是老手……”丹尼尔接话的同时,脑子也在飞速运转。

  得到这一情报后,他立刻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比如燕无伤下巴上那些看起来像是用小刀刮出来的胡子茬儿,还有他那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又比如燕无伤无论在什么情况前都能处变不惊的那种状态……这些都是燕无伤已在丛林中生存了很长时间、并且对各种事态都有经验的证明。

  “我是这里唯一的老手。”燕无伤接道,“因为这个游戏的规则是——只有当生存的人数仅剩下最后一个时,才会宣告结束。所以每一次,都只剩下我一个人。”

  “每一次?”丹尼尔若有所思地念叨了一句,再问道,“你到底玩了多少次了?”

  “我已经记不清了。”燕无伤回道,“我只知道,每次‘结束’后,我都会不明原因的失去意识,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的面前又会出现七个新人,而我在上一次‘游戏’中积攒的物资全部都会消失,唯一能留下的就是一套干净衣服。”

  “你就没试过在‘结束’前逃离这个地方吗?”丹尼尔又问道。

  “我当然试过。”燕无伤道,“我还试过从一开始就跟其他人摊牌、分享所有的信息,并诚恳地要求他们与我并肩战斗,一起活下去,找寻逃出去的方法。”他说到这儿,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无奈、几许沧桑,“我记忆中最久的一次,我带领着一队人坚持了整整一个月;到第三十天时,我们还剩下三个人,且至少已经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出了几百公里,但周围的景色依然毫无变化。爬到林盖顶上往远处眺望,四面也仍是无边无际的丛林……

  “每天中午,空投还是会按时来,也还是会均匀地分布在我们的四面八方;最可怕的是,不管我们走了多远,依然会遇到在之前的某天里投下过的动物或怪物……就好像,我们始终都在同一个区域里、从没有走远过一样。

  “而那些空投的物资,也是有一定规律的,每次空投都包含怪物、武器、辅助工具与消耗品,这几类东西相加的总数永远是100件,且每个种类的数量通常都是5的倍数,多了少了看运气。

  “由于前一天投下的空投并不会消失,所以食物和水是绝对够的,关键还是在于怪物……

  “每天投下来的怪物和其他物资一样,并不会凭空消失,且每天投下的怪物都会比前一天的更强。你可以想象,几十天以后,这里会变成怎样的人间炼狱……”

  他说到这里,丹尼尔基本也想到了之前燕无伤带领的小队是如何团灭的了:“明白了……到了第三十天,比起继续去面对这片丛林,你的两名队友宁可选择杀死同伴、重置游戏,因为他们觉得那样还简单一点,就算失败了,也不可能比死在怪物手里来得更痛苦。”

  “就是这样。”燕无伤接道,“因此,在几次漫长且痛苦的尝试过后,我只能放弃了逃离的想法,开始浑浑噩噩地在一次又一次的游戏中轮回,慢慢去习惯这样的生活。”

  “难怪你对别人都是那种态度。”丹尼尔道,“因为你觉得其他人不用太久就会死光,没有必要深交对吧?”

  “是的。”燕无伤道。

  “哼……”丹尼尔冷笑,“照你这么说,我也是个快要死的人了?”

  “或早或晚吧,反正我并不急着杀你。”燕无伤耸肩,“你应该也能推测出,每次‘重置’后的头几天,局面都是相对稳定的,来自怪物方面的压力也不大,所以一般在头五天里我都不会考虑主动让队伍减员。”

  “听起来你很有自信啊。”丹尼尔道,“你就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杀吗?”

  “是的,我从未想过我会被杀。”燕无伤用很随意的语气承认了。

  “你就这么有把握……不会死在我手上?”丹尼尔道,“还是说,刚才那一堆,全都是你胡编的,是你的缓兵之计……”

  “你不信?”燕无伤挑眉道,“好吧,不信我也理解,像你这样的人,很难让你接受自己时日无多的现实。”

  “呵……”丹尼尔再度冷笑,“假设你说的是真的……那这个‘游戏’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啊。”他说话间,又重新迈开了步子朝前逼近,“对你来说,这里也许是炼狱、是轮回,但对我来说,这种规则下的生活就是天堂!”这显然是丹尼尔的真心话,他的面目都因为兴奋而扭曲了起来,“只要我取代你,成为这里唯一的‘老手’,我就能过上想杀谁就杀谁、想干谁就干谁、且完全不用担心会被追究责任的日子……每一次游戏重置后,都会有七个新鲜的活人来让我玩弄,等过几天我玩够了就杀光他们再换一批……哈哈哈……能过上这种日子谁还会跑啊?”

  “你不觉得你离这种日子之间还隔了些什么吗?”燕无伤接道。

  “是啊,可不就是你吗……”丹尼尔道,“所以能不能……请你赶紧去死呢?”

  话音未落,丹尼尔已发动了自己的异能——死国之贽。

  该能力只能作用于人类,且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只能生效一次;该能力的发动不需要任何代价或准备动作,心念一动便可施出,施术范围大约是半径五米;中了这个能力的人,会在能力生效的瞬间立刻死亡,一分钟后再复活。

  毫无疑问,在一对一且没有旁人干扰的情况下,死国之贽是近乎无敌的。

  “死亡”这种状态和“被冻住”、“被定住”、“被能量束缚住”等任何一种情况都不一样,“死亡”状态下,能力者的能力、能量,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性质的,都会彻底消失,其思考也会停止……也就是说,受术者在那一分钟里,就是一具普通的死尸而已。

  丹尼尔只要在对方复活前的一分钟内将对方的头砍下来,那过会儿对方就会在身首分离的状态下复活,其结果,无非就是在十几秒内再度死亡。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在这能力面前都必死无疑……

  比如变种人,他们的能力是源自DNA的,所以有些变种人即使是“死亡”了,身体也会保留诸如“硬化”、“液化”甚至“自愈”的能力;又比如一些在砍头状态下也能生存的自愈能力者,他们复活后纵然身首异处,也不会死;还有就是榊这种具有“因果律能力”的特殊个体,他的能力可以在对方施展“死国之贽”的瞬间引发某种异常,导致对方此刻或后续的行为失败或无果。

  但眼下,燕无伤确是被“死国之贽”将乐一军。

  在他“复活”前的一分钟里,丹尼尔用自己强级能力者的力量和速度,做了以下这些事:

  一,砍下燕无伤的头和四肢。

  二,踩碎、踩烂燕无伤的头盖骨以及里面的脑仁儿。

  三,快速把燕无伤的四肢切成一段一段。

  四,用剩余的时间狂剁燕无伤的躯干部分,尽可能的将其剁碎。

  一分钟后,燕无伤……或者说地上那堆东西复活了,然而,这会儿他复活或不复活,看起来也就是一地的碎肉罢了,没什么区别。

  很显然,丹尼尔已经防备了对方有可能具备自愈能力这件事,他也绝对有过对付这种能力者的经验。

  “呵……”看着地上的那滩杰作,丹尼尔笑了笑,将斧子扛在肩上,转身就走。

  他没有去掩盖现场,因为他身上沾的血迹太多,本来也无法掩盖了,而且他也已经想好,一会儿回到营地就去杀光所有人,直接就开始玩“下一轮”。

  按照丹尼尔的设想,他至少得先快速玩个两三轮,过过自己控制了多年的“杀瘾”,才会考虑放慢节奏。
纣临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zhoulin/,欢迎收藏
手机看纣临http://m.szaol.com/zhoulin/纣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纣临》版权归原作者三天两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

27鎶 | 27鎶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