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第二十章 宿命(上)

推荐阅读:
  凌晨,大洋城,哈里·W·凯利纪念大桥西岸某处。

  在这片并未被暴徒们占领的区域里,有一间不起眼的汽车旅馆。

  此时,有一男一女,正坐在旅馆内的一间客房中,围着一张小桌,吃着夜宵。

  “难以置信。”房间内,卡门一边把一勺炒鸡蛋放进自己嘴里,一边说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伪装成炒鸡蛋的分子料理?”

  “不,这就是炒鸡蛋。”兰斯这边,则在吃着一块看起来已经发了霉的起司,并在说这句话的间隙喝了口红酒,“只是用的鸡蛋比较考究,且负责料理的人也比较厉害而已。”

  “哦?难道你这次还自带了个厨师一起来?”卡门道。

  “呵呵……”兰斯轻笑了两声,解释道,“这些菜都是榊准备的。”

  卡门听到这句话后稍微楞了一下,才接道:“你是说……榊无幻?”

  “是啊。”兰斯回道,“这小子在樱之府待了半年多,说是监视,其实也没太多正事儿要干,于是就整天跟着那个合法萝莉一起去花天酒地,号称是搞什么‘料理狩猎’;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他意外地发现自己除了赌博以外在料理方面也极有天赋……他那些纤毫入微的手上功夫,用在做菜上可说是一拍即合,结果,半年不到,他就从一个半吊子美食家,练成了一个一流厨师……我昨天早上还在跟他说,以后他也不用再去赌博了,直接开餐厅卖炒蛋都能发财。”

  “你不觉得……你这段话里透露的情报太多了吗?”卡门听罢,语气神情未变,只是淡淡地说道。

  “聊天不就是这样吗?”兰斯道,“东拉西扯地分享一些知道的事。”

  “就因为我现在和你坐在一起吃饭,你就觉得我们是那种可以随意透露情报的关系了?”卡门道,“还是说,你和那些烂俗电影里的反派一样,喜欢对俘虏啰里啰嗦地说一大堆,以显示你的从容?”

  兰斯闻言,沉默了片刻。

  这期间,他收起了轻浮的笑容,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再度开口:“我就想和你……像正常人那样聊聊天,不行吗?”

  “你说呢?”卡门问道。

  “但我记得以前我们也曾那样聊过。”兰斯道。

  “以前我还年轻,不懂事。”卡门冷冷地回道,眼神中透出了厌恶。

  “你对我们之间的往事,就只感到后悔而已吗?”兰斯道。

  卡门也沉默了,但只有几秒钟:“我从不对做过的事后悔,我也想让那些事变成值得回忆的东西,毁了一切的人……是你。”

  “我怎么了?我只不过是让你看到了真实的……”兰斯道。

  “真实的你,是一个反社会的杀人狂。”卡门打断了他。

  “啊啊……”兰斯摆了摆手指,“那个‘年轻不懂事’的你,觉得我是杀人狂。”他顿了顿,“难道现在的你还这么看吗?”

  “那我该怎么看?”卡门反问道,“像那些民众一样,将你视为一个‘英雄’?”

  “不可以吗?”兰斯道,“将制度审判不了的恶徒们送入地狱的人,不是英雄吗?”

  “通过制度将恶徒们送入地狱的人才是英雄。”卡门可不是那么容易在逻辑上被带跑偏的,“跳出制度行使暴力的人,同样是恶徒……无论其动机是什么。”

  “但你口中的制度,你根本也不信,在法学院的时候你就不信。”兰斯道。

  “所以我才想要从内部改变它。”卡门道。

  “呵……雷蒙德也是这么想的。”兰斯道。

  “我可不像他那么容易被你洗脑。”卡门道。

  “但你也承认自己曾经和他一样蠢对吧?”兰斯道。

  “别逼我用这么好的红酒来泼人。”卡门道。

  听到这句,兰斯就笑了,并且更加不依不饶:“说到底,还是你的出身桎梏了你,让你从一开始就限制了自己的道路和阵营,但我……懂你。”他逼视着卡门的双眼,快速地喝了口酒,再道,“你和我,是同一类人,若不是因为你的血统,你早就和我做一样的事了,甚至会做得更加极端,我说的对不对……卡门·莫·维克斯托克?”

  叮——

  这一秒,卡门手里的高脚杯碎了。

  被她捏碎的。

  些许玻璃的碎片扎进了她白皙的手掌,鲜血和红酒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浓郁气息,簌簌滴落。

  她花了许久才平静下来,看着兰斯道:“行……我承认,我就是这种人,我用那些愚蠢的、世俗的包袱捆绑住自己,又一次次在你这个同类的挑衅下露出本性……我就像一个自己把自己关进疯人院的疯子,一个逼着自己当好人的贼,你满意了吗?”

  兰斯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地伸出手去,把她手拉过来,然后用轻柔的动作,不紧不慢地开始拔那些扎进她手里的玻璃。

  “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几秒后,卡门说道,但她没有把手收回来。

  “就让我为你做这最后一件事吧。”兰斯的回答,却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卡门思索了几秒,推理出了一个结论:“这么说来……我已活不到日出了?”

  “呵……”兰斯笑了,“要杀你早就杀了,何必把你抓起来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他好似怕对方不信,微顿半秒后,又补充道,“放心吧,你怎么说也是‘维克斯托克’,而且是那位‘大总统’仅存的直系后代,天老板亲自打过招呼,无论是联邦的时代,还是今后的王朝,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伤害你……当然,你自己除外。”

  他说到这儿,卡门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是露出了更加凝重的神情:“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不是已经明白了吗?”兰斯道。

  “不可能。”卡门忽然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兰斯的手腕,让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为什么?”

  “呵……”此刻,兰斯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完全不符合他人设的笑容,“因为我该‘回去’了。”

  “什么回去?回去哪里?”卡门继续追问,声音也渐渐升高。

  “我知道,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兰斯道,“但其实……我身上有一个秘密,就算是逆十字中也仅有几个人才知道;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也不用难过,我说了,我不是去死,只是……‘回去’而已。”

  “那我怎么办?”这句话,卡门脱口而出,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兰斯刚要回话,忽然,好似有什么事情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神情微变,“唉……时候到了,本想和你像常人那样聊聊天的……也罢,是时候说再见了,或许,再也不见。”

  话音未落,他突然就两眼一翻,整个人瘫软着倒了下去。

  卡门赶紧把他搀扶住,没让他倒到地上,但当卡门扶起他的脑袋检查时,却发现兰斯的呼吸和脉搏都已停止了。

  …………

  大约一分钟前,太平洋某处,深海之中。

  在这人类科技尚无法触及的深度,在那漆黑的海沟之中,静静地躺着一个正方形的黑色物体。

  和南美丛林中的那个相比,这座暗水族的遗迹明显要小得多,其体积还没有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大。

  遗迹内部也没有被墙柱分隔,只有一个一体化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的正中,有一根直径两米不到的光柱,光柱中,悬浮着一个孩子;那是个小男孩,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年纪,而其相貌,基本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兰斯。

  嗒——嗒——

  空阔的空间内,有脚步声慢慢逼近。

  一个男人走到了光柱前,并缓缓抬起了右手,随着他手的动作,无数黑色的方形颗粒从地板中涌出、上升,并迅速拼凑成了一个通体黑色、表面密布着一道道青色流光的金属控制台。

  男人看了眼控制台,然后用手在上面轻轻触了一下。

  紧接着,他眼前的光柱就缓缓暗淡下来,那光柱中的小男孩也慢慢降下,并在双脚触地的瞬间……睁开的双眼。

  “哦?结果是你来啊。”长得很像兰斯的男孩儿刚一睁眼,就冲着男人说了这么一句。

  “说实话。”厉小帆耸肩应道,“当我听说了你的这个‘秘密’后,我也挺震惊的。”

  “知道的秘密太多可未必是好事哦。”男孩儿笑道。

  “我明白,或许某天我会因此被灭口吧。”厉小帆回道,“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一下对吧?”

  “嗯……”男孩儿点了点头,正色道,“初次见面,我叫古凊。”

  “幸会幸会,在下厉小帆。”厉小帆应道。

  “呵……”古凊笑了,“说真的,我本来以为来‘送我走’的,会是子临,或者天老板本人,不过由你来……也的确合情合理。”

  “是啊,毕竟是要使用虫洞技术,存在着不可挽回的风险,哪怕只有几万分之一的几率会出岔子,也该规避掉。”厉小帆回道,“为了防止天老板本人或者子临被卷入其他平行宇宙而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让我来显然更合适一点。”

  “所以我说很合理嘛。”古凊道,“反正你本身就是平行宇宙穿越者,对我这事儿的接受度比较高,再者……像你这样的普通人,就算因为意外而再次穿越了,对其他宇宙的影响也不会很大。”

  “但你又怎样呢?”厉小帆道,“你不是普通人吧?”

  “天老板让你来之前没告诉你关于我的事吗?”古凊问道。

  “他只说了你也来自别的平行宇宙,另外又说了下让我做什么,其他的他让我直接问你。”厉小帆回道。

  “还真是懒呢,那个大叔……”古凊撇嘴念叨了一声,然后停顿了两秒,继续说道,“好吧,你猜的没错,我在原来的宇宙,的确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正因为我太不普通了,所以才会被送到这里来。”

  “难道你在‘那边’是和天老板或者子临一样的存在吗?”厉小帆又问道。

  “不能这么比,那边有着和这边完全不同的规则和状况。”古凊道,“简单地说……因为种种原因吧,我从一出生,就背负了过多的‘業’在身上,如果放任不管,我很可能会在成年以前就把周围的世界毁掉,所以……我的父母就拜托了他们的一个朋友,让他带着我到了这里,和天老板进行了一场交易。”

  “什么交易?”厉小帆作为一个记者,好奇心还是很强烈的,他兴致勃勃地追问道,“在此之前,‘業’又是什么?”

  古凊反正也是要走的人了,故而也不介意把这些告诉他,于是理了理思绪,再道:“用这个宇宙的概念来说,天老板所掌管的‘罪’,其实就是不完整版本的‘業’——那是一种冥冥之中自然存在的、无法准确测量但又精确得难以置信的高维准则;然而,在这个宇宙中,由于‘抹杀者’的死亡,导致只有‘罪’的那部分仍在正常运作,而与‘因果循环’相关的那部分功能缺失了;又由于神明的惰怠,这部分职能便落到了‘传述者’,也就是现在的‘引导者’……天一的身上。”

  “所以天老板其实是个半神?”厉小帆听到这儿,又忍不住插了句嘴。

  “其实从生理上来说,他只是个比较特殊的人类。”古凊回道,“但你非要说他是神的话,那他也绝不仅仅是‘半神’那种程度而已……因为他本身已经算是这个宇宙秩序的一部分了,他既是推动这个宇宙文明时间轴的变速齿轮,又是‘因果律’这一虚数空间变量在物理世界的具象化呈现体和执行者……他所背负的一切,以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是何等的悲剧,无论是我、还是子临,都根本无法与之相比,而像你这样的普通人……更是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

  “至于……我刚才提到的‘交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用这个平行宇宙的时间来说,在一个多世纪之前,也就是联邦刚成立不久的那个时代,我被一个魔鬼……是的,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魔鬼’,他跟我父母那辈人有点渊源,就是他把我带到了这个宇宙来。

  “天老板和那个魔鬼也是旧识,他们很快就谈妥了交易条件——魔鬼答应把一个诞生在这个宇宙的十分危险的‘AI’带到我所在的那个宇宙去处理掉,而天老板承诺会在我的‘業’彻底消除之前,让我在这个宇宙以某种形式生活下去。

  “交易达成后,魔鬼就回去了,他宣称会在我重新进入时空隧道时,把我拖回原本那个宇宙里的某个和我离开时相隔不远的时间点。

  “那之后,我在天老板的书店里和他学习了几个月的时间,了解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和常识;然后我们俩就都觉得……是时候分开了。”

  厉小帆听到这儿,疑道:“为什么?你们闹翻了?”他说着,朝周围扫视了一圈,“于是他就把你关到了这里来?”

  “恰恰相反。”古凊回道,“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老板娘也很喜欢我,我要再晚走半个月,她可能就要把我当成亲儿子那样给我穿上女装拍照了。”

  “嗯……这样啊……”闻言,厉小帆当即若有所思地虚起了眼,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开始打量眼前这个长得还真挺可爱的儿童版兰斯。

  “嗯哼!”古凊大声地清了清嗓子,以此打断了对方恶意的玩笑,并接着道,“我离开的原因,是因为我和天老板一致认为,如果我在书店继续待下去,我和他们夫妇就会产生类似于亲情的、非常……非常麻烦的情感羁绊,考虑到我迟早是要离开这个宇宙的,而他们俩可能还要一直待到……呃……永远,所以我们还是早点儿分开比较好。

  “因此,我就被送到了这里;天老板把我原本的身体保存在了这个暗水族的能量容器中,在这里面待上一年时间,生理上来说也只相当于几天而已,所以这一百多年过去,我的身体看起来也就长了两三岁的样子。

  “另外,他还封印了我作为‘古凊’的记忆,并在保留常识的基础上,加入了‘我是一名能力者’的认知,让我以一种和你颇为类似的、‘附身’的状态,在这个星球上活动。

  “当然,因为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为了防止我把这个世界搞得天翻地覆,每隔十几年,他都会把我的记忆再次归零,同时让我附身到一个新的身体上。

  “而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那次‘审判’为止。

  “直到那天和你们这些‘陪审员’们坐在一起时,我还以为自己是詹姆斯·兰斯,但那之后,天老板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解除了我记忆的封印……于是,从一月到现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作为古凊的记忆、以及这一个多世纪里的各种经历,都像是涓涓细流般一点儿一点儿地清晰了起来……”

  厉小帆听完这些,思索了一会儿,才接道:“那我可不可以认为,时至今日,你的‘業’已清除得差不多了?”

  “嗯……”古凊点点头,眉宇间似是有那么一丝失落闪过,“就算我想多留一会儿,都不行了……不是吗?”

  厉小帆很敏锐,他即刻接道:“有什么让你放不下的人或事吗?”

  “你问得太多啦。”但在这个问题上,古凊就不那么坦率了,“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该说再见了。”

  厉小帆也点点头,眼神中露出些许的无奈:“那……你需要我跟谁带话吗?比如天老板、子临、或者别的什么人,谁都可以。”

  古凊也稍微想了想:“好吧……就替我给子临带句话吧。”
纣临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zhoulin/,欢迎收藏
手机看纣临http://m.szaol.com/zhoulin/纣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纣临》版权归原作者三天两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